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后七小时

96
言不烦
2017.08.30 16:35* 字数 2083

我在一场车祸旁,我看见我的身体被抬上了救护车,我死了。

身体已经被撞的不成样子了,特别是头,很惨,我不敢看了。我在发呆,在接受我已经死了这个事实。

“快跟上救护车!”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喊,我看不见谁在对我说话。“为什么?”我问,“我还有救吗?”

“没有了,你已经死了,你现在还能保持你的记忆7个小时,时间过后你就会消失。快跟上去,你现在不能离开你的身体一千米,超过这个距离你也会消失。”声音没有了。

原来人死后是像风一样的。

我没有了身体,别人也看不见我,像风一样随意飘着,会飞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

一千米其实挺长的。我能轻松跟上救护车,沿途能看到许多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原来那些很好看的招牌上面全是灰,原来树顶的叶子比下面的更大,原来这些高楼的楼顶看起来很简陋。

我不想在高处飘着,我想看人,想看形形色色的路人,我觉得看他们走路很有意思,看他们说话很有意思,看他们做什么都很有意思。因为我都做不到了。

小吃店的夫妻在商量接孩子从老家过来;服装店的营业员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发传单的小妹强撑着笑容听环卫工的数落;一对穿着校服的小情侣在计划周末去哪……其实我也挺年轻的,我才24岁,刚出校门。晚上约了女朋友看电影,本来想趁中午休息的时间给女朋友买个口红,她念叨很久了,一直舍不得买,我想给她个小惊喜,结果刚才过马路被出租车撞死了。

到医院了,没有抢救,我的身体直接被送到了地下室的太平间。我不敢进去,虽然我已经死了,但我还是害怕这种地方。对了,现在的我应该就算“鬼”吧。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我呆在医院的大门口,这的人最多。慢慢的开始回想我这一生。普通的家庭,普通的学校,普通的成绩,普通的工作,唯一不普通的可能就是我24岁就死了。我想不起来我有什么特别值得怀念的事。我在等。

来了。我爸扶着我妈,在向我这边走过来。

护士带着我爸妈走向太平间,我妈嗓子已经哭哑了,还在念叨着:“不可能啊,早上我还给他做饭了,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我爸一声不吭,只是我第一次见他流泪。

“别进去啊!”我不想让他们进太平间看见我的惨样。他俩会更伤心的。

我在太平间门口,没有进去,我怕看见我爸妈崩溃的模样,很害怕。

我妈的哭声更响了,还在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我的名字。

过了很长时间,他俩出来了。哭声还是没停止,刚走几步,我妈就瘫坐到了地上,我爸没扶住,也瘫坐了下去。我妈想再回去看看我,护士拦着说节哀。

怎么还在哭,哭了这么长时间了。

爸,你劝劝我妈啊,平常你不是挺威严的吗?怎么现在瘫到地上了?像什么样子啊,你别哭了,你起来啊,你去劝劝我妈啊。

妈,你别哭了,嗓子都哭哑了还在叫我名字干嘛啊?怎么还是这么罗嗦?你别喊了,你别说话了,你嗓子哑了你不知道吗?你歇歇啊。

内心念了无数遍“爸妈,对不起!爸妈,对不起……”,可他们已经听不到了,想给他俩磕头,可是我没有身体了,想哭,但是没有眼泪可流。第一次感觉到活着的可贵,原来是在死了之后。

他们回去了,我飘到了一千米的极限距离送他们走,原来超过这一千米会很瞌睡,我知道,睡着了我就消失了。

回到医院大门口,又过了很长时间,情绪稍稍有所平静。我还剩下两个小时。

我这最后两个小时干嘛呢?就在这呆着吗?不知道要做什么,那就想人。最想的父母刚才已经见了,只是见到的是自己再也不敢见到的表情。还想见谁?还想见小冰,她现在还没来,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

小冰是我女朋友,她长的很美,但喜欢耍小脾气。我们大学相识,相恋,许多人都问我怎么追到的她?我也不知道,只是对她好而已。

现在快六点了,她应该已经下班了,正在去电影院的路上。电影院离医院最少四公里,超过范围了怎么办,难道见不到了?

一对衣着朴素的老夫妇满脸失落的从医院出来,没挂到号,在商量今天去哪,不远处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问老夫妇要挂什么课?他这里有号。老太太说老伴的肺不好,总咳凑,大夫说已经没有内科的号了,中年男子翻了翻手中的票,拿出一张心血管内科的,说这就是。老太太问多少钱,中年男子说二百,老先生说算了算了,明天再来,老太太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了手绢包裹的钱,给了中年男子。我想过去告诉老夫妇他俩被骗了,但我已经不能说话了,我用很快的速度向老夫妇冲去,只是吹起了几根白发。我觉得很失落,什么也做不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小冰,想起来她给我炒糊了的鸡蛋,想起来她指着我说以后什么都要听她的,想起来她缩在我怀里说以后一定会嫁给我。越是见不到越是想,反正马上就消失了,我决定放弃这最后一个小时,往电影院去。

好困,意识越来越模糊了,我已经超过一千米的范围了。我用我最快的速度往电影院飘着,现在感觉随时都能睡着,我还不能睡,不行,不能睡着,我就看她一眼,看一眼我就睡。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快到了,就快到了。

终于,我看见她了,我总能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她。果然,她穿的是那件淡蓝色的连衣裙,我送她的,她很喜欢。看的出来她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嘴角有些下撇。对不起,我迟到了,对不起,这次我哄不了你了。

我想再抱她一下,我用我最后的意识冲她飘了过去,我感觉我抱到了,她感觉有一阵风吹过。我睡着了。

我死后没有等到七小时。用生命的最后一小时换看你一眼,足矣。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