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旺斯的悸动 ⑴

一点闲言碎语

因为是第一次在简书这个平台写东西,就先唠点小嗑儿来预预热。

最近发现一个让人有点百爪挠心的事实,就是一旦我的脑袋贴到枕头上,各种关于电影的奇思妙想就会喷薄而出,文思如泉涌,但是你都钻进被窝了,谁都不愿意爬起来打开电脑去把这些想法写下来,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所有的灵感都烟消云散,消失殆尽。即便是拿手机记下关键的部分,等端坐在电脑前真正开始敲键盘时,那感觉就像上学的时候老师逼着你写作文一样痛苦。由此可见,我并不是一个勤快之人,也不是一个热爱写作的人。

不过有一件事我是可以确定的,有很多人说自己喜欢电影,其实大部分是叶公好龙。我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电影截图,如果是龙妈、赫本、大表姐、Gakki、桥本爱、苍井优、长泽雅美的头像,那肯定评论一大堆,如果是《生之欲》、《祖与占》、《四百击》这些,那估计一个赞都没有。简单来说,真正的艺术和大众流行文化之间是有一定距离的,不是谁都能看的下去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英格玛·伯格曼、克日什托夫·基耶斯洛夫斯基等这些曲高和寡的电影。

归根到底,电影是很私人化的东西,趣味和喜好在第一时间决定了我们会不会打开它。知识层次、理论水平、认知能力、审美趣味、价值观念、生活经验、智慧和阅历等等,有很多因素限定着我们欣赏电影的视角和眼光。我关注了不下20个电影公众号,要么是紧跟潮流的院线系、要么是标题党,很难见到有人去剖析推荐那些冷门佳片。虽然电影的制作越来越专业,越来越工业化,但是电影本身的身份识别已经被同化、开始慢慢转向产品和市场的定位趋势,当然这没什么不好,只不过总感觉少了那么点私房菜的味道。

如何把一部三流电影“变废为宝”

这是一部豆瓣评分不足7分,IMDb评分不足6分,标记人数也寥寥无几的电影,但它却不失为一本绝佳的南法环行指南,且听我慢慢分析。

豆瓣条目
IMDb条目

先来看一段2分钟的视频。

《你好安妮》 Official Trailer

链接是电影《你好安妮》(Bonjour Anne 2016)的一支官方预告片,不过我更喜欢《Paris Can Wait》这个名字,较为贴近影片的故事和主题。半个下午都被预告里的一支BGM整得束手无策,不管是虾米还是网易云,试了无数次都没有识别出来。虽然之前自学过一阵子法语,但也只能断断续续听到一些模糊的单词(还不会写),求助了几个僵尸法语微信群和QQ群,也无果,所以就暂且搁置(放弃)吧,接下来正式介绍这部电影。(强迫症和完美主义害人不浅)

提及与这部电影的际缘,还得从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美国女演员戴安·琳恩 Diane Lane说起(如果有喜欢她的朋友不妨从下图里找找),第一次看她主演的电影是《托斯卡纳艳阳下》(Under the Tuscan Sun 2003),不得不说,片中唯美的意大利乡村风光、令人沉醉的风土人情、配上Diane Lane的外形和气质,被圈粉也是分分钟的事,所以关注之后,自然也会下意识寻找由她主演的其他电影。

Under the Tuscan Sun 灰常喜欢的一部电影

总体来看,《Paris Can Wait》勉强可当做《Under the Tuscan Sun》的姊妹篇,延续了一贯的公路爱情喜剧风格,但情节较为松散,有文艺、清新和美食这些元素,与其把它当作一部电影,倒不如跟着主人公一起踏上这段舒适惬意的旅程,去感受法国南部的乡野风光和美食美景。Well,Let's get started.

