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之中,顺应时势还是保存自我?

人们都以为战争是最糟糕的时候,尤其是老百姓在战争的时候没有武器来保护自己,枪弹不长眼,还得防备士兵的骚扰。

实际上,战后重建的过程,更是难熬,英雄们都在战场上挥洒热血和情怀,后方那些留下来的投机分子却趁机阴谋掠夺别人的财产。

当斯佳丽看见无耻的乔纳斯带着他以前的姘头埃米,鬼鬼祟祟地来到塔拉庄园,想以提高塔拉的税款,占有这座曾经代表着阶层壁垒和过去荣光的庄园,斯佳丽觉得比当初战争期间北方军队的士兵来抄家的时候都还害怕。

谢尔曼的士兵即使拿走了整个庄园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没什么,物质上的损失终究只是身外之物。

可是如果被乔纳斯得逞,那么塔拉庄园过往的名声,所代表南方文明的象征,将被乔纳斯这个投机亲北分子全部毁灭掉。

乱世的真正悲哀,不是物质的匮乏,不是局势的混乱,而是人心的溃散,而是传承了几代人的文明教养的遗失。

战斗可以输掉,城市可以被占领,但是人的思想不能被统治,一旦意识形态被改变被洗脑,那就是彻底的失败。

所以,这也就是北方政府不断地提高税款,想将这些庄园产业,还有其他固定资产从战败后的南方贵族中,收到政府手中的原因。他们想将南方原有的阶层壁垒打破,将原来的贵族世家驱散,使之无权无势,再提拔底层敢于闯出来的人,即使这些人在道德素质上参差不齐,只要能达到北方政府重组南方阶层的目的,怎么样的人获利倒是无所谓了。

这就是政客和真正有识之士的区别,所以战乱之后,原有的有着高贵品质的世家子弟,如梅兰妮,如阿希礼,如米德太太,坚决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原则,不愿意放弃以前的信念,对他们来讲,放弃这些等同于灵魂上的死亡,他们宁愿忍饥挨饿也不愿意出卖灵魂。

这与斯佳丽截然不同,斯佳丽本身就是南方文明社会的叛逆分子,她从不认同精神上的富裕,什么也没有比实实在在能掌握在手中的金钱来得实际。


阿希礼说斯佳丽最大的好处,就是有着“狮子般的勇气,却无一点想象力”,有些事情想多了,做的时候就会犹豫,阿希礼就是想得太多,内心悲观,却没有一点执行力,阿希礼现实中是个优柔寡断对生活缺乏勇气的人,不敢反抗却又内心痛苦总想到回到战前,实际上当时很多南方的人们和阿希礼一样,总是幻想着有一天会回到战前南方那种舒适安逸的生活中去。

斯佳丽是少见的肯面对现实的贵族,斯佳丽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于没法避免的事情,哪怕是不愉快的事情,也不会大惊小怪,而是像个好猎人那样,干净利落地保卫自己”。

当时代的车轮碾压过来的时候,想以一己之力阻挡历史的脚步,不过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而让自己不肯面对现实徒劳地回忆过去,不过是自我哄骗一时,只会成为被时代忽视的无足轻重的弃子。

南方的平民百姓们早就意识到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并积极为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利益,他们本来就是从底层生活中的重压中成长起来的,战争反而给了他们更好的机遇,战争后期被塔拉庄园收留的负伤士兵威尔就是其中一员。


战后所有的都被大洗牌,其实无论是斯佳丽的顺应时势力,还是玫兰妮的固执不变,都是个人的选择,或许对于大时局来说,斯佳丽的确活得很是光鲜,她成为了战后亚特兰大最快拥有最大财富的大商人,她毫无顾惜地抛弃了过去的一切。

可是总有一些人,无论多么艰难都会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正如人们夸奖玫兰妮;“她身上具有被那些仍旧坚持战斗的残余分子赏识的品质,贫穷,却穷得骄傲,勇敢而不发牢骚,心情快活,热情好客,心肠仁慈,最要紧的是,对一切旧传统表示忠诚。”

玫兰妮“拒绝改变,甚至拒绝承认在一个正在改变的世界上有任何需要改变的理由”。

斯佳丽曾经对阿希礼和玫兰妮这对夫妇气急败坏,觉得他们自命清高,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在与钱过不去,尤其让斯佳丽气愤的是,当她从趴在黑人园地里捡可以糊口的蔬菜时,心肠开始越来越硬,可是玫兰妮即使与她合谋杀想抢劫塔拉的落单士兵,玫兰妮还是玫兰妮,一点也没有改变,她还是那个心肠柔软圣洁善良的贵族小姐。

有的人,看似柔弱易折,骨子里却是强硬无比,玫兰妮和斯佳丽的母亲埃伦一样,她们都拥有一种隐蔽却伟大的力量,无比强大的人格魅力,绝不会轻易被外界所改变。

所以,塔拉庄园实际的精神支柱是埃伦,而表面上斯佳丽强势无比,全靠她养活着两个妹妹,玫兰妮和阿希礼夫妇,直到玫兰妮去世,斯佳丽才明白看似一直需要她照顾的玫兰妮,才是那个拿着军刀像个影子一样默默守卫她的人。


人在乱世,的确很渺小~~~

斯佳丽曾说过:“我一直感到我是在暴风雨中划一条载得重重的船,我只是为了让船继续航行,就得应付许多烦恼,我不能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那些我能轻易摆脱的事情,来打搅我。我太害怕我的船会沉没,所以我把看来不那么重要的东西都从船上扔下去了”。

“自尊心啊、信誉啊、真理啊、德行啊,还有仁慈,”白瑞特太了解斯佳丽了:“你说的对,斯佳丽。在一条船要沉没的时候,那些都不重要了。不过,瞧瞧你周围的朋友们。他们要么带着整船的货,一点也不缺,安全地把船靠岸,要么甘心情愿地坚持战斗,毫不屈服地沉没。”

最后,白瑞特看穿世事地总结:“斯佳丽,你以后扔出去的东西,等你有钱了可以打捞回来。可等你能有条件把你扔在海里的信誉啊,德行啊,仁慈啊,打捞起来,你会发现那些东西都被海水泡得变样了,没有用了,我担心,都变成了叫人发笑的、奇形怪状的东西了~~~~”

白瑞特一语成機,最终,斯佳丽的贪婪,终于让她一样一样地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一个一个都离开了她,玫兰妮,阿希礼,美蓝,连一直守候她的白瑞特也伤心绝望而离去。

时局变迁,识时务者的确为俊杰,可是,总有些东西,是必须坚持,不然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到世间追名逐利,生来不带来死不带去。

每个人坚持的信念不同,没有必要一定要去向别人证明什么,自己知道就好,但总要有。

方丹老太太曾对斯佳丽说:“任何时候都应该有所忌惮,正像任何时候都应该心有所爱一样。”

可惜斯佳丽没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