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吻

        序

        如果你爱我,就来吻我。不愿意献出你的全部,凭什么说爱我。

        第一吻

        炎热的夏日对于我这样一个不停奔波在人群中的保险推销员来说,无疑是残酷的,我奔走在烈日的街道上,准备奔向下一个潜在客户,老邻居给我介绍的一个身胖体宽的中老年妇女,每天唯一伴随她的运动就是傍晚的广场舞,脂肪肝和高血压随时威胁着她的健康,一份健康人寿保险对她来说是一份绝佳的选择。

我吃力的挤上地铁,闷热的天气让地铁内像是蒸炉一般,我松了松领口的领带,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还要把自己打扮的像是衣冠禽兽一样,保险推销员的酸楚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懂,若不是一个月几万的业绩提成做诱惑,我难以说服自己仍然在坚持这样的工作。和我受不了这鬼天气的人同样大有人在,面前坐在长椅上的妙龄少女,将胸口拉的很低,晶莹的汗水从颈部光滑的皮肤上缓缓滴下,流入深不见底的领口,炽热的天气让她有些焦躁,不断地扯着自己的领口,一抹呼之欲出的雪白若隐若现,让人遐想连篇。少女恰好抬起头,与我四目相对,我不需要镜子也能猜想到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猥琐,被突然起来的目光瞪来羞愧难当,少女意识到我的目光聚集处怒目圆睁,狠狠瞪着我,目光里透露着无数的刀锋。我连忙移开目光,羞愧的站立不安,心里暗暗叹息,纵然我的薪资让同学们都暗暗羡慕,却还是难以逃脱27年的光棍生涯,我的春天到底在哪里。

正愣神之中,身前的美女站了起来,发根上的香气向我扑面而来,我惊愕地本能后退了一步,美女瞪了我一眼,走出车门,我这才发现我到站了,匆匆跟了出去,美女更把我当成了尾随她的变态色魔,吓得加快了脚步,高跟鞋踩着地上哒哒作响,我连忙慢下脚步跟她保持距离,一脸的哭笑不得。

”你好,请问福源西路是在哪里。“我感觉有人拉了拉我的背包,身后响起一个轻柔的女声,我转过头,一个姿色碾压刚才少女的女人立在我的面前,这个女人看上去年龄不足30,妆容浓淡正相宜,靓丽但不妖艳,性感又不失单纯,可以形容……很闪亮,突然汹涌的人群全都成了背景,我的眼前变得只剩下她一个人,我竟一下子看呆了神。

女人看到我没有反应,微微低了头,然后侧身准备走开,我连忙叫住说,“离这里很近,前面街上左拐就到了,我正要去那,我带你去吧。”

女人莞尔一笑,连忙道谢,那笑容像是冬天里的腊梅,冰化了所有的风雪。两分钟的路,竟像是走出了一部微电影,第一次和女人散步,这感觉……真不错。我心里正暗暗想着,女人停住脚步,说找到了,笑着向我道了谢,那笑容依然倾国倾城。我连忙摆手,目送着她离开,转身走进了老年公寓,迎接我接下来的种子客户。

一下午的谈判并不像我想的那么顺利,刚刚的好心情一扫而空,这个妈妈桑一般的女人拖着我唠了一下午的磕,丝毫没有机会提到保险的半个字,终于她看天色开始变暗,准备去跳广场舞,才下了逐客令,我这才说明了我的来意,随之而来的是一顿火山般的嘶吼,说她的身体健壮如牛,根本不可能出半点危险,给她推销保险简直是在咒她,劈头盖脸的把我数落了一顿,直到我灰溜溜的出逃出门。

走出公寓,我的坏心情并没有随之消散,因为我发现天空下起了雨,而我并没有带伞,我正想抬起头对着天空骂街,头顶立起一把雨伞,我侧过头,刚才遇到那个倾国倾城的女人,站在身边向我微笑,说道:“没带伞吧,正好遇到你,我送你吧。”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势必会给你打开一扇窗,这扇窗突然将我的全世界全部点亮。

我不安地和身边的美女共撑一把伞,身体僵硬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路上行人艳羡的目光让我不禁有点飘飘然,我还是迫使自己保持理性,努力和她的身体保持一定的距离,维持我的君子本色,全然不顾我的左肩已经沐浴在雨水之中,她似乎发现了有意维持的距离,竟主动把伞向我这边靠了靠,遮挡住我暴露在雨中的左肩,同时身体也紧紧贴在我的身上,香气扑鼻,我现在的状态用四个字形容的话,应该叫欲仙欲死。