右起第6个为Diane Lane

Part 1

从第40秒响起第一声海鸟的叫声开始,舒缓的音乐Paris Can Wait 也慢慢进入,远处是湛蓝色的大海、三两船只、划艇和些许游泳的人,主演、片名和女主Anne Lockwood的背影依次浮现。

巴黎可以等待

电话里,丈夫Michael Lockwood正在谈论着film-making电影制作和削减成本之类的工作事宜,看得出来,迈克尔是好莱坞成功的金牌电影制片人,正如他所说,A vacation can wait,假期可以延后,生意是最紧要的。

与此同时,安妮正一个人拿着莱卡拍东拍西,玩得不亦乐乎。看网友说她拿的这款相机型号是Leica C,查了一下看着的确挺像的,这个小C在之后的电影里出镜率很高,我把所有安妮随意抓拍的照片做了整理,感兴趣的可移步PICS OF ANNE 欣赏。

The Couple,croissant and Leica  C

一顿丰盛的seaweed fish海鲜早餐之后,他们准备离开戛纳酒店的海景房,安妮打包行李,迈克尔继续接听不断进来的电话。接完电话则抱怨给日本人鞠躬伤了老腰,境外制片的铺张浪费,酒店12欧一瓶的水之类的云云。妻子则一脸嫌弃,菜单没有她喜爱的cheeseburger芝士汉堡,抠门的丈夫也不知道给她买。言谈间不难发现,迈克尔是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工作狂,且精打细算,对妻子难免有所疏忽。

下楼之后,留意观察的话,左边角落里坐在沙发上看Gala杂志的那个白发老太太,是本片导演埃莉诺·科波拉 Eleanor Coppola。一听科波拉这名字就知道有些来头了,没错,她就是大导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 Francis Ford Coppola的太太,本片是81岁高龄的她的处女作。再看看酒店墙上到处是第68届戛纳电影节的宣传海报,英格丽·褒曼 Ingrid Bergman的头像赫然醒目,如果是喜欢电影的朋友,科波拉和英格丽·褒曼应该没有人不认识。

导演客串

行李交给bellman之后,安妮走出酒店,四下寻找丈夫。顺便说一下,电影里戛纳电影节的闭幕和现实中是一致的,而且这个季节法国南部的景色特别美,我在考虑以后能不能召集一些小伙伴开展一次以电影为主题的集体旅行

如果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也对我的想法感兴趣,请在文章下面留言。

Look for Michael

回到电影,酒店门外,丈夫正在跟一个慕名而来操着法语腔的女子攀谈,此时男一号Jacques Clement出现了(一看名字就知道是法国人),雅克是安妮丈夫的合作伙伴,正等着接送他们夫妇去机场。

Chat with a fan

安妮找到丈夫后,先是雅克迎上去给了安妮一个贴面礼,问候语“你好安妮 Bonjour Anne”交待了雅克的国籍,也和片名相呼应,同时为接下来的故事一个完美的开端。PS:虽然我也曾到过法国,但是由于行程问题,戛纳没有安排在内,所以暂且在电影里过过瘾吧。

有记者上来找迈克尔拍照,看来他在圈内是个有头有脸的成功人物。但滑稽的是,记者特意把安妮搁置在取景框之外,果然她只是跟着丈夫来戛纳打酱油的。

Take a photo

问候之后,雅克顺带着夸了一下安妮You look lovely,丈夫还将信将疑地反问一句,看来这个法国大叔嘴很甜。

随后,他们一行三人乘着专车出发,沿途看到一张《终结者:创世纪》(Terminator Genisys 2015)的海报,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2015年,正好与第68届戛纳电影节的时间相吻合。

Terminator Genisys 2015

车里飘出的音乐是La Croisette La Croisette是戛纳的一条海滨大道。雅克转过身看了一眼正在抚捏耳朵的安妮,已经注意到她耳朵不舒服了,但随即身旁的丈夫和雅克聊起了剧本,丈夫对剧本还算满意,classic and commercial,带点经典又很商业,这不正是市场所需嘛,雅克一拍手:那咱们赶紧拍吧。聊天之际,安妮自己一个人做起了数独。

