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其实就是不简单

0.216字数 1645阅读 861

当不知写什么主题时,可以谈谈如何写作。当不知为什么而努力时,可以想想读什么书好。任何伟大,都是从简单开始。

轻薄的巨著

写作大师,都是从简单句开始

来简书久了,认识了不少会写作的大神。膜拜仰慕之余,不仅分析起他们的作品来。但凡阅读量领跑的文章,都有一个辨识度很高的特点:全篇多用简单的短句子。

句子是语言运用的基本单位,用来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而短句子,则是指结构简单、短小精悍的句子。运用短句子,是名家大师的惯用手法。随手找几本世界名著翻看,很少有一口气不喘读下来的长句子。再看看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无不擅长使用简约精炼的小句子。

比如,阿尔贝·加缪著、柳鸣九译的《局外人》。不知是翻译得好的缘故,还是原文也如此精妙,读起来轻松惬意,回味悠长。薄薄一本,6万余字,却成了传世经典。除了深刻揭露社会和人性内涵被人称快,其优美流畅的语言文字,也被世人津津乐道。

学习写作,就要阅读经典。阅读名著,就是要学习语言。学习的初级阶段,便是从模仿开始。


简单的表达最容易感同身受

作为人类的交流工具,语言的最终目的是让人听懂。说话是口头语言,写作是书面语言。说话时,人们喜欢长话短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会失掉不少听众。同样道理,写作时,点到为止,言简意赅,才容易被更多人理解和点赞。

看看《局外人》是如何开头的?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在昨天,我搞不清。”

短短数字,一个精彩亮相,便抓住了读者的心,忍不住要接着读下去。

记得中学时,语文老师曾经说过,“写作的秘诀只有两个字:通顺”。他解释说,只要把一句话说明白就行,不必啰嗦。要想做到这一点,最好使用短句子。老师的这些话,我一直记到现在,并且一直秉承这一宗旨去写。

无论是感情随笔,抑或是官样文章,还是学术论文,善用简单句,虽不会锦上添花,但表达清楚却不在话下。


简单的方式才更加得心应手

小学起,我们便有了语文课。从认字开始,逐渐到词语、到句子,一步一步积累下来,我们学会了表达意思。起先,一句话写不全,我们用拼音代替,或者画一幅图画。后来,我们学会了“我很开心”这个句型,我们开始表达情绪。今天发生了愉快的事情,我就写:“今天我吃了冰激凌,我很开心。”昨天被老师批评了,我就说:“昨天我迟到了,我很不开心”。那时候,我们都喜欢用短句子,虽然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但感情直白。

等到长大了,念了书,学了外语,却不知中文如何表达了。有一次写家信,我写了一句:“那个我暗恋多年却未曾表达直到有一面之缘之后再也没见过的女孩终于在多次失之交臂后与我重逢”。从此,我的父亲再也不让我写信。他说,以后有事发电报。在那个电话尚未普及的年代,发电报可是字字黄金呐。

那次之后,我又恢复到使用短句子的状态。这一优良传统保持至今。除非写公文时要引用长篇的领导讲话作为指导思想,其他时候,尽量使用短句子。长期下来,也就只会这一项技能了。如果想让我夸你文章写得好,我只会说,此文有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看完古龙的《七种武器》之后,你会发现,在所有武器里最厉害的一种,不是长生剑,不是孔雀翎,而是你的拳头。越容易上手的武器,其实越厉害。你运用最熟的语言,才最美妙。


简单,是不简单的淬炼

如果你也喜欢用短句子,说明你已经修炼到家。但对于初学者而言,我们运用短句子的水平,只是停留在“开心”与“不开心”的初级阶段。对于情绪的描写,同样是短句子,看看大师是怎么写的。

“为了善始善终,功德圆满,为了不感到自己属于另类,我期望处决我的那天,有很多人前来看热闹,他们都向我发出仇恨的叫喊声。”  ——《局外人》结尾

看似简单的一段文字,却写出了主人公的超脱、愤怒、嘲笑,以及无动于衷。正是全篇如此精妙的简单句,才使《局外人》以短篇幅成为大杰作。后记里提到,这是作者开始写作七年之后发表的作品。七年修炼,方成风格。繁华散尽,返璞归真,才又回归了简单。

都说,读书要由薄变厚、再由厚便薄。写作,也应当由短变长、再由长变短。两者都是一个反复积累的过程。只有通过一遍遍的修改,才能写出好文字;也只有通过一个字一个字的推敲,才能写出好句子。


写作时,多用点简单句,让读的人省心,写的人也可以省力。说话时,说的简单点,让听的人能听懂,说的人也不必拐弯抹角。做人嘛,也尽量不要太复杂。简单,其实就是不简单。

人丑就要多读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