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的遥远的古村落

停电的遥远的古村落,我在广场上吹风。

黑暗中耳畔是低低絮语,在我身旁漂浮着

一只精灵似的。左手旁河流湍急。

急急地吼着的还有一群水性颇佳的野猪。


停电的遥远的古村落,月色朦胧宛若

披着白纱。我听着身后屋檐上琴声沙哑,

如泣如诉的,肝肠寸断的。我驻足。

幽怨处有一人影提着小鱼灯笼路过。


二十一世纪的我看见了许多古人慢慢路过,

手里提着各种形状的灯笼,花呀,鸟呀,

我仿佛在看萤火虫夜游。入迷处我亦不敢动了真情呀,动真情就回不去了吧。


直到一个小女孩子蹦蹦跳跳向我走来。

她问:“一个人在这儿不寂寞吗?何况你没有灯笼。”

“我……”

“那你牵着我,我们共用小兔灯笼吧。”


那之后灯火就一家家亮起来,这个文明繁华的世界没有了萤火虫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