Sudoku

中途雅克叫司机靠边停车,他怕迈克尔夫妇飞机餐吃不习惯,买了些法棍和当地的香肠,还有第戎地区产的芥末 Dijon mustard,法国名厂 Edmond Fallot 制造,雅克的热情好客和迈克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外,他还给安妮买了耳朵滴剂,真的是太贴心了。

特意留意了一下 他们的车是雷诺
Dijon mustard 希望以后有机会到戛纳可以尝一尝
drops for ears

此时,迈克尔又开始抱怨起摩洛哥的导演,道具用死山羊不行非得要骆驼,引诱女主角,还在片场大闹,迈克尔已经想换掉他了。顺便说一下,Morocco这个国家我一个朋友圈的网友去过,手机随手一拍就足以赏心悦目,而且现在对中国免签,所以这个也可以MARK一下,到时候可要温故一遍《卡萨布兰卡 》(Casablanca 1942)。我厚着脸皮从ta那儿要了两张,ta还有很多在摩洛哥照片都非常美,并且在当地待了十几天,法语进步神速。

连台阶都是彩色的
纯真的笑脸

说回电影,雅克安慰了一下迈克尔,毕竟人家导演了三部榜首电影,架子大嘛,你就不要恼火了。聊着聊着又叫司机靠边停了,不会又遇到老熟人要买特产吧,夫妇俩一头雾水,果然这次端上来一篮子草莓,看得我都流口水了。我小时候在自家地里种过,可气的是我自己都没吃上,就被村里一个家伙偷吃了。

fraise

到达机场后,公司给夫妇俩派了私人飞机,工作人员说机舱压力会加重你耳朵的疼痛,不建议乘飞机。安妮决定搭乘火车,直接前往巴黎,让迈克尔独自去布达佩斯。但是这个时节电影节刚闭幕,火车票也买不到,为难之际,迈克尔主动提出可以照顾安妮,正好他要去巴黎开会。所以,此处算是本片的第一个情节点,也是故事的开端,戛纳顺其自然成为了他们旅途的起点。

Plot 1

Part 2

采纳了雅克的慷慨提议,迈克尔就上飞机前往布达佩斯。安妮和雅克两人的旅途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flying to Budapest

正当安妮准备坐上雅克的爱车标志雪铁龙时,雅克却绅士地伸出手臂,带她一起共进午餐,安妮从之。

Peugeot

这家餐厅远离戛纳热闹的海滩,难得一处清静之地,果断mark。

安妮的包应该是Tod's的牌子

察觉到安妮有一丝小紧张,雅克开始了他温热的熟络大发,让美女放松,尽情享受好天气和美味的午餐,并推荐了红酒,一开始安妮是拒绝的,但是这是法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一起看看他们都吃了些什么。

这半个侧脸跟《托斯卡纳艳阳下》里一样美,但是明显这部片子里老了许多,毕竟已经十几年过去了,anyway,女神风韵犹存
撩妹大法,可以跟雅克学
葡萄酒是 Châteauneuf-du-Pape 教皇新堡干红
吃饭前不忘拍照 这跟我们吃饭前发朋友圈一样

新堡干红自然要配巴约纳烟熏火腿甜瓜 ham de Bayonne and melon,安妮赞不绝口。

火腿和甜瓜
新堡葡萄酒

餐间难免有soufflé一样的交易要约进来,好在安妮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拿起Leica C又是几下clic。雅克大叔借安妮的信用卡订了家很好的客栈酒店,安妮先是吃了一惊,但是看对方是为了考虑自己休息,而且大叔说了,这可是松露季节 truffle season哦!好吧,你是东道主,你说了算。午餐音乐请移步Lunch in Provence

看样子今晚是赶不到巴黎了

午餐过后,二人正式上路。出发前雅克说了这句话

So let's pretend we don't know where we're going or even who we are.

