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落:生命的完美谢幕

第一次听到“鲸落”这个词,有种莫名的震撼,也许是因为鲸在我的认知里是强大坚强的吧。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海底。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名字——鲸落。

于是,一只死去的鲸鱼,可以用死亡创造出一套完整的、可维持上百种无脊椎动物生存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生态系统,成为孤独海洋里最温暖的绿洲。

在鲸尸沉至海底过程中,可以持续4至至少24个月(取决于鲸的个体大小)为盲鳗、鲨鱼、一些甲壳类生物等提供食物。当残余鲸落当中的有机物质被消耗殆尽后,鲸骨的矿物遗骸就会作为礁岩成为生物们的聚居地。鲸落为深海不计其数的生物创造了一片生命的岛屿,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巨鲸落,万物生。是吧,原来鲸鱼是这么庞大而温柔的动物。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位伟大的航海家,在海里遨游,与海水嬉戏,那片广阔的海洋就是它的家。当有一天它离去的时候,也为孤独的海底深处创造了一片绿洲,它对这个世界是这么的温柔,然而却得不到上天的垂怜,人类的眷顾。

据有关数据显示,全世界鲸目物种有80多个,但是只有达到30吨级别的大型鲸才能真正形成繁盛的鲸落——这就只剩下不到十种,而其中一半是濒危的。过去两百年里,工业化捕鲸将大型鲸推入了十分危急的境地,今天全球海洋里的鲸落数量,可能只有以前的不足六分之一。

不足六分之一,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在海底深处的生物们将会失去六分之五的聚居地,食物会减少六分之五,也可能因此死亡而遭遇物种灭绝的危险。工业化捕捉让鲸这种“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本能都难以实现。除了这样,鲸落的数量减少了,还有一个:鲸鱼搁浅,呼吸停止,尸体留在了浅滩上。

鲸鱼的视力不是很好,都是靠声呐来识别方位和辨别敌情,由于现代工业化的发展以及种种其他原因影响了声波的接收,他们就会迷路,找不到家,搁浅,慢慢窒息死亡。为了让搁浅的鲸不那么痛苦,我们也曾做过努力,但因为他们太过庞大,任何一种方式都会伤及骨骼,最终无功而返。

也有想过让他们安乐死:注射安乐死药物不知道具体用量;麻醉放血,等血流干也要几个小时;定向爆破,准备炸药、稳定鲸鱼要数十天之久……这些听起来,是不是也都特别残忍?怎么也和“安乐死”搭不上边。

被搁浅的鲸,不仅要忍受离家的慌张,还要承受痛苦漫长却又无能为力的死亡过程……人类强大到可以上天入地,却无法拯救一只搁浅的鲸,是不是觉得很愧疚?它们如此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而我们却找不到一个让它们安然离去的方式。

鲸落,是鲸生命的完美谢幕。这个感人的词语,它预示着一个生命的消亡,但同时它也让数以万计的生命得以存活。即使在那个难以涉及的大海深处;即使没有人知道那些微生物的存在;即使,没人知道鲸落在深海为生物创造的生命绿洲。也没有人知道,那些深海的动物们,多么渴望享有这一抹逝去生命所带来的生的希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