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残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你前是归途,后尚有来处,请多回头,不是为了望见,是为了问候。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晴

父亲是一个喜欢管家里琐碎事情的人,很烦,但事虽小却也关系这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的安全,往好了说他这叫虑事周全。事情就是姐姐想要将她在外边养的狗一起上路而他不批准。

我们在吵闹声中上的路,我从母亲的无奈泪光中看到懦弱。我强颜欢笑的去为她们买早餐,看到了那位在学校眼熟的手抓饼老板娘,觉得应该无妨,拿了三个手抓饼和两份粉泡豆浆。

姐说“我不吃这个,太油腻,还有,你以后不要买这种豆浆要买现磨的,这种对身体不好。”

母亲说“你买手抓饼干什么?!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吃过这个!还费了这么多钱”

人在受了气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发泄到能发泄的人的身上。

我不语,心无波澜,将手抓饼放在了狭隘的车窗口。不知为何从母亲语气中听出了许些野蛮跋扈的味道,我忽然觉得,她年轻时有过意气生发,艳压群芳的气质。

车上有强烈的阳光射入,狗毛飘零闪闪,半个方圆之地,我屏息而坐。路上无人交谈,我悠闲自在。

高速上路过一个雕塑,石制,一匹骏马立在一颗圆球上,似乎在奔跑。

我想起有些久远的类似日子,父亲对它开过的玩笑。费力拨开耳机线,伸开四肢,点开微信,也许是早晨的不愉快,我向他发了过去,像他当年给我们开过的玩笑。

给他发了那张图,说是“立马滚蛋”的意思。

一会后,对于我有些谄媚的信息,他回了一个笑脸。我想,他心情有点复杂。

外婆精神很好,几年的时间感觉她并没有老去太多,稍卷的小马辫在我看来有些俏皮,而且,她不弓背。

两个弟弟不爱和我讲话,我从大的眼神中看出不屑,我想,他误解了我。

他把我想对他表达的亲切误解成了某种敌意。或许我实在是不具备那种搞笑特质,在外婆眼中我看到了茫然。

饭菜里的血鸭是独特的味道,其他的小菜说不上是那里不好吃,就是觉得有些粗糙不够适口,我有些抗拒。不过汤里的大块胡萝卜味道很香甜,甜尽之余是当地泥土的怪奇味道,不过我还比较喜欢。

我注意到大点的弟弟在观察我脸上的细微表情,我的皱眉,释然,点头。

我禁不住猜测,他在敏感什么,我潜意识有些可怜,可怜这个年纪的他就格外注意他人的眼光,却好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我下意识的努力表现出好吃的感觉。

我想,如果外婆能晚生三十年,现在一定是女强人的角色。能一人打理好那么大的别墅,不费力气的在假期里管好两个小孩,同时与邻里的人男女都关系不错,还能长时间去跳跳舞,有时间去打打牌。电,水,火,从来就处理得当。种植花生,蔬菜,养鸡养鸭。收成可见一斑。单独外出很远不在话下,与母亲也能讲一些入世出世间的不俗道理或奇闻。

我记得在那个晚风中吃完凉粉的夜晚,忽然有了一种比较实在的归属感。

三代人,我双手握着侧脸坐在板凳上,姐和母亲双手撑着坐在长凳上,外婆直身坐在躺椅上,中间偏左摆放了一根长住香,驱散蚊子。

她们聊到了我的出生,母亲难产,当天烈阳当空,母亲大路上羊水破了,被送去医院里取出了比通常婴儿瘦弱一倍的我。

眼前的三个女人,一个是我姐,一个是我妈,一个是我外婆。正聊着我出生那段时间的种种画面。

而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就像是来到了生命最初的片段,不知所措,虚无缥缈。

再后来,我们又聊了些就睡了。

那天看到的天空在脑子里很清晰,繁星点点,在黑而发蓝的空际。

我和姐站在二楼,我想起外公还在的时候,我们和邻家的小孩一起在下面的方圆之地上看星星,那时会偶尔闪过萤火虫,眼前还是破旧的茅屋,外公会拿着蒲扇给我们讲故事,外婆不怎么说话只给我们拿吃的和催促我们睡觉。我只记得,当时每天晚上都很快乐,星星都很多,也许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玩伴是雨哥哥,是个鼻梁高挺消瘦全身都是遗传性斑雀的和善男孩。听说他十五岁就辍学打工了,最近见到他的场景是他光着赤膊给他姐的孩子铲屎的画面,早熟的神态已同那些世故大人们无两样。