在车站等车,我侧头望向她,她也在望着我,眼神里有无限春意,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意,只是感觉到现在她的目光无限的温柔,我从没有感受过如此温柔的目光,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想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紧张地说道:“谢谢你,没有你我恐怕就淋成狗了。”她邪魅地看着我,嘴角弯出一道好看的弧度,跟我说:“你下午不是也帮过我吗,我们扯平了呀。”说罢,她的脸离我更近了些。我能感受到额头上滴淌的并非雨水,“那只是举手之劳……”一句话没说完,她白玉般双臂环住了我的脖颈,下一秒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她的双唇贴上了我的双唇。人生的第一次初吻,像是猪八戒尝了人参果,完全没有准备来品尝她的味道。路边的行人不禁纷纷侧目,看着这一对情侣在雨中浪漫的接吻,可是谁能想到,我们只是相识不到一天的路人,我人生的第一次接吻,竟然是献给了完全相识只有短短半天,并如此惊为天人的美女。我的桃花来得太突然,我变得无从招架。

第二吻

她把我送到了家,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我顺其自然地把她带到了家里,但是那一晚我们分开睡,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是个不经世事已久的宅男,不会什么推拉技巧,,她也没有再次主动的意思,但是我的心里仍然炸开了花,难以说服自己 坦然接受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那一晚,我翻来覆去迟迟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

第二天一早我匆忙走出房间,生怕昨天发生的只是自己太过真实的一场梦境,还好她就在沙发上慵懒地坐着看书,我重重松了一口气,"怎么起的这么早,没睡好吗?"她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好极了,我只是习惯早起,没想到你一个单身狗还有客房。"我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也就是偶尔接待下朋友,不过我感觉我马上就不是单身狗了呢。"她被我的话逗乐了,双手环住我的脖子,我忙把嘴贴在她诱惑的双唇之上,沦陷入她的温柔之中。

正当我的双手无处安放,企图找到一个栖息地,她推开了我,笑道:"你该去上班了吧,别迟到了。"我恋恋不舍得从她的温柔中移开,突然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连黎源,你呢。”“小柔。”她温柔的说道,我心里暗暗吐槽,竟然还用小号,这妹子不会只是想和我一夜情吧。可是今天是公司总结会,我可丝毫不敢耽搁,来不及乱想,只得匆匆整理好衣服,出了门。

昨天那个妈妈桑正好是我完成业绩的最后一单,没完成指标的总结会对我来说犹如噩梦,看着其他销售兴高采烈地拿着绩效奖金,我此刻简直如坐针毡。中午吃饭我一个人坐到角落里,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并非是因为没完成业绩让我心情阴霾,而是从天而降的桃花让我心情仍然无法平静,我需要一个人调整一下心情。

小李拿着炸鸡饭到我的对面坐下,问道:“你没事吧,怎么看着你的脸色不太好?”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本月度销售冠军,还得过来讽刺我一下吗?”

小李似乎不像是跟我开玩笑,说:“不是啊,你的脸色真的很难看啊,你最近是不是没休息好啊。”

我心里一慌,不会是这小子撞见我昨天和美女进楼,来试探我的吧。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摆摆手:“是啊,昨天晚上打王者荣耀太晚了,有点累。”

小李不懈地痴笑我了一下,:“一个常年上不了钻石的弱鸡还挺痴迷。”

“切,我才玩了一个月,等我上了王者带你。”话题终于被我巧妙地引开了。

第三吻

下午的我哈欠连连,应该是昨天没有睡好的原因吧,可是我的精神却一直都是恍惚状态,好像喝了一斤白酒,我在桌子上托着腮,调整了自己的精神状态,盘算着晚上怎么给小柔一个惊喜。金屋藏娇让业绩失败对我的心情影响降低为0。我去商店挑了一件感觉美翻了的连衣裙,“您好,8999元。”服务员对我亲切的笑道,我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潇洒的把信用卡递给她,一个天天宅在家里玩游戏的屌丝,卡里早已攒了一大笔钱无处花,服务员看到我潇洒地给卡姿势更加毕恭毕敬了一些,笑着双手把卡和袋子递到我的手里,身体微倾地恰到好处,这种感觉真好,我吹着口哨走回家。

        小柔在家里为我开了门,帮我脱下外套挂在门后,像是结婚好多年的老夫妻,我的心里幸福感更高了,我把连衣裙递给她,让她去换上,她眼中闪烁起少女的光芒,回屋换了装出来,简直像是仙女。

        晚上我带她去了天空之城,一个在二十五层的饭店,窗外有一个大的长廊可以仰望星空,我们站在夜空之下,美景配佳人,我双手牵着她的手,四目相对,这情形我能想象到在旁人的眼里一定嫉妒死这对小情侣。

        “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会对我这么好?”我问她。

        “喜欢这件事情说不清楚。”她回答我,眼睛里却有我看不懂的光芒在跳动。

          我的脸慢慢靠向她,她这次却有些半推半就,想要闪躲,我却早已没有意识去选择,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嘴。那一晚,格外美好。

