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尼泊尔,我只想讲几个故事

总共在尼泊尔呆了两周时间,虽然一个西藏省的面积是尼泊尔全国面积的八倍,但是如果以两周的时间就去评价一个国家,未免太过仓促与片面,更何况我只是待在两个旅游城市,加德满都和博卡拉,以及在坐车的途中看到了不知姓名的村庄与城镇,就像你去了四川的成都和九寨沟,但是并不能说你就了解了整个四川省。所以,我只想以比较客观真实的态度,给你讲几个在尼泊尔发生的故事,而你的感受,是你自己的。

同行的人

在讲故事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我这次同行的几个小伙伴,因为以下的故事中,多多少少都有他(她)们的参与。阿辉,在成都青旅玩一局狼人杀认识的水瓶座男生,因为两人都打算搭车去拉萨,所以聊到凌晨四点就确定了同行伙伴关系,只是因为意外,我先出发,也比他早些到达拉萨,不过后来尼泊尔一路同行,天生自带搭讪技能,一路上故事比我还曲折丰富。胖达,一个体重没有超过八十公斤的天生黑眼圈的女熊猫,饭前会做祷告的基督信徒,见到每条狗都要打招呼,一言不合就翻白眼并且想拿小拳头锤你,一天会问感冒的阿辉有没有吃药十几遍。麦尔江古力·买买江,没错,这是全名,也是历史上第一个从吉隆口岸过关的新疆维吾尔族人。为此,我们在尼泊尔口岸等了五个小时,估计她家狗的公母以及配偶和血型都查的一清二楚,以至于我在两周后回中国的时候,那个入境检察员说,你们当时一起的是不是有个新疆女生叫买买江?小红和娜娜,这两个我要一起说,因为这对“表姐妹”几乎骗了我一路,一个是辫着满头藏辫,叼着烟卷一口四川脏话的小红,一个是身躯娇小睡觉抱着自己的鸡娃娃,从摩托车上摔倒擦伤一声不吭的娜娜,当然四川脏话和抽烟也不输小红。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从拉萨到加德满都,先在拉萨坐福特十二人座的小巴到吉隆镇,座位没法调节,从下午四点到第二天上午十点,中间路过七八个检查站,每次下车刷身份证,不管你是不是凌晨三点,也不管你是不是海拔四五千。一千多公里的路,大概有三四百公里比较颠簸,不过只是身体的左右摇摆,至少屁股还没有离开座位。而我是看着刺眼的太阳在头顶照射,夕阳从山头落下,月亮从荒野升起,星星布满天空,朝阳和月亮并存,太阳再次占领天空的全过程。一路上的穿衣情况也从短袖,到加一件外套,穿上冲锋衣,甚至还想穿上抓绒,然后再一件件脱掉。到达吉隆镇,等待入关时间,再坐两个小时的车到达吉隆口岸,办好手续入关,过关大桥叫热索桥,泾渭分明的分成两段,没破损的那一段靠近中国,有破损的靠近尼泊尔。

吉隆口岸的热索大桥

在尼泊尔口岸接受开包检查,所谓的口岸也就是几个中国送的帐篷。大风吹的黄沙满天飞,在乎的尼泊尔人还带个口罩,不在乎的估计已经习惯了。放眼望去,视线被几座大山挡住,一条看起来像路的黄土石头带蜿蜒开去,而我在五个小时后才知道它的威力。在口岸等新疆妹子到尼泊尔时间晚上七点出发,六个人坐类似面包车的suv,一路上屁股离开座位的次数已经数不过来,我们六个人就像吃在嘴里的跳跳糖,在车里上下左右蹿来蹿去,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竟然能睡得着,可能是因为已经奔波了几十个小时,醒来首先看看自己的脑袋在不在身上。从口岸到加德满都,二百公里的路,我们用了八个小时,在一条容不下两个并排的货车,路边是悬崖的石头土路上,我们的车像一个小兔子一样在满天尘土中蹦蹦跳跳的来到这个国家的首都。全程行车路线如果画一个重心位移图的话,看起来就像正常人的心电图一样,极具生命力,而如果换作国内的公路,那将看起来会和死人的心电图差不多,基本上是一条直线。

凌晨三点到达加德满都,心中毫无防备,因为我以为那些路只是因为偏离中心,所以才会那么烂,不过这个国家是如此的公平,在颠簸中车停在宾馆的门口,已经到了这个国家首都最繁华的地段,加德满都的泰米尔街区。我们几个像从中国偷渡过来的人,灰头土脸的从车顶上取下行李,像路边没人要的垃圾包。阿辉去路边一家小卖部买烟,老板说,店里没有整包了,你要几根?

