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卿佳人,曲骁成歌(连载第十章)

目录

第九章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十章  我想你帮我追林洛天!

曲婉卿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密闭空间里,周围都是长桌,长桌周身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椅子,有的带靠背,有的只是个单纯的板凳,还有的已经缺了一条横栏,看起来凌乱老旧,头顶的吊灯发出昏暗的黄光,照的人昏昏欲睡。

自己正托着腮望着对面桌子上的半杯液体,不知道是开水还是白酒,而身边坐着的是一脸关切的罗骁,婉卿有些恍然,自己为什么总是在遇难之时遇见他,想想自己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现在和这样风云的人物有了联系,简直像在做梦。

她突然觉得口渴,连着“咳嗽”了几声,罗骁立刻站起来,急切到磕磕绊绊拿了那半杯水送到婉卿嘴边,回来的时候似乎还碰到膝盖,一边使劲揉搓着一边轻声问“没事吧?”婉卿猛喝了一口,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自己,杯子也已见底。

“我们这是在哪啊?”婉卿突然想起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罗骁环顾四周“刚刚看你神志不清的,我就把你带到工作人员休息室来了,你说你看到外婆了,那怎么会晕倒呢?”罗骁的话再次提醒了刚刚发生在婉卿身上的事。

外婆的话一遍遍在婉卿脑海中回荡,她证实了林洛天就是婉卿的命定爱人,外婆要自己一定要找到他,让他爱上自己,可是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外婆去世即使已成为魂魄还是要千方百计将自己找去提醒自己这件事,命定爱人到底有多重要?

“罗骁,你相信命运吗?”婉卿迫切想将这一切与另一个人分享,事情太多了,多到她一个人难以承受,太多的疑问和不真实抑住婉卿喉咙,她想要挣脱这些束缚,高声呼喊着。

罗骁一脸疑惑,低头深思一会,再次抬起时眉头微微舒展,单眼皮的眼睛注视着婉卿,却让婉卿看不懂他正注视着的是自己的嘴巴还是额头,“我相信世界上有命运一说,可是我更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人是可以改变命运的。”

“哈哈,瞧你说的,一本正经的,最近我身边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等等,正在婉卿准备说出这一切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魔幻屋,如果说魔幻屋是外婆特意制造出来的,那为什么罗骁会知道,她清楚地记得当时是罗骁告诉她与艺君魔幻屋的位置,她们二人才会兴趣盎然地寻去的。

想到这,她内心升起一股凉意,可是又不敢完全确定,她试探性地问着“哦对了,罗骁,那天万圣节你告诉我们的魔幻屋去哪了?”她紧紧的盯着罗骁,生怕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或紧张的小动作。

“哦那个啊,当时的确是存在的,可是由于去的人太少了,所以最近园子将那个改造成了小卖铺,哎就是你晕倒的那里啊!”罗骁的一番话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的确第一次去的时候那周围都没有人,进去后也只有婉卿跟艺君两人。

而罗骁也依旧看着婉卿,眼神没有躲闪,神情也没有不安,看上去没有说一点假话,如果说罗骁的话是真的,那魔幻屋就是真实存在过,那艺君的反应与自己在魔幻屋见过的女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些疑问令婉卿有些头痛,双手撑头,想要理出一些思绪。

这时双手突然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婉卿抬起头来正对上罗骁关切的目光“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愿意跟我说说吗?”这个姿势跟此时此刻罗骁温柔的问候结合在一起有些暧昧,婉卿感觉自己的脸瞬间烫了起来,自己从来没有跟男生有过这么近的距离,一时间有些害羞,立刻抽回手,轻咳了几声。

罗骁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有些尴尬的坐直了身子“那个,我就是,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与罗骁保持距离后的婉卿舒了一口气,“嗯嗯,我知道。”在这个狭小空间里的婉卿突然觉得闷热难耐“走吧,我们出去转转!”

“哦好,那我去换件衣服!”罗骁的话让婉卿突然意识到他身上还穿着园内的制服,不同于上次的玩偶装,这次更像餐厅的服务生,衬衫上还打着黑色领结,换了个风格的罗骁看起来有些别扭,“不会打扰你工作吧?”婉卿问道。

“不不,正好到我下班的时间了,你等我一下,马上回来!”罗骁连连摆手,向婉卿身后的小门走去,站起来的罗骁真高啊,婉卿不禁这样惊叹道,罗骁离去后,婉卿脑海中突然浮现了林洛天的模样,他与罗骁不同,如果说罗骁是阳光大男孩,他更像一个邻家哥哥,给人第一印象就是温柔,这个词用来形容男生也许有些突兀,可是婉卿想不到更好的词汇描述他的气质。

她回忆着自己第一次见到林洛天的样子,即使他对自己的眼神冷漠清冽,可是依旧无法阻挡自己想要再看他一眼的心,何况这个人重复出现在梦里上百次上千次,一时间让婉卿觉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情缘,两个注定要在一起的人终归会相互吸引,想到这里,她有些心跳加速,一个大胆的念头涌上心头。

罗骁再次回来时,婉卿已然站起身来,作出一副随时要走的样子,看见罗骁进门,她笑着向前一步“我们走吧!今天多亏了你,请你喝咖啡去!”罗骁不明白为何突然婉卿就来了精神,可看到这样笑的灿烂的她,自己的担忧也一扫而光,将手中帽子扣带在头上“let's go!”

