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半的蛋糕师

梦的密码。

学校门口的小店很多,唯独这一处颇为特别。

圆形的外观,围了一圈的落地窗,桌椅就这样排列在落地窗前,圆形的草绿色柜台在小店的正中央,从这里延伸出几条射线型的草绿色线条和边缘的落地窗相连,整个店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绿色的罗盘,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浪漫气息。

这是一家蛋糕店。

没有喧嚣的气氛,永恒的淡淡的音乐,氤氲在空气中淡淡的香气。没有外卖的服务,有限的座位,每一个坐在里面的人似乎都想要多坐一会儿。但每个人得到的时间却都是一个小时,时间一到,桌子下面的灯就会由嫩绿色转变为阳光的金色,示意到了该起身的时候了。

一家非常特别的蛋糕店,它的特别源于它的店主,一个特别的蛋糕师。所有坐在下面等待自己的蛋糕的顾客都心怀着某种期待,不知自己手中的写着数字的小纸片一会儿可以换成什么样的蛋糕。

是的,这里没有供人选择的单子,也没有服务员。统一的价钱,不一样的蛋糕,给不一样的人。每一个走进蛋糕店的人都要先走到柜台领一张写着号码的纸片,然后他能够做的只有等待和品尝。蛋糕师并不承诺做出的蛋糕合每个人的口味,一切自愿。不过显然,他做的蛋糕相当的受欢迎。

在圆形的柜台的里面总是站着一个干净的男孩。白皙的皮肤,黑色清澈的眼眸,并不算长的乱乱的黑发,细长的手指摆弄着奶油和水果,专注的眼神从不会无谓的打量四周的情况,安静,并且有淡淡的笑容。熟悉这个蛋糕师的人都知道,从前他总是说,蛋糕是盛放蛋糕师灵魂的容器,幸福的人做出的蛋糕总是有一种幸福的味道。

很多人一开始习惯叫他老板,他总是笑着纠正:“叫我蛋糕师好吗?叫我的名字也可以。我叫苏成涵。”

“8号,您的蛋糕好了。”柜台传来了清亮的声音,8号桌站起了一个女生快步走向了柜台,拿起盛着蛋糕的绿色小盘,小盘的边缘放着一个小小的纸片。回到座位上的女生兴奋的打开纸片,上面写着四个字:落花如梦。

“落花如梦···是这个蛋糕的名字吗?”

“恩···现在它是你的蛋糕了···”依旧是带着笑的淡淡的声音。

白色的奶油上星星点点的洒满了粉红色的斑点,一口咬下去,女孩满足的呼出了一口气,边上依旧等待的几个人投来了目光。蛋糕的内里露出了巧克力的颜色,女孩小声说了一句:“我说蛋糕师,你现在的蛋糕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

没有回答,柜台里的男孩动作顿了顿,然后又继续忙碌了起来。

“9号,您的也好了···”

“我的没有名字吗?”

“不好意思···这个没有···”

那边传来了刚才的女生笑声。

时光在这间小店里静静的流转,空气中的蛋糕清香可以传到屋外。空气中的细小尘埃缓缓地和着音乐节奏律动着,阳光随着时间在屋内或明或暗。

角落里静静躺着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已预订的牌子天长地久地摆放在桌面上。经常有人问:“嘿,蛋糕师,你们这里不是不接受预定吗?这张桌子也没见有人来过啊···”

蛋糕师总是笑着摇头:“怎么会没人来过?我们店只有这张1号桌子接受预定,她人还没来,只能留着了···”

再问蛋糕师便只是笑着不再说话了,时间长了也没有人再问了。本身就是足够奇怪的店,足够奇怪的蛋糕师,再加上一点奇怪的规矩恐怕也没有那么的奇怪了吧。

总之在很多人的眼里1号桌是永远空着的。

每天蛋糕师会在闲时擦拭这张桌子,细细的灰尘被擦掉,和那些一直有人做的位子看去好像没有什么不同。有时蛋糕师会拉出椅子坐着看看窗外,或是闭上眼,安静的听着悠扬的音乐。

