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朝期,情有归兮

勿忘初心,深情不负

那是一年秋天,喜欢了好久的那个男生终于答应,当她男朋友时。她抬头望着蓝得过分的天空红了更红的脸,阳光洒在绿了一半黄了一半的枫叶上,不失生机却又有点斑斓色彩的美,让小心翼翼的她徒生一种不真实感来。

她呀,就像个大力水手一样,不需要菠菜,一天也是元气满满,什么劲都用不完似的,一下课一放学就跑,整天弄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送到她男朋友眼前,尽管他不喜欢。

怎么稀奇呢,也大多是一些爷爷老一代以前抽的小烟斗啊,打得光亮的袖珍小算盘啊,有点裂纹的老花镜,不走的怀表,缺了一小角的老唱片,不知道什么年代烧的七匹小马,噢!其实是八匹,另外一匹小时候不小心被她砸碎了,挨了不少爷爷的骂也没补回来。还有一些说不出名道的东西,都是爷爷走前全部送给她,叮嘱她好好保存,别轻易给人的东西。也有一些小时在河边捡的小石头啊,鹅暖石啊,自己晒干的四叶草啊,印书草啊什么的。都是她自己喜欢的,藏了好久的小东西。

好朋友们都无语,连她们看着都提不起兴趣的东西,她男朋友会喜欢?各种打击,尽管如此还是压不住她献宝的心,一句随她了就不再多言。说了再多,还浪费口水。

乐此不疲的她就是个恋爱中的女孩,脸上笑容多多,做尽了恋爱中都会做的事,比如,别人有爱心早餐什么的,人家他可是早中晚餐都有,风雨无阻,准时准点,羡煞一帮狐朋狗友在旁起哄,尽管她脸红得不好意思,尽管他挑三拣四。到真像个小媳妇似的,她见他吃得不喜,暗自回去琢磨讨教。读书人呐,时光好消磨,到把她厨艺磨得越发精湛。

她喜欢吃烧烤,酸辣粉,烙锅,炸洋芋啊等等,还有喜欢喝酸奶,双皮奶,蓝莓奶茶,柠檬水。她觉得辣得快喷出火一样的时候,喝一大口冰冰凉凉的柠檬水下去,这感觉,爽!

周末她就把她男友约去吃东西,小吃街,嗯各种美食都在里面,便宜卫生有好吃,深得学生娃和上班族的喜爱,作为一个高中生还是一个资深级吃货的高中生来说,哪点的东西最好吃而且最适合自己口味的店家,肯定熟了。询问意见他人说随便,她一听喜滋滋就带他去了,点了俩碗粉,还要了俩份柠檬汁,天气很热,正好解渴。

店家生意好,吃客特别多,他面色冷冷许是不耐,她忙把汁推过去,见他不喝,就说人多,等一小会就来了。他有点发火的说知道人多还来这,大热的天出来干嘛。声音有点大,一些近的吃客转过头来看,她当他发脾气连声道歉。气氛倒是有点尴尬,老板正好端粉上桌,她拌了几筷子,拿起柠檬汁喝,对面的他看着她说:喂,姜小木,我们分手吧,我不喜欢你,当初只是觉得有点无聊才答应你的,现在,也还是不喜欢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对了,我不喜欢吃又酸又辣的,同你不一样。

耳朵先听到的话在还没咽下的柠檬汁之前凉到了心里,她默不作声,看着他转身离开,突然想大声哭,眼眶蓄满了眼泪,正要忍不住时,想到柠檬汁还没咽,慌忙咽下,急了呛着了,咳着咳着就趴着哭了,没敢哭大声,又支起头来一嘴一嘴的把粉吃了。吃了俩碗粉的她又喝完了自己的那份柠檬汁,结了账慢慢走回家了。失恋的人,总是胃口很大,俩碗粉吃得很撑的又喝了冰的柠檬汁,在这身心疲惫的情况下,果不其然的吐了,后面竟然发起烧来了,可急坏了她爸妈。

