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作曲人


C城凌晨三点的时间,街道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前几个小时下了一场大雨,直到现在路面上还是湿的,随处可见的水坑倒映出昏黄路灯的光影,被踩得皱巴巴的海报和宣传单,灰心的躺在水里,被浸泡成难看的土泥。

很安静,像无人的荒野。看不清月亮,只有一抹淡白色形似烟雾状的笔触,在天空悬挂。

不曾来过的人一定不能想象,在几个小时以前,这里是一幅多么热闹而疯狂的场景。

似乎有人刻意想打破这暗夜的孤独。高级写字楼的地面传来一声沉闷声响,紧接着消失归于平静。一股细细的类似水的物质,在地面上缓缓流动,借着昏黄的灯光,可以看出它是偏于深暗的颜色。

空气里,有种异样的气味。


第二天,C城各大媒体的头版新闻标题赫然于纸。

“著名歌手御用作曲人疑似自杀,死前与神秘女郎约会。”

事发地点是C城最富盛名的音乐公司。事故现场已经被醒目的标志隔离起来,死者跳楼身亡的高级大楼被迫停止了工作,不光是因为协助警方调查,大楼下更是被各大媒体和粉丝挤得水泄不通,场面混乱不堪。

死者是近一段时间爆红的作曲人,他创作的歌曲受到全国听众的疯狂喜爱,拿下了音乐界的顶级大奖,就在昨晚,C城刚刚结束了与他合作的歌手举办的演唱会。这场演唱会非常成功,没有人会想到他会在当天晚上跳楼身亡。


时间回到一个星期前。

死者名为罗柯,圈内人士都称他为老罗。

老罗在C城有一栋新买的别墅,大部分时间,他都待在别墅里,写写新歌,照顾他养了近十年的金毛狗。几年前,老罗是默默无闻的枪手,写了很多词曲,都被别的作曲家署名。直到老罗的父母出车祸,肇事者正是音乐公司的执行总监。他答应让老罗进入自己的公司,但不能对外声张车祸的真实情况。在执行总监的关照下,老罗也凭借自己多年的创作经验,终于在音乐界站稳的头脚。

老罗的经纪人最近在与一家艺人公司商谈合作,准备重点推出一位新签约的女歌手。

报纸上拍摄到的“神秘女郎”正是这位新歌手。

老罗明白,这样一个正值青春的漂亮女孩,是不会爱上自己的。第一次在公司见面,她表现出来的过分热情和崇拜,都和其她女明星如出一辙,她们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在必要和不必要的情况下都保持着过度的吸引力。每个人都想红,所以没有人不一样。

但不一样的是,这位女歌手的长相,像极了老罗中学时期暗恋的女生。

一切都在顺其自然的发展,女歌手开始频繁出入老罗的别墅,一条条花编新闻随之而来。老罗不拒绝也不主动,这是在圈子里养成的习惯。

女歌手是聪明人,她懂得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保持着亲密,却不过分张扬。也许这就是老罗不像对其她歌手那样不理不睬的原因,聪明的人,适合在这个圈子里生存。

没过多久,老罗和女歌手上了床。

这不在老罗的预料范围,他有天生的缺陷,以至于他不能像正常男人一样完成这件事。女歌手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他异样的反应,最终放弃了。

从那之后,两人的关系有了明显的变化。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的气氛,像一道桥横在他们之间。

老罗决定,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作曲上,不解释也不提起。

公司对正在创作的新歌进行了全面的推广预热,网络、电视、报纸等等所有观众能看得见的地方,都有关于新歌的消息。高级写字楼外面的巨幅电子屏幕,播放着女歌手最新代言的国际品牌广告,不得不承认,无论外表还是气质,女歌手都有绝对的优势。