你还会记得这里吧···

“蛋糕师,我想要一个···”一个好听的声音。

蛋糕师抬起头,看到一个女孩坐在了一号桌,不算长的头发刚刚过了肩膀,齐齐的刘海,穿着一身红色运动服,小小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甜甜的笑容。

像是一只漂亮的小蝴蝶。

“来这里取一下号吧···”蛋糕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女孩。

“恩?可是我还没有说我要吃什么蛋糕呢···”女孩说,四处张望着。

“你看看桌上写着什么?”

“啊···这样啊···”女孩脸上写满了惊奇,两只手交叉在了一起,托着下巴看着蛋糕师,说:“可是你做的要是我不爱吃呢?”

蛋糕师抬起头来笑了,并不说话,低下头继续做着蛋糕。

“对哦,不爱吃怎么办呢?”蛋糕师没有抬头:“反正你已经给我钱了对吧···”

店里的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蛋糕师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眨了眨,对女孩说:“没关系,不喜欢我把钱退给你···”

“这还差不多嘛···”女孩也笑了起来,好奇的打量着蛋糕师。

“你的做好了···”蛋糕师招呼着女孩。女孩蹦蹦跳跳地端起小盘,看到上面还有一张纸,问:“这是什么啊?”

“你手里的蛋糕的名字···不是每一个都有哦,今天你是第一个···”蛋糕师眨了眨眼睛笑了。

“真的吗?”女孩不太相信的四下看了看,那边的一对情侣点了点头,冲着蛋糕师撇了撇嘴。

“吹花嚼蕊?”女孩讶异的抬头看了看蛋糕师,蛋糕师正笑着看着她。

一朵娇艳的花正立在桌上的蛋糕上,女孩笑了笑,说:“这么漂亮,我倒不知道从哪下嘴,不舍得吃了···”

一口咬了下去,女孩闭上了眼,半晌才睁开,眯着眼看了看似笑非笑的蛋糕师,说:“勉勉强强可以吃,不用退我钱啦···”说着又咬一口,弄得嘴角沾满了白色的奶油。蛋糕师打了个响指,继续招呼一对刚进来的女生。

女孩成了蛋糕店的常客。

一号桌的外面正对着一座小山,女孩总是喜欢坐在这个位置上静静看着窗外,或者拿出电脑来,敲敲打打。

“你在写小说吗?”有一次蛋糕师问她。

“恩···你这里就是小说最好的约会地点呢···”女孩笑着抬起头。

蛋糕师笑了,女孩接着说:“一开始我还不信,结果每次来你做的蛋糕真的都不太一样呢,为什么会这样呢?”

“做蛋糕就和你写小说一样,不同的心情做出来的是不一样的。高兴的时候你很难写出痛彻心扉的感觉,急切的时候你很难写出优哉游哉的感觉。恋爱的时候你很难写出失恋时候的感觉···做蛋糕也一样啊,高兴的时候甜一点,懒散的时候淡一点,烦心的时候果酱会多一点,不高兴的时候味道就重一点···”蛋糕师的眼睛格外的亮。

“恩···有意思···”女孩眨了眨眼睛。

“蛋糕就是蛋糕师灵魂的容器,幸福的人做出的蛋糕就有幸福的味道···”蛋糕师眯起眼睛看着女孩。

女孩愣了一下,想了半天,又开始打起字来。

“你每天都是下午四点半来呢···”蛋糕师笑着说···

“对啊,我喜欢···”女孩笑这抬头,这时桌子下的红灯亮了。

“时间到喽···”蛋糕师摆了摆手,嘴角扬了扬,看着女孩。

“哎呀···你看你这里都成我小说里的地方了,我得在这里找灵感!况且我经常来,你看,能不能让我多呆一会啊···你看,要是我的小说发表了这不是也是为你的蛋糕店做宣传吗?”女孩央求着看着蛋糕师。

“这个嘛···”蛋糕师做出为难的样子。

“求求你了啦···”

“做个交易怎么样?”蛋糕师眨着眼。

“什么交易啊?”