后来,她真的没有去找过他,就算很远遇到也目不斜视,擦肩而过。后来,听说他有了个新的女朋友,长得很漂亮。她知道,是她隔壁班的班花。朋友些都来安慰她,带她去吃东西,又是那家店,她们几个坐一边里间,正说得开心,就见那对也来了,坐在斜对面,他们看不到她们几个,正好柜台挡住了。朋友些骂骂咧咧,表明换一家吃的时候,就听那对点的也是双份辣的粉,酸的柠檬汁,加冰,人家说得可大声了,喜欢吃辣的喝酸的。

她没由来的沉默,突然捂嘴起身从另一边门跑出去了,跌跌撞撞的撞了行人,跑过马路,穿过小巷。在快到家之前又撞了一个人,到把自己撞倒在地,顿时也痛得泪流满面,来人捂着心口到吓了一跳,忙递纸问她受伤没有,她抬头满眼模糊的勉强看到是一个男生轮廓,接过纸爬起来就跑回家了。关在房间,哭了很久很久。

其实她说她没有那么苦大情深的,可是,心里还是很难受。

那么喜欢的他不喜欢她,却让她在一旁唱着自以为幸福的戏还收取她心甘情愿给予的福利。

她还问我是不是喜欢这种事情,就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她还说我不恨他,却也不敢去爱了。

他不知道,她知道他喜欢喝的饮料,就趁他不注意让老板把柠檬汁换了雪碧,知道他不怎么吃辣,吃多了会上火,比不上无辣不欢的她,就让老板辣椒换成另外一种微微辣的辣椒。

他不知道,她只是想让他陪她来。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冷言冷语,知道他不喜欢她。她一直都在尽心尽力,努力做他女朋友,可一年多的相处,还是没能让他喜欢上她啊。她说她挺失败的。

她当初啊,怀着被拒绝的心去表白,天知道她用了多少勇气,才挪着一步一步,挪出她有史以来最淑女的步子蹭到他面前说出那句话。

“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他说“好啊。”

后来呢,高考之后,她考上了心仪的大学,那是一个邻近海的城市。毕业那天,她发了一条动态:留一点喜欢,给自己。

许久许久之后,收到一张请柬,是她的。婚礼上,看着新郎有点眼熟,噢,这不就是当年的校草许风了嘛,而且还是住在她家隔栋房子的邻居,嗯,邻居啊……新娘笑得一脸幸福,新郎满脸的温柔,与宠溺啊。看起来很般配啊。有点出人意料。

听说,她去了另一个城市,有个人也跟着去了那个城市,同在一所大学一个专业,额,俩个班。

听说当时通知书下来的时候有多少人哭晕在告示栏面前,这威力也只有许大校草了。

听说许大校草在那边追妻之路漫漫,大校草的姿色竟然没有勾搭成功,一再被拒反而越挫越勇。最终,解心扉,诉深情,再接再厉,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额,还有俩,一个小正太,一个小公主。

最后啊,还听说,当时前脚她送给那个人的小烂古董啊,后脚就被那个人丢了,然后被某大校草全部捡去了,如宝贝似的捧回家收藏起去了。后来被一个收藏家看到了,非要花高价买下来,据说好几百万呢,可人家俩口子不卖。

还有一件事,大校草怎么就单单喜欢上了姜小木了呢,据许大校草说,人家走路撞他心口上,还俩次,第一次见这小姑娘木呆呆,挺可爱的,一打听,有男朋友了,急的我,见她正喜欢得紧,不敢挖她。过了一年多,好不容易分了呢,又往我心口撞上来了,你说,都撞上了俩次,我还不该赶紧把她往家领啊。

俗话说得好,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从小就听说,许大校草小时候不是撞柱子就是撞桌子什么的,调皮呗。

动态更新:许大校草转发一条说说:

小木:留一点喜欢,给自己。

许大校草:我的怀抱,余下时光里的深爱,只给你一人。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