秋酿

在那个年代,那个偏远的地方,男子年满十八,身披一袭戎装,是许多青年实现抱负,报效祖国的好去处。

孙少虎十八周岁那天,恰逢入伍的前夕,夏叶依偎在村头的那棵古树下等他,怀里抱着一壶新麦酿制的新酒。

不多时,便看到被西边的晚霞拉长身影的少虎:整齐的军装,火红的大花,麦色的皮肤,自信的脸颊,嘴角上扬,清澈如同浇洗过的天空。没错,他就是她等的少年。

村头那棵老树下,孙少虎站在夏叶面前,解下军花,口袋里装着一朵未盛开的山花,夏叶抱着那壶酒,脸颊通红,余光羞涩的盯着那朵花。

“你好,夏叶,我是十八岁的孙少虎,未婚”

“你好,少虎,我是十五岁的夏叶,未婚”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村子很小,也很安宁。虽然少虎和夏叶,一个住村头,一个住村尾,但是少虎和夏叶很小就认识了。

那年夏叶两周岁,在村头的那棵古树下,当着众多的小伙伴,对着少虎说:“少 虎,我是叶,两岁了…”少虎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泥人,摸着夏叶的头,学着她的模样说:“两岁的夏叶,你好,我是五岁的少虎…” 周围的小孩也嘻嘻哈哈不约而同的做起自我介绍的游戏。这是夏叶从会说话以来第一次喊少虎的名字。

村里的人都认为夏叶长大后肯定会嫁给少虎,小小的年纪,夏叶只知道自己喜欢跟着少虎,少虎喜欢带着夏叶玩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少虎和夏叶的笑融入到浸满丰收味道的微风里。

“少虎…”

“夏叶…”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相视一笑,少虎将含苞的花插在夏叶的发髻,说:“夏叶,等我三年,三年退伍回来,回来娶你。”

夏叶低眸,羞涩的点头,随手将怀里的新酿递给少虎,说:“三年后,我还会抔着一壶新酿在这里等着你。”

“夏叶,相信我,等我入伍期满后,我一定带着火红的“光荣花”以及盛开的山花归来,兑现对你的承诺,等我。”这世间最愁莫过于分别,最快也莫过于相聚。应景似的,一片枯叶飘落在夏叶的肩上,少虎小心翼翼将枯叶拿起,是啊,来年还会有一片新绿。

两人背靠着古树,一轮皎洁的明月爬上枝头,皎洁的光浇洒在稚嫩的脸上,夏叶说:“等你娶我的那天,我要穿红色的旗袍,点两支红色的泪烛到天亮……”

“好好好…什么都依着你,谁让我比你大三岁呢?谁让我喜欢你呢?……”微风徐来,与身擦过,两人你侬我侬的情话飘荡在风里。


夏叶将那朵插在发髻上含苞的花蕾摘下,把它风干,放在胭脂盒子里。烛光摇曳,拉长了身影,她面带微笑,一脸认真的缝绣着,她想三年足够将那一衣红色的旗袍嫁衣缝绣好,等那个远在北方的少年回来娶她。

少虎带着夏叶的新酿和对军营的憧憬踏上了去往北方的路途,难掩满心的忧伤,看着村头古树下的人,一步步离自己远去。

古树叶子绿了又黄,春去秋来,夏叶每逢少虎离开的那天,手捧着新酿好的麦酒,站在村头的古树下,向他远去的方向等待着,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她知道总有一天,她的少年会回来娶她。

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部队退伍的人有的说:少虎,已经战死沙场…… 有的说:少虎,已结婚,他的新娘在文工团……,秋风吹打,枯叶飘落,夏叶摇头否定,她坚信她的他不会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就告别。她动了动冷飕飕的身体,换了个方向,依然等待着……

日复一日,夏叶继续绣着她的旗袍,在一天月光皎洁深夜,她切断了最后的针脚,吹灭了红烛。她终于披上了那件红色的旗袍!睡梦中,她穿着红色的旗袍站在那棵古树下,那个身穿深绿色军服的少年,拿着一支盛开的火红的花,笑脸迎迎的说:“夏叶,我来赴约,嫁给我!”插着夏叶的发髻, 夏叶拼命的点头,眼睛浸满泪水:“少虎,我终于等到你了!你再也不会离开了吧!”

三年又三年,新酿变成老酒,父母为夏叶在邻村许下了一门亲,结婚前夕,夜半,她点燃一支红烛,对着镜子,细心勾勒出自己的脸庞,描上一副新娘妆。

夏叶取出那胭脂盒里的山花,依旧是那时含苞未开的模样。

夏叶取出那珍藏了多年的老酒,斟满一杯又一杯,红烛被燃烧成泪烛,她只想醉一场!她分不清自己是倦了还是醉了,那红烛闪烁着少虎的脸庞。她对着他微笑,笑着笑着,不知不觉泪水就流出了眼眶,划过脸庞,滴到那朵枯萎的山花上。

“孙少虎,你好吗?我是二十四岁的夏叶,已婚。”


在那个麦子收获的季节,老树的叶子已经泛黄。一抹光透过玻璃,照射到少虎的脸庞,他吃力的睁开沉睡已久的眼睛,模糊的看到身旁激动的陌生脸廓,他什么都记不得了!

当一切稳定,他发现一觉醒来什么都变了!陪在身旁的不是夏叶,是那位救下来的陌生姑娘,他拼命的想使用双腿,只感到空落落,是啊,双腿已经没了!那天,他拿到12年前的军装,那支用子弹壳拼接的山花,散发着光芒,那一壶陈酿还散发着清香,他寻着那缕味道,眼泪拼命的流淌……

叶子黄了又绿,绿了又黄,他终于鼓起勇气,带着那个陌生的姑娘,他的新娘,回到了那棵老树下,透过枝干,那树头挂着一轮圆月,皎洁的月光,一如那年爬上他心头的月亮,他在她丈夫的指引下,找到了那半壶秋酿、那一方胭脂盒,那朵枯萎的山花还是未开的模样,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山谷……

“夏叶,你好,今天是你一周年祭,我是35岁的少虎,已婚。”


那年他才十八

你也正值美好年华

每当谈及青梅竹马

人们总说“他俩“

那年村头的树下

你苦苦地张望

姗姗来迟的他

送你一枝含苞的花

你说要穿红色的旗袍

点一盏不灭的烛光

他说要种春天的麦芽

喝杯秋天的酒啊

话音还在风中飘荡

他已去了遥远的北方

繁华城市的繁华

让人迷失了方向

春天的麦芽酿成秋天的酒啊

摇曳的烛光闪烁他的脸庞

喝下这杯微醺的陈酿

睡梦中你披上那件红色旗袍

别让眼泪晕花了妆

美丽的新娘

他为你采摘的鲜花

是最独特的嫁妆

别留在过往

谁为他脱下体面西装

异乡的游子啊

爬上树梢的月亮

是否还在他心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