        第四吻

        第二天一早,她像昨天一样为我穿上西服,送我出门,踏出门之前,我回过头想要索吻,但是她笑着推开我,就是不让我得逞,我只能作罢,悻悻走出门。走在路上,路上的行人目光纷纷向我看来,难道我恋爱以后回头率也增加了吗,我刚想有些明明得意,可是从路上的神情来看,并不像是我的颜值征服了他们,由最初几个年轻女生的好奇,到越来越多的皱眉与惊恐,还有些许大妈体现出的同情,我越发被他们看的莫名其妙,直到公司同事越来越多的惊诧神色才让我有所察觉,小李拍拍我的肩,说你没事吧。

我连签到卡都没打,就奔向了厕所,脸上没有米饭,我呲起嘴,牙上也没有菜啊,可是我张开的嘴突然僵持住,我脖子上大片的密密麻麻的红点,看上去让人感到作呕,我深深咽了下口水,突然感觉喉咙十分干燥。

我将衣领立起来,遮挡住我的脖子,走出卫生间,同事们善解人意地没有把目光聚集到我的身上,我强装镇定地坐在工位上,不断给客户打着电话,不知道他们能否察觉我声音里刻意隐藏的颤抖。我感觉左臂痒得难受,右手抓上去,密麻的颗粒感,我撸起袖子,发现我的手臂同样通红一片,样子十分可怖。

心里的崩溃开始蔓延,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我才刚刚有了如此貌美如花的女朋友,为什么就突然有这么严重的皮肤病,一整天我都感觉在神游,老总知心地走过来,给我明天开了假,让我去医院看下,我感激地看向老总,转念一想,如果客户见到一个这样一个满身红点的业务员,再想办的客户也会被吓跑啊。

        下班后我买了白手套,立起衬衣的高领,这怪异的装扮依然聚拢了不少目光,但是比起早上已经要好的多。我回到家,小柔在沙发上睡着了,最近她变得越来越嗜睡,但是这正和我心意,我想悄悄地回到房间,把自己锁起来,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可是她睡着的样子好看极了,我的目光久久无法移开,我情不自禁得吻上了她的嘴,她突然睁开了眼,把我狠狠地推开,像是受惊了的小羊羔。我惊诧地被推到在地,她意识到自己情绪突然的激动,愧疚的扶起我,可是她的手却让我感到钢铁般寒冷。我心乱如麻,告诉她我没事,今天太累,要早点回房休息,她默默地点了点头,我回到房间脱了鞋就上了床,脑子感觉快要炸开一样,混乱中入了睡,脑子里想着第一要务就是赶快治好我的皮肤病。

第五吻

晚上我做了噩梦,我梦到我和小柔在医院的等候室的长椅上,我不知道我们在给谁看病,只是我们相依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从我们面前走过的人都纷纷把脸转过来,然后是一脸惊恐的表情,我感到不解,想问下小柔我到底得的什么病,刚转过头,看到的是小柔皮肤碎裂的脸。

        我吓醒了,床单上还能感觉到我留下的冷汗,我心有余悸的穿上衣服,没有忘记把自己包裹的十分严实。走出房门,看到小柔一如平常甜美的脸庞,我这才平复了下心情。

        “我今天请假去一趟医院,检查下身体,会早点回来。”我刻意把语气说的尽可能清淡,小柔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进一步询问我检查的病,感觉是已经觉察到我身体的变化。没有太多对话,我们两的心情都很低落,出门前我试探地想要亲吻她,被她扭头躲过了,“快去吧,我等你回来。”一句话宽慰了我的不安,我出了门。

        坐在地铁上,我感觉我手臂上的衬衣很重,我下意识地触摸了上去,很硬,我的左臂却没有任何知觉,我悄悄伸进衣袖,树干一般的触感,僵硬布满了皱纹,我慌忙拉下衣袖,一到站就奔下地铁,冲向医院,来到厕所,还好空无一人,我拉起衣袖和衣领,大片的青紫色,像极了恐怖片里的僵尸,我惊恐地触摸着自己的脖颈,这坚硬的手感让我感到陌生,我发疯一样抓着上面的皮肤,最可怕的是,脖子没有半点知觉。

        我突然感觉呼吸困难,我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挂了皮肤科,焦躁地在等候室里等待。进了诊室,医生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说话慢声慢气,有条不紊,可是当他抬头看到我,眼里却没有这个年龄应该展现的稳重,他问了我最近的饮食,泡澡的地点,有无前例和遗传史,得到的回答仍然让他摸不到头脑,甚至这病情隐隐能感到让他有些害怕,他的声音里有一些难以掩饰的颤抖。最后他给我开了一大堆药,说试用一段时间再观察一下,但是他神色里的挫败感却让我缺乏安全感,可是我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

        回到家,噩梦依然在延续,小柔失踪了。

          我发疯一样打着她的手机,找遍房间每个角落,没有任何她的迹象,甚至没有她存在过的迹象,她来之后我买的双人拖鞋牙刷都