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旅客:上错飞船嫁错郎

太空电影乃至科幻电影,并不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好的太空/科幻电影,其故事是和设定相互相连而又不可分割的,故事的走向,往往也是整个世界的走向。当这个太空/科幻背景仅仅沦为一个背景化的大舞台,甚至仅仅是一个小舞台的时候,我们虽然无法直接下出定论“这是一部糟糕的太空/科幻电影”,但这一定不会是一部“好的太空/科幻电影”。

而对于《太空乘客》这样的太空/科幻电影来说,显然不会步入后者之列。

在2010年,曾经诞生了这样一部电影,《致命伴旅》——如果你还记得这部令人“欲罢不能”的“感官”电影的话,那么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四平八稳的模板故事,一流的美术设计、服装设计和配乐师,有着“全球最性感男/女星”头衔的一线当红明星,以及凭借文艺/传记作品建立声名的国际导演——

What can go wrong, right?

事实证明,everything is not right. 主人公之间几无化学反应,好像是从各自的Blockbuster大制作电影中随便选了两部片子,然后硬生生剪辑到一起一样;剧本毫无诚意,多费一点心思仿佛都是巨大的奢侈;在核心的道德困境上有着表达的意愿,但却丝毫不愿意去寻找和探讨这一难题的解决方式,而是一股子地抛给乒乒乓乓热闹非常的爆炸、生命安危、以及意料之中的“最后一秒救援”。

但是呢,总之到了最后,只要两个人能生出爱来,就算XX实际上是XX也没问题了呢。

冗谈じゃない。

《太空旅客》活脱就是《致命伴旅》的宇宙版,连英文片名的风格都跟打好招呼一样,一个“Passengers”一个“Tourist”,充分展示了其本质——

那就是缺乏灵魂“匆匆过客”。

然而比缺乏灵魂更可怕的,是隐藏在背后的创作者的荒谬思维:故事不通顺不符合逻辑?谁在乎呢!反正有星爵和大表姐,有女人泳装有男人裸体,有花里胡哨的特效和美工,凭什么不是个好电影?然而到了上映之后,恐怕制作方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不卖座,为什么没口碑。

正是这种态度杀死了这部电影,以及和它类似的那些电影。

如果你还在关注(中国)电影的话,那么你肯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What if Wall-E is ONLY a kinky love story, and NOTHING more?

《太空旅客》就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作为丹麦电影人莫腾·泰杜姆的第二部好莱坞电影,《太空旅客》将一部有着聪明设定的科幻/恐怖电影转变为一部弱鸡的“爱能战胜一切”的三幕剧Cheesy Romance。整部电影最好的一部分在前30分钟里,克里斯·帕拉特一个人在偌大的宇宙飞船里瞎晃荡——见到这样的第一幕,如果有任何一点追求,这就是另一部《月球》;再不济,也能算是个太空版的《鲁滨逊漂流记》。然而当“作家”大表姐出现后,这部电影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浪漫故事,充满着粉丝向的过剩荷尔蒙。而到了最后30分钟,电影好像又想起了自己是个什么类型,试图使自己成为一部科幻动作片,至于这个尝试有没有起到效果:

没有。

在影片的直接叙事层面上,《太空旅客》的展开充满无趣,可预测和疲惫感,形式崇高而本体空虚。有意无意之间,这部电影和《在云端》这样充满小资情调的电影之间有着更多的共同点,而不像是一部未来主义的宇宙戏剧电影。表面上,电影的主题思想是“爱能解救哪怕最糟糕的情况”,但在不可忽视的畸化伦理观念上,所谓的浪漫气氛只是用来掩盖现实中低级消费的无奈选择。

坐拥无数潜力却用来谈情说爱,无论什么样的笑拳怪招,都难以拯救这部严重缺乏可信度的“终极幻梦”。

作为一部太空/科幻电影,《太空旅客》的科技树可以说是歪的一塌糊涂。首先是几个老生常谈的常识性错误:宇宙的密度实在是小到难以想象,穿越陨石雨岂止是不可能,简直是不可能;空间殖民最有效的方式并不是冬眠,而是《星际穿越》的输送精卵细胞,因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节约能量,而不是《太空旅客》这样,打着殖民旗号的星际游轮。整个飞船有着超大的内部空间和娱乐设施,甚至还奢侈地把高级AI当酒保用,如果飞船本身还有着成为殖民母基地的任务,尚可以接受,但三螺旋造型除了netaDNA的双螺旋结构之外,不仅内部输运的效率低下,而且解构稳定性堪忧。

但这和电影在道德层面上的主观忽视相比,根本算不上是主要矛盾。三观不正男主人公,不忍自杀却有勇气耽误别人生命,身为直男癌晚期患者上演了一出何其壮观的性别歧视——无比畸形的“睡美人”。莫腾·泰杜姆没有认识或者找到这个故事的深层含义,很快就在不断升级的意识冲突面前分崩离析。而迈克尔·辛的安卓人除了卖萌,劳伦斯·菲什伯恩的老船长除了送攻略,也并没有展现出将电影提升到《珍爱源泉》的档次的能量,更遑论两位火花稀薄的男女主演了。

作为一部投资1.1亿美元的准A级制作,《太空旅客》为数不多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花了大价钱(却没有什么实际功用)的视觉效果和美术设计了,大表姐在零重力的泳池逃生一段效果相当华丽,有着《盗梦空间》的旋转走廊的影子,而托马斯·纽曼创作的原声音乐也值得一听。但简言之,如果你看过《太空旅客》的预告,并且认为能看到一部合格的宇宙动作电影的话,那肯定会失望的,因为这根本不是那种电影。

拒绝复杂故事,拒绝对复杂问题的成熟讨论,这使得《太空旅客》并不会有着超出一部看似华丽的浪漫抓马的深度和意义。

科幻故事的美妙之处在于,它通常为我们提供一种预设场景,使我们能够以有意义的方式去探索人和世界的本质及其可能性。优秀的科幻作品能利用我们最深的向往,展现出人类最大的成就,或者最大的恐惧。在科幻的前提下,我们可以讨论宗教热忱,可以讨论技术恐惧,甚至可以讨论社会伦理,但这些都没有在《太空旅客》中充分开发和探索 。即便乔·斯派茨独立创作的剧本曾在近十年前入围黑名单,但从电影最终的呈现效果来看,莫腾·泰杜姆一味地讨好观众,而拒绝讨论扭曲的人类情感,这是令人惋惜的巨大失误。

对于并不懂得欣赏电影的粉丝来说,詹妮弗·劳伦斯和克里斯·帕拉特就是这部电影的全部。但他们并不应该是这部电影的全部,也从来不会是一部电影的全部。

与君共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