第二天在泰米尔逛街,街道比来时的路稍微好一些,可能是石头被人们踩了下去,只不过尘土飞扬一点也不比在车上弱。听到应该是刚来的两个中国女孩子聊天说,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出来逛,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不来。

同样是坐车,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带wifi的大巴,车票二十多人民币,车程二百公里左右,路上因为泥石流塌方让车,车祸让车,总共用时八个小时,在车后排坐的我,整个车程下来小米手环显示行走步数两万多步。

泰米尔地区的出租车和楼房

一个小女孩

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是一个旅游区,里面是历史很悠久的寺庙,在2015年地震中,受到破坏很严重,基本上全军覆没,但是依然还是用铁链围起来,设了几个售票亭。逛完之后,我们在一座神庙门口坐着,不断有一些当地小孩,拿着一瓶矿泉水过来,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们,希望我们能买下它,也有当地人不断过来问我们要不要导游。来了一个小女孩,看起来十三四岁,她不是过来推销东西的,而是坐下来和我们一起聊天,她在上学,所以可以用一些简单的英语交流。胖达去买了一些糖果,分给女孩和那些来卖水的孩子们,他们看到糖果,好像过年时收到压岁钱一样开心,水也顾不上卖了,坐下来和我们一起玩耍。有两个小男孩对拍照很感兴趣,拿着我的手机自拍了很多张。女孩坐在我和胖达中间,这时突然下起雨来,小女孩说自己冷,胖达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紧紧的抱着她。新疆妹子也给她披上自己的围巾,还把自己的一对耳坠送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戴上后,对着来往的其他孩子展示,像炫耀过年时的新衣服一样,仿佛那一刻她就是最幸福的人。雨停后,她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出门在外,我的防备心很重,像去陌生人家里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做,更何况是在没有去过的国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小女孩的脸和眼睛,我想去看一下。她们五个人其实刚开始不怎么想去,我也能理解她们的想法,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安全防区,后来还是一起跟了过去。在小女孩的带领下,我们从游人众多的杜巴广场,走了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一片本地人生活的住宿区,跨入门的那一刻,下水道的味道扑面而来,又爬了两层只有一个人能过的木头台阶,来到她们家。不到十平方的面积,放了一张床和一台电视机,床上是她妈妈和两个妹妹,爸爸出去打工了,她们每个人都很热情的用尼语说你好。起初只有我和阿辉上来了,她们在下面等着,我们在窗户上对她们说,没事的,可以上来看看,小女孩也一直在热情的说,上来呀,只有小红一个人上来看了一下,我们就以回去吃饭为借口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小女孩靠在门口,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换上乞求的表情,对我们说,请给我点钱,我好饿。我们继续往前走,她没有跟上来,只是嘴里不断的说please,please。晚上回去,我听她们说,胖达给了她500卢比,因为看到小女孩眼里噙着泪,她实在不忍心。还有一个细节,小女孩收到耳坠后,戴了一会,然后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后,耳坠不见了,手里拿着两张一块钱的人民币,让我们给她换成卢比。

用我手机自拍的尼泊尔小孩

尼泊尔的商人

尼泊尔只接壤中国和印度,而且由于中尼的友好关系,所以中国人去的很多,基本上做生意的尼泊尔人多多少少都会懂点汉语。还见到一个在街上到处拉人画海娜的小伙子,东北话比我说的还溜,懂得语言很多,说话一套一套的,头一次见,三个人都被他忽悠画了,一边给我们画,一边还在搭讪其他人。第二次见他,还是同样的套路在拉其他的中国人,大家呵呵一笑。

不知道是因为中国人太会还价,还是因为他们就是想赚中国人的钱,在这里还价一半是正常,还三分之二也能接受。遇到一个卖手串的,一串虎眼石卖我500人民币,淘宝上只要20。

有一天和阿辉两个人去买菩提,和一个男老板讨价还价半天,一串菩提卖120,第二天带上新疆妹子一块去,同样的菩提,老板自己开价85。同样的道理,去买其他东西的时候,带个妹子也比自己还价好用。

在博卡拉租摩托车,我们五个人租了三辆,只押了一个护照,我说我们是一起的,租车老板说,很多中国人租车的时候说是一起的,结果出了事,大家互相说不认识。我说,我们和其它中国人不一样。当天,我们骑摩托车爬一座山,小红和娜娜不太敢开,正好旁边有两个上山的小伙子,帮忙开了上去,下来后,我们表示感谢,他向我们要钱。阿辉说,这个国家没有绅士。在下山过程中,小红把车子摔了一下,保险杠有点内弯,第二天还车的时候,老板要两百人民币,最后给了他三十,因为小红玩过摩托,知道这样的情况要花多少钱维修。