“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把你桌子下面的灯变成绿的。”

“好!我叫凌嘉允···”

蛋糕师蹲下去摆弄了一下,凌嘉允的身边又布满了浅绿色的光晕。

“还有个条件哦···”蛋糕师边走边说。

“什么啊···”

“再买我一个蛋糕···”

······

“哇,这个好甜哦···”

“对了,忘了告诉你它的名字了···它叫四点半。”蛋糕师甩了甩头发,那边另外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蛋糕师,可不可以也通融一下我啊···”

顿时,店里其他目光都聚焦在了一号桌上。

“不可以哦···仅此一例···”蛋糕师笑着摇摇头,低下头开始做蛋糕,吹起口哨,不再理会众人的情绪。过了一会,店里的音乐声又开始清晰起来。

“你很准时哦···”凌嘉允出现在蛋糕店门口的时候,墙上的钟表又一次指向了四点三十分。女孩甜甜的笑容似乎比往日更加灿烂,窗外的白雪映衬下分外的动人。

蛋糕师刚要继续说话,门忽然又一次被推开。北风卷着雪花吹了进来,蛋糕师看到了女孩身后闪进门的男孩,然后是女孩有些害羞的眼神。蛋糕师眨了眨眼睛,打了个响指:“今天要两份是吗?”

女孩说:“恩,我还要我的四点半呢···你不会忘了怎么做得了吧···”

“好像是哦,不过今天的四点半不是以前的四点半啊···以后是不是都要两份了呢?”

女孩对面的男孩疑惑的听着这番对话,女孩用手指轻点了一下他的脑门,笑说:“你很快就会爱上这里呢···”

“真的很好吃呢···”女孩对面传来了赞叹的声音。

凌嘉允满意的冲蛋糕师竖了竖大拇指,扭头狡黠地看着她男朋友笑了笑。

音乐声依旧悠扬在空气中,窗外依旧是漫天飘雪。窗户上厚重的水汽已经映不出清晰的影子了,钟表上的秒针滴答滴答跳动着。蛋糕师的眼神专注,纤细的手指灵活的舞动,忽然一大块奶油被弄到了手上。愣了半秒后蛋糕师自嘲的笑了笑,抬头看了看暖意融融的一号桌,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你的也好了···”蛋糕师冲男孩喊了一声。

“这是什么?”男孩诧异地看着盘中的小纸条。

“名字,你的蛋糕的名字。”

纸被缓缓摊开,凌嘉允轻声念出了纸上的字:落梅横笛。

“你的名字都是哪里来的啊,你自己想出来的?”女孩问。

蛋糕师笑了笑,低声吐出几句诗词:“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女孩吃惊地张大嘴:“好美的句子!可是为什么是这句呢?”

“只是有些应景罢了···”蛋糕师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女孩撇了撇嘴,男孩却好像还想问什么,凌嘉允说:“这个家伙就是这样子,不用再妄图知道什么啦,不用理他···”

蛋糕师嘴角一扬,笑说:“呦,不理我了,你现在又不写小说了,是不是···”眼睛瞟了瞟桌下的灯。

女孩忙住了嘴,哀求的看着他。蛋糕师吹起口哨,眼睛眯了起来,当真是不再搭理他们了。

冬去春来,蛋糕师已经习惯了一号桌的两个人。

“喂,蛋糕师,为什么他的蛋糕时常都有名字,我的却从来都没有啊?”凌嘉允又一次这么问。

“谁说没有?吹花嚼蕊啊···”

“吹花嚼蕊?那是多久之前的了啊···除了那次呢?”女孩撅起嘴,对面的男孩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看在眼里的蛋糕师笑眯眯的吹起了口哨:“你的蛋糕一直都有名字啊,就是叫四点半啊···你可是我这里唯一一个有专属的蛋糕的人哦···”

女孩想了想笑了,忽又抬起头:“怎么第一次给我的蛋糕的名字你都记得啊?”

