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尽(四)山雨欲来

浮世尽.jpg

浮世尽目录
浮世尽(三) 惊鸿一瞥


这不是叶有枝记忆里温润如玉的公子,他会帮她包扎伤口,会叮嘱她不要碰水,而现在,他高高在上,神情漠然清冷,仿佛冬日照彻的雪山峰顶,清澈,绝美,却透着彻骨的寒冷。

他问她,是否认识他。

她磕磕巴巴地把三年前的经过都叙述了一遍,尽量不放过每一个细节,连沈落萧耳垂下方有一颗小小的痣,都描述得清清楚楚。

“所以呢,你千方百计来见我,是想叙旧吗?“ 他的声音蜿蜒而下,未听到半分的惊喜与熟络,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人。

叶有枝心中凉意陡生,这融融的春日也挽不回的凄凉,她以为他会感动于她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来寻他的这份情。

可她忘了,他在自己心中活了一千多个朝夕,而自己于他,只是一个萍水相逢,见过即忘的陌生人罢了。

叶有枝拼命咬住下唇,努力将涌起的失望压了下去,才缓缓道:“我想留在落萧山庄。”

沈落萧把玩着手中的茶盖,沉默良久,才漫不经心道:“落萧山庄从来不养无用之人。”

叶有枝明白他意指任务失败的事情, “请公子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叶有枝将袖中的青瓷瓶紧紧地握了握,心里思忖,如何才能将瓶中之水弄到他的脸上。

第一步,得靠近他才行,想到这里,她伸出手道:“请公子将丝帕归还于我,叶有枝这就离开。”

沈落萧唇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他沉声道:“丝帕乃我贴身之物,现在也算是物归还主,岂有再给你的道理。”

叶有枝从随身的包裹里翻出一个檀木雕刻的小喜鹊,栩栩如生,煞是可爱,“用这个跟你换行不行。那个丝帕,我......我....”

沈落萧徐徐靠近叶有枝,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令一个男子误会是在赠送定情信物。”

“我....”叶有枝脸一下红了,仿佛春日里绽放的桃花那般明艳,她自小随父亲军旅中长大,对于这些俗礼不甚清楚,被沈落萧这么一奚落,她又羞又急,转身欲走,却陡然发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容错过。

她迅速打开瓶盖,将药水倒入掌中,突然抬手,轻拍了一下沈落萧的脑门。

沈落萧年少成名,江湖上从未遇到敌手,未想到竟会被一个小姑娘偷袭,一时之间竟然愣了一愣,可他身后青衣男子却纵身一跃,一柄长剑瞬间抵在了叶有枝的颈间,青衣男子关切地问道:“公子,没事吧。”

几滴药水从沈落萧的额头流下来,他拿起丝帕擦了擦,尔后放在鼻下闻了闻,双眉微皱道:“卫恒,没有毒。”

叶有枝忙高举双手,连声喊道:“我不是要杀你。”

沈落萧狐疑的目光看着她,等着她的下一步解释。

“那只是.....”叶有枝不好意思说出她的真正意图,只好现场胡编,“那只是我们边塞少数民族的一种祝福,祝公子您,身体安康,万事顺意。”

听到这种理由,沈落萧与卫恒都有些哭笑不得。

卫恒问道:“她怎么处理?”

沈落萧道:“按老规矩吧。”

卫恒长剑抵着叶有枝的脖颈,命令她往山下走。

老规矩,什么老规矩?不会又要把我扔下悬崖吧?

想到这儿,叶有枝浑身颤栗,她停下脚步,转头对沈落萧颤声道:“沈落萧,你不能杀我,你会后悔的,你将来有一天会爱上我的。”

“哦,”沈落萧抬起眼皮,仔细瞧了瞧面前这个脸色煞白的姑娘,颇有兴致道,“好啊,既然你这么笃定,我就给你一个机会,山庄后山有一座青宗阁,如果你能拿到里面的千里江山图,或许,我可以考虑让你留在落萧山庄。”

“一言为定,”叶有枝没有丝毫犹豫地答应了。

沈落萧朝卫恒微微使了一个眼色,卫恒立刻将抵在叶有枝脖颈间的剑放了下来。

“好啊,那我等你凯旋。”话音未落,两人已拾阶而下。

徒留叶有枝一人在亭子里,这时她才感到头发懵,眼发黑,脚发软,她扶着亭柱坐在石凳上,痴痴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直到他们转过一个弯消失在视线之内,才起身准备回去,感到脚底下软软的,低头一瞧,竟然踩到了沈落萧方才擦额头的丝帕,她弯腰拾起,叠成方方正正的一小块又藏在了怀中。

二人步入沈落萧书房,

卫恒道:“公子,那姑娘。”

沈落萧道:“神武将军叶凌羽之女,三皇子燕宁的表妹。”

卫恒道:“公子如今与宁王联盟,偏巧他的表妹又找上了门,死活要留在落萧山庄,难不成是宁王信不过公子,想要派一个细作过来?”

沈落萧摇头:“宁王不是傻子,即便他真的信不过,也断然不会拿她表妹的性命开玩笑。”

卫恒道:“这几年来,青宗阁屏退了多少的倾慕您的姑娘,还有那些心怀不轨者,您觉得,她能通过吗?”

沈落萧摇摇头,未置可否。

卫恒接着道:“倘若她侥幸过了,公子打算怎么办?”

“我想知道的是燕宁的态度,如果他不信任我,就不会让叶有枝留在落萧山庄。”

“如果世子答应了,公子真的打算留下她?”

沈落萧闲闲地翻着一本书,漫不经心道:“未尝不可,我倒想看看,我究竟会不会爱上她。”

卫恒道:“公子说笑了,卫恒知道公子胸中有鸿鹄之志,儿女情长怕是.......。”

”卫恒,你记住,一个人有了感情就有了软肋,“沈落萧放下手中的书册,抬手点了点卫恒的心,”想要无坚不摧,就不能动这里。”

话音未落,两名小厮从门外长廊一路小跑着递上一封密信。

沈落萧看过以后,立刻命卫恒烧掉。

卫恒道:”公子,发生什么事?”

沈落萧抬眼望向窗外逐渐暗沉的天色,目光微寒,半响,才沉声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浮世尽 (五)左右为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9年7月22日 好不容易休息两天,总感觉心里有点焦虑。上班是忙,不上班时担心上班的时候工作没做好,就...
    梓旭她妈好棒呀阅读 22评论 0 0
  • 中秋节也是一年四大节气中的一个,中秋节意味着吃月饼,看天上圆月,赏美景,传统说那天晚上的圆月,量直径,量半径,格外...
    从丛阅读 90评论 0 2
  • 冬风刚刚从我的窗前走过 就不小心地碰响窗前的风铃 我循着响声向窗外走来 看到风的脚步像铃声一样轻盈 风悄悄的季节里...
    Weirs涛阅读 353评论 5 14
  • 解忧杂货店这本书一直在我脑海中徘徊,挥之不去,这本小说直击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我已被东野圭吾拿下了,捂脸🤦‍♂️ ...
    绿水荡漾景天然阅读 242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