其实那里的风景很好,小路阡陌,有时天空房屋的方隅一边是粉红色的,是那种很纯很纯,粉的通透发红的粉红色。

我从小点的弟弟身上可以看到大点弟弟身上的影子,我从自己身上能看到我姐的影子。从妈妈身上看到外婆的影子。我们有时在笑,笑着同样的东西。我想生命是这般生生不息,循环往复。

我想起百年孤独。我还是更加愿意相信周国平说的那些,我们除了遗传了我们父母所给的,还有一位神,在宇宙之外所存在的神机缘巧合转世在你的身上,它是你的核心。

所以循环往复,却处处不同。对生命多了份敬意,还有觉得厚重和神秘,然后就是彻头彻尾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我还从亲情里看到了虚伪和热切。也许这么说并不礼貌,但我确实看到了,那份自私和回到百里之外后的热切,很矛盾,又很感人。

有位作者说的:我相信无私的人种在很多年前是存在的,只是后来灭绝了,因为他们无法生存,所谓人性,就是层层筛选下来所剩的基因,不管你相不相信,它就是这样的。

我接受。我只能在这个深深的夜晚无声的叹息,但当太阳升起,不会仅止于此。我有大脑和双手。

想起小学的时候写作文,总会把家乡描绘的那么美好,老人亲人描绘的那么亲切朴实,而自己是有多么想念,眼泪哗哗的流。有时还是逼迫自己必须感动,必须要震撼,震撼于老人的老,亲人的好。就为了那点表面的所谓必须。书本上学来片面的美德与真情。

而其实,这么回家的去细细接触,内心其实是没有什么波动,反而眼光客观的能看到人的自私和丑陋的部分。

但有一抹坚定,我想,那是割舍不了的就像脐带般的把我们系住的亲情。

不加那些表面的杂质,它很普通,在你很小的时候,没有它的呵护,你会走向毁灭,你认识刚全的时候,因为它的不好影响,你会走向一定的殊途。但不管怎样,你都无法割舍与它之间的关系。是五千年发展下来的简单存在,你不需要大肆渲染,不需要感慨万千,不是每个人都刚好生活在乱世或者有那么多感人的故事可讲或着都那么明察秋毫。

所以当你在归途路上而尚有来处,回头看看就好。

问候一下,嗯,就这样。

这般纯粹对待,就是莫大尊重。

那么这个时候,5点51分,天亮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学时某男生与某女生长期通信,总是谈谈高中校园的那棵树叫榕树还是绒花树,大学单身女老师抽烟,马寅初、余秋雨、余...
    面对内心阅读 32评论 0 0
  • 酒有悠久历史 劝酒自古有之。我对古代的酒文化并没有很深的了解。也许酒的文化本身纯粹,但劝酒文化早已变味。 小时候,...
    A李哲哲阅读 305评论 14 13
  • 今晚与舍友一起看了一部关于抗日的电影——《密战》,画面很惨烈,很惊动人心,心跳跟着跳动,感觉我被拉入其中。...
    秋木心阅读 69评论 0 3
  • 原本,我并无打算开追新剧,只是在优酷里找首歌的功夫,失手点开了这部片,第一集笑的我四仰八叉的~ 这是一个介绍六界物...
    和光同尘月阅读 190评论 0 2
  • 打卡2019年4月18日 姓名:程志祥 公司:安保泓 【日精进打卡第25天 【知~学习】《六项精进》1遍 《大学》...
    程志祥_fec2阅读 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