离新歌作曲截止时间只有两天了。

老罗养的金毛狗不见了,整栋别墅都找遍了,却没有一点儿踪影。当天,别墅管理公司发布了一条消息,别墅区的不少宠物因误入山林而发生意外。

老罗不得不联想到了最坏的情况。

那只金毛狗从小就爱到处玩,父母还在的时候经常带它去郊区散步。后来发生车祸,金毛狗开始变得安静起来,它时常坐在别墅院子里,耷拉着脑袋,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老罗心疼它,带它去外面山林爬山,它才会恢复一些朝气。

现在它不见了,老罗的心像被什么掏去了一部分,隐隐的疼着。

合同里要求老罗创作的新歌类型,必须以女歌手的公众形象为中心。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是最容易写的歌。可直到现在,老罗一个音符也没有写出来。

他时常想起几年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时候。那时他很穷,靠着微薄的稿费酬劳艰难的生活着。在周围亲戚眼里,他的工作是不务正业,不求上进的。但父母却一直支持着老罗,虽然家里很穷,但依然会给他买最好的乐器,吃最差的东西。

许是习惯,每当老罗待在别墅里,面对空荡的房间,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孤独。

金毛狗不见了,别墅里越发显得寂落。就连音乐也从他脑海里抽离了出来,只剩下无尽的孤独,在空气里聚拢发散。

网络上关于老罗和女歌手的新闻成为了众人瞩目的桃色八卦,他的新歌亦受到了粉丝热烈期待。然而此时此刻,老罗的经纪人却急得火烧眉毛,他日夜守在老罗的别墅里,监视着他的一切,甚至像软禁般把他锁在音乐房里,除了吃喝拉撒其它的都不能做,但老罗依旧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眼看着合同时间要到了,如果不按时交曲,就会面临违约。


最后一天。

老罗完成了词曲,他心里知道,这并不是他满意的答卷。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事情总是在变,人也在变。

女歌手不负众望,跻身成为了国内屈指可数的巨星。有媒体问她关于之前和老罗的绯闻,而她只只是笑笑,说,我和他只是朋友,我希望我和他之间的合作,能呈现给大家最好的状态。

或许老罗是喜欢过她的,或许只是那个时候的老罗身边正好缺了什么,比如爱情。

不过老罗不会忘记,那一天在床上,她温暖的指尖抚过他的身体,像一道光,闪过黑暗寂静的空气,戳破了冰冷的江河,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最后一晚,老罗参加了著名歌手的演唱会,以特邀嘉宾的身份出现在舞台上。尖锐刺眼的霓虹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原本有些黝黑的皮肤也显得发亮。老罗已经快四十了,留着一头颇有艺术气质的长发。他五官平凡,甚至有些难看。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他是有才华的,外在就显得并不那么重要了。

青春也许只是短暂的花火,过了,淡了,就归于平静。

老罗没有唱歌,只在观众的欢呼下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匆匆离场,他知道自己不属于舞台,就像鱼天生不适合飞翔。

老罗走的时候,著名歌手开始演唱他的成名歌曲——《孤独》

“你落在我的眼里/比风还轻/隔着天和云的距离/我想把你装进心里/阳光打散记忆/孤独也变得温暖”

“我想念你/比孤独更仔细”

“只可惜/我从未拥有你/在没有孤独的每一分每一秒”

回到音乐公司,老罗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房间很暗,他从玻璃柜里拿出一瓶酒。几年之前,他还不知道怎么样品酒,怎么样从颜色和气味中辨别红酒的品质。

老罗轻轻摇晃着红酒杯,借着昏暗的灯光,杯里的红酒旋转交织组成好看的弧度。

明明拥有了那么多从来不曾想象过的东西,明明生活一天天在变好,明明爱情正在一点点明朗。

可为什么还是感觉孤独。

前一个小时,女歌手找到老罗,若无其事的说,我们分手吧。

几杯酒下肚,落地窗外的风景被分散成了一片一片,灯光切割成细小的亮点,老罗打开窗户,微凉的风在他的耳边低述,沉吟。


他想飞,迎着风。

什么爱情,什么青春,什么永远。

都会消失在风里。

“要知道,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孤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