对了,还有一个也算是尼泊尔商人,在尼泊尔口岸,坐车的时候,拉客人的小伙子,问我和阿辉要不要姑娘,3000卢比一晚,包接送。

博卡拉的费瓦湖

在尼泊尔酒吧看欧冠

第一次在酒吧看球赛,竟然是在国外。在尼泊尔,同性恋是合法的,而且也成了他们这里的一个旅游亮点,有很多同志酒吧,也可以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牵着手的男生。去酒吧刚坐下,要了一瓶啤酒,还没准备喝,旁边过来一个男生,对着我笑,我出于礼貌回敬他微笑,谁知道他上来就拉起我的手,拉我去尬舞,我说我不会,他说,我教你啊,不由分说的把我拉到了舞池,尴尬的扭动了几下,我就出来了。到了比赛时间,所有的人都围在投影屏幕前,不过看来尼泊尔皇马球迷很多,尤其是C罗的球迷,这场比赛也没让他们失望,每次C罗一进球,他们就像打了胜仗一样欢呼雀跃,嘴里喊着我听不懂的词语,想来应该是中文,牛逼的意思。

酒吧看欧冠

和尼泊尔边检人员正面刚

在尼泊尔口岸,一个比我高一头的边检士兵,检查我行李的时候,看到了我买的银手镯和宝石,就要问我要发票。我说,你开什么玩笑,尼泊尔哪来的发票,我买东西的时候没人给我发票,也没人提醒我要发票。给他展示了我的转账记录,没有用。他说,都要有,没有的话要交税。我变得很生气说,我不给,这是我第一次来尼泊尔,没人提醒我要发票,也没有商店给我。他就要来拿走我买的东西,我一把把他的手驳回去,他扣了我的护照,我也做出要斗到底的架势。这时旁边有中国人告诉我,给他点小费就好了,我说我知道他想要小费,但是我就是不想给他。过了半个小时,我把钱包亮出来,只有二十卢比,问他要不要,他很无奈,把护照给我,还告诉我这是最后一次,我说,没有下次了,这条路不会再走。

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

尼泊尔的中国“皮条客”

回国的前一天,去朋友推荐的一家珠宝店给我妈挑选宝石,在和老板交谈没几句之后,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我看了她一眼,她也看看我,用中文问我,是中国人吗?我说,是的。然后她就微笑着说,太好了,大家都是中国人,老乡。她大概看了一下,然后坐到我旁边,我面前放了一些宝石,正在挑选,她拿起一串,问老板多少钱,然后一脸嫌弃的说,好贵啊,不值这个价钱,出于好奇心的我,问她你觉得我想买的这个值多少钱,她说老板给的价钱高了,这时候老板突然就怒了,对她说,你懂什么,凭什么说我卖贵了,女人也怒了,开始对吵,说我做珠宝生意这么多年,难道还分辨不出来吗?老板说,这是我的客人,你没权利去误导他,女人带着愤怒离开了。我刚开始还觉得老板想骗我,觉得我不懂,来了一个懂得人就想赶走。后来老板说,这个女人上午就来过一次,把他店里的一个客人拉走了,因为她对客人说,这家店卖贵了,我认识一家便宜的,你可以跟我去,而客人在她介绍的店里买东西,会有20%的提成。

等风来

去尼泊尔期待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滑翔,我对所有的极限运动都充满了期待,那些在我的清单上的项目,比如蹦极,跳伞,我都会一一的去实现它们。去滑翔点的路上,小红和胖达已经紧张激动到不行,而我却很淡定,仿佛自己很有经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样。但是到了滑翔点,看着教练把滑翔伞打开,给自己套上护具的时候,才开始紧张起来,看到小红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一声尖叫就被教练带起飞了,我甚至有点害怕,那一刻,才体会到什么是安全感。所谓的安全感,就是脚踏实地的感觉,不会落空。而真正刺激的是,等风来,从半山坡上助跑,双脚离地腾空而起的那一刻,短暂的失重然后借助风的力量升起来,过了这一刻,害怕都会消失,因为反正已经在天上,命都交给教练了,与其害怕,不如去享受,于是伸开双臂和双腿,感受风的吹拂,看着脚下的山野,村庄,费瓦湖,就这么在天上飘来飘去。而在空中呆了半个小时后,因为风景太单调,甚至有点想要睡去的感觉。

等风来

有人问我去尼泊尔的攻略,我会详细的给他们介绍怎么坐车,路线,但是如果他们问我觉得尼泊尔怎么样,我说,我回答不了你,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想知道的话自己去看一下不就好了。这也是我的世界观,不管别人眼中的世界怎么样,我都要亲自去看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尼泊尔一趟,晒了不少moment,很多朋友点赞留言要攻略,我都很爽快的一一答应了,但后来一想,嘿~我是报团的!...
    西西小北阅读 1,012评论 4 10
  • 首先,ettercap安装时需要4个依赖包,而且安装包里面也已经提供了执行:sudo yum groupinsta...
    cws阅读 5,418评论 4 3
  • 蓝天上的眼泪,至今依然是进入我QQ 空间的问题。那是个特殊的日期,一个我飞速赶到机场坐商务舱回去为我亲爱的三...
    红莓花儿开阅读 120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