蛋糕师动作一顿,抬头说:“我记性好啊···”

“那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蛋糕师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一号桌,说:“保密。”

“恩?来啦···”蛋糕师抬起头看见进门的男孩,打了一声招呼。

“恩,是啊···”男孩的回答有一些局促,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蛋糕师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声:“就是这里吗?真的很漂亮呢···”

蛋糕师抬起头,男孩对面坐了一个陌生的女孩。

“我说怎么时间不对呢···”蛋糕师说了一句,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男孩笑了一下,闪避着蛋糕师以及对面女孩的眼神。

“稍微等一下啊,马上就好···”蛋糕师动作不停,眼睛时常瞟向一号桌:“凌嘉允呢?”

男孩装作没有听到,细心地给对面的女孩拨弄着头发。女孩疑惑地看向蛋糕师,蛋糕师撇了撇嘴,吹起了口哨。

“蛋糕师,我男朋友说你这里的蛋糕没有两个是一模一样的,真的是这样吗?”

“恩?不,有一样的···”蛋糕师没有抬头。

“可是···”男孩有些厌恶的回头盯着蛋糕师看。蛋糕师眯着眼看了回去,笑眯眯地说:“不过那是个例外,大部分的都是像你男朋友说的呢···大家都喜欢时常换换口味嘛···”

男孩把头扭了回去,开始看表。

“别着急,马上就好了,耽误不了你···”蛋糕师继续不紧不慢的做着蛋糕:“凌嘉允这个小家伙,在我这里都玩了两年半了,今天是第37天没有来我这里了,哈哈···”

那边的女孩再也忍不住:“凌嘉允是谁啊?”

对面的男孩不说话,站起来想要走。蛋糕师那里却传来了一声吆喝:“一号桌的蛋糕好了···”男孩瞪着蛋糕师,端走了蛋糕,用和平常不大一样的声音跟女孩说:“尝尝吧,这里很有名的呢···”

女孩皱紧了眉头,男孩直接把满口的蛋糕吐在了盘子里,腾地站了起来,怒目面对着斜靠着柜台依旧笑眯眯的蛋糕师。

“怎么?不好吃吗?不会啊,我这里开张三年了,从来没有人说我做的蛋糕不好吃啊···你看大家都吃的很香啊···”店里其他人都好奇的看向了这里。

男孩很是恼火却无处发泄,女孩已经扭过头背上包出了大门,男孩赶紧追了出去,在门口响亮的爆了一声粗口。蛋糕师敛去了笑容,眯着眼睛盯着男孩的背影,走到一号桌前端起了两个蛋糕,又摆上了一块牌子。

已预订。

“不好意思,这张桌子已经被预定了,你们稍微等一下吧,那边两位应该快吃完了···”

“可是这里每次来都没有人啊···”

“可是确实已经被预定了,真不好意思···”

蛋糕师低着头,微笑着,眼角却微微有些发红。嘿,你的位子给你留着呢,你什么时候来都有位子哦···

每天四点半的时候蛋糕师都会做一个蛋糕,放在自己的柜台上,等到晚上顾客都走光的时候,他会拿出来,慢慢地吃掉。

“蛋糕师,你做的蛋糕真的很有特点呢···”一个女孩这样说。“你是从哪里学的呢?你家是哪里的啊···怎么想到到这里开一个这样的蛋糕店呢?”