假装我们不知道将要去哪里,甚至不知道我们是谁。这句话我要背下来留着以后撩妹用,哈哈!顺便放上一曲Mozart装X。

无论城市还是乡下的街道,都是窄窄的,高低不平,不过这条道好整洁,让我想起了一部 雅克·塔蒂 Jacques Tati 的法国喜剧电影《我的舅舅》(Mon Oncle 1958)
法国喜剧电影大师雅克·塔蒂的于勒叔叔三部曲之一

途径圣维克多山 Montagne Sainte-Victoire,雅克介绍说这是本地区的地标,查了下维基百科,位于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 Provence-Alpes-Côte d'Azur

圣维克多山的位置
圣维克多山 有点像我以前去过的北京凤凰岭

它是很多作家和艺术家青睐的题材,尤其是现代艺术之父 保罗·塞尚 Paul Cézanne,去年雅克在 Aix-en-Provence 看了他作品的绝美展览。说起绘画,这也无疑是他们引以为豪的地方,要不是安妮提醒,前面一辆卡车都追尾了。

雷诺和标志并驾齐驱

雅克给安妮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认识的纽约人都很伤感,可没画里表现的这种意境。

the famous painting
镜头在此特意停顿了一下
继续前行,路面好干净啊
人家说夏天要去法国南部,看来是真的

来到一处服务站,雅克是个比较随性的人,跟大多法国人一样,不喜欢那么赶时间,每小时就要歇一下,抽支烟、伸伸腰、跺跺脚,顺便给爱车喂口水。

service这个单词跟英语一样,不过读法不同,话说英语从法语借了很多单词,因为自古隔着英吉利海峡的英法两国交流就很频繁,尤其王室贵族和上层社会,那时候中下层的人才说英语
she gets thirsty

安妮说自己的父亲也爱抽烟,一天2包骆驼,56岁就去世了。我想起了前几年和Kaya在LangFang希尔顿酒店的一个酒廊里头偷着抽了一支,被我加拿大的一个好友Stephen看到了,他表现很生气,因为他家人有因为抽烟患上了癌症的。(至于Kaya是谁,以后我会在其他的文章里介绍)

旧石墙和城堡

罗马人曾经经过此地,普罗旺斯曾经是罗马的一个省,雅克继续津津有味地介绍沿途风景。

Driving is the only way to see a country

也许,开车是欣赏一个国家唯一的方法。(那中国的话是不是应该坐和谐号或者复兴号?)音乐请移步On the Road

大片盛开的薰衣草
美不胜收 令人心驰神往 Lavender in Bloom

雅克带安妮来到Aqueduct高架渠,是2000年前罗马掌权时期为了打动臣民而建。I'm happy to be here with you because it's the first time I've come back here since I was a kid. 雅克对安妮说的这前半句话,我以前也说过,关于薰衣草的约定以后我会在另外的文章里介绍。

这是一张官方剧照
Anne touched the stone walls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雅克不小心碰到安妮的手,虽然他们的手都已经不像年轻人那样嫩,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后来渐渐产生情愫。

touching unexpectedly

(等我老了,也要去这里走一走。)

playing hooky

一起买榛子味noisette nocciola冰淇淋,黑醋栗cassis和草莓味fraise des bois也要尝一尝。选择恐惧症,索性三种口味都买了。

夏日冰淇淋

关于这个冰淇淋,相信很多电影里都出现过,不过吃得最优雅的还要数《托斯卡纳艳阳下》里的 琳赛·邓肯 Lindsay Duncan,凡是看过此片的人一定会印象很深。

两人在河边打水漂。

official post
wild lupine 野生羽扇 安妮说California也有

这个让我想起了法国导演 埃里克·侯麦 Eric Rohmer 的《秋天的故事》(Conte d'automne 1998),里面的花花草草也不少。

埃里克·侯麦也是我最喜欢的法国导演之一,代表作《人间四季》

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字数太多也没耐心看下去,电影还有五分之四,剩下的部分我会另起篇幅,敬请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