婉卿与罗骁出了游乐园,并排在街边走着,现在的婉卿已将罗骁当成了自己的好友,跟他诉说着这些天发生的事,“该从哪里讲起呢?嗯……先跟你说说我的梦吧!”婉卿想通过这个提出自己那个大胆的想法。

“从小到大,我的梦里总会出现一个陌生男子,起初我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还以为是看电视剧看多了,可是直到进入了魔幻屋,里面的女人告诉我说……”讲到这里,她停了下来,偷偷观察罗骁的反应,“什么啊?那个女人说什么了?周公解梦啊这是!”罗骁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期待地看着婉卿。

看他并没有不信或者无聊,反而深信不疑的样子,婉卿觉得那事有谱,就打算继续讲下去“她说啊,那个男人就是我的命定爱人!命定的,你懂不懂?就是注定会在一起的啊!”说到这里,婉卿有些激动,眉飞色舞的比划着,突然站在台阶边的罗骁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婉卿眼疾手快立刻扶了一把“怎么啦你?这么大高个,原来小脑不发达啊!”

站稳后的罗骁打着哈哈“咳是啊!谁让我重心高呢,不像某人是吧!”说着拍了拍婉卿的头,被鄙视了的婉卿拍掉罗骁的手,回以一个鬼脸“傻大个!这不是重点,你继续听我说!”“好好,您说您说!”罗骁立刻作出一副认真听讲的表情,假正经的样子逗得婉卿想笑,可是又使劲克制住自己,因为她要讲出自己的“大事”了!

“重点就是……那个男子就是林洛天!你的好兄弟!”婉卿抬起头注视着罗骁,看着他由好奇慢慢变为不可置信又变为憋着笑最后噗嗤一声笑出来,一边笑着一边伸出手摸婉卿的额头“你没事吧?你才见他几面,还你命定爱人呢!你俩都不认识对方吧!”

婉卿看他的反应气的直跺脚,狠狠拍了罗骁帽檐一下,帽子顺势下落遮住了罗骁眼睛“就是因为看见他了,梦里的男子和他一样啊!”   看婉卿一脸认真得样子,罗骁渐渐停止了笑声,轻扶了自己帽子“嗯,好吧我相信,那你打算怎么办?他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婉卿听到这句话嘿嘿一笑,凑近了一步“喂,罗骁,咱俩是朋友吧?”

婉卿的反应让罗骁浑身起鸡皮疙瘩,不禁后退几步“是啊,不过……你想干嘛?”婉卿背过手,大踏步地向前走了几步,接着猛的回头“我想你帮我追林洛天!”婉卿说完这句话时,发现罗骁眼中除了震惊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有些失落有些受伤,但也只是一瞬间,婉卿还没来得及细看就消失了。

“我可告诉你,他这个人啊,不是你们看上去这么好相处!”罗骁神秘兮兮地撇撇嘴,“哎呀,这无所谓啦,你就说帮不帮吧!”婉卿认为既然林洛天对自己有着吸引力,那自己对他肯定也会有呀!所以这时候的她自信满满,“帮帮!当然帮!可是到时候哭可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啊!”罗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好好,小女子在这里谢过这位哥哥啦!走!咖啡走起!”不知不觉他们走到了咖啡厅前,婉卿有些莫名的兴奋,拉着罗骁的胳膊就奔向了咖啡厅,明明与林洛天互不相识,充其量算的上知道有对方这个人,可是一想到要与他亲近了,婉卿还有些小期待,她不禁一边跑着一边在内心暗暗嘲笑自己花痴,而此时被婉卿拽着的罗骁看着眼前这个因为另一个男生开心到不行的女孩,眼眸一低,他不想随缘,但又不想将他知道的说出,徒增婉卿的烦恼,此时的他只希望她可以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生活。

喝咖啡时婉卿提到了自己之前回家时候遇到的恐怖景象,“那个说人不人,说鬼不鬼的东西我确定是真的!”婉卿喝了一口摩卡“可艺君觉得我是出现幻觉了,但是真的特别的真实!”“那今天我送你回家吧,以防真出现不好的东西,大概是你八字不硬,招了些脏东西吧!”罗骁轻轻搅动着面前的美式,他喜欢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很苦,但那种苦涩却可以在舌尖停留许久,时间越久越觉得美味。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工作一天了也挺累的,早点回家休息吧!”婉卿推脱着,她实在不好意思让罗骁送自己,人家来了不得让人家进门坐坐,可是自己屋子乱的很,出门走的急根本没有收拾。“没事没事,我正好没事干,回家也没人。”罗骁的话不是假的,的确家里总是自己跟保姆,那个家总是冷冰冰的,回去也没有意思。

见罗骁坚持,婉卿也不好再推脱,就随着他跟自己回去了,到楼下时婉卿客套了一句“一会去家里坐坐吧!”心里却是期待着罗骁拒绝,可没想到他爽快的答应了“好啊!”婉卿走在前面,心里默默嘀咕着,这男生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上着楼,突然楼上下来一个男子,婉卿记得他应该是住在自己隔壁的那个人,可惜没有看见过正脸,这次依旧如此,穿着黑色大衣,帽子压的很低,婉卿全然没有当一回事,继续上楼走着,自己的家马上就到了,可就刚刚到门口准备掏钥匙,思考着一会怎么解释自己家的乱时,罗骁突然拍了拍自己肩膀“啊那个,你到家了是吧?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再见啊!”

还没等婉卿反应过来,罗骁已经跑下了楼,什么事这么着急啊?蒙圈的婉卿自己开了门,看到家中的“惨状”,同时也在暗自庆幸罗骁临时有事。

跑下楼的罗骁发现已经看不到那个黑衣人的身影了,他揉了揉眼,刚刚虽然只是一个隐隐约约的侧脸,可是他确信那不是别人,正是真正的林洛天,林家的大儿子,可是他不是天生残疾吗,怎么腿变好了,那张侧脸似乎也苍老暗淡了许多,失去了原本的白皙,难道他也回来了?而且与婉卿住在同一座楼?罗骁再次回头看了看婉卿居住的公寓,默默攥紧双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