蛋糕师抬起头诧异地看了看这个女孩,笑:“你还是我来这里以后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呢···其实以前有好多人问过我呢···”

女孩不说话,等着这个有点神奇的蛋糕师继续。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把我送到法国的舅舅那里读书,我舅舅就是在那里做糕点的。我从小啊就喜欢吃,慢慢的看得多了吃得多了,也就会做了。长大了越来越喜欢这个,干脆找了专门的学校学的面点,也就不上大学了,把我爸妈气的。后来他们移民去了法国,我呢却回到了这里。”

蛋糕师低着头,依旧是专心做着蛋糕。声音淡淡的,仿佛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般,在悠扬的音乐里,小店里的人们都竖起耳朵来认真地听着。

“其实呢,来这里以前我去了好几个地方了。我给自己定的计划,每个地方只待半年,然后就换一个地方。我打算中国我想去的地方都去一遍,然后···然后应该就要老了吧···”

仿佛不是在给别人说,好像自言自语一样···

“可是你在这里可不止半年哦···”

“四年十个月了···”蛋糕师悠悠地说。

“那···”

“因为我好像不想去其他的地方了···”蛋糕师抬头,转向了一号桌,然后又低下头,喃喃自语:“我想去的地方···”

又是一个夏日慵懒的午后,阳光懒散的透过落地窗洒在了地板上。蛋糕店里罕见的没有一位顾客,这样的天气可能大家都愿意窝在床上午睡吧···蛋糕师感觉自己有一些心神不宁,解释不清的不舒服,阳光的刺眼似乎让他集中不了注意力。

恩,可能是天气太热了。

蛋糕师起身关上了店门,挂起了打烊的牌子,拉开一号桌的椅子坐了下来。

仿佛能够听见墙上的钟的声音,夹杂在曼妙的音乐声里,空气中的蛋糕香气比往日淡了许多,能够嗅到空调冷气的特有的味道。外面大大的太阳让一切都笼罩在了一片金色的光芒当中。

时光就这么静静的流转。

转眼已经这么久了···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呢?你还好吗?不想念我的蛋糕吗?如果走又为什么不来跟我告个别呢?

这些问题已经萦绕在蛋糕师的脑海里那么多日日夜夜,在这慵懒的午后的空气尘埃中慢慢发酵,渐渐视线开始模糊···

是不是真的该走了?

恩···该走了···你应该已经早就毕业然后去了另一个城市了吧···

或许早就忘记了你的四点半了呢···

或许我的蛋糕根本没有那么好吃呢···

四点半啊···


墙上的指针缓缓指向了这个特别的时间节点,蛋糕师趴在桌上缓缓睡去,朦胧中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脚步声慢慢近了,他想提醒这个打扰他的顾客今天不营业。

脑袋真沉啊···

撑起了脑袋,张开嘴···

“蛋糕师?还记得我吗?”熟悉的声音传来,眼前的光亮渐渐勾勒出一张魂牵梦萦的笑脸,还有跟以往不同的长长的头发,瘦削了的身形,依旧甜美的眼神,依旧美丽的凌嘉允。

“怎么这么就没来啊···去了哪里···”

“法国啊···”

“为什么?”

“我也想说是去看看你长大的地方···嘿嘿···其实是去治病···”

···

“我有先天的心脏病···当时情况特别不好···去那里做手术了···然后到现在我的医生才让我自由走动呢,我就回来看看···你原来还在这里啊···”

“怎么样?”

“我的病吗?医生说只要情绪别太波动,平时注意一些就没事···哈哈···”

蛋糕师起身回到柜台,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个大大的笑容出现在了凌嘉允眼前。

“你还是这么准时呢···”

“当然,我可是这里唯一有专属的蛋糕的人啊···”

蛋糕师手指灵活的游走着,眼里满是幸福的光。

“今天我要两个呢···四点半和···”

“第一次来给你做的那个···”

“吹花嚼蕊···对啊,那是什么意思啊···”

蛋糕师吹起了口哨,停下了动作,看着女孩,缓缓吟出···

“十八年来坠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绵粉冷枕函边。相看好处却无言。”

    女孩想了想,笑了,摇了摇头说:“相看好处却无言啊···这么久没见,没话跟我说吗?”

凌嘉允展开了蛋糕边上的纸条。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啊···



作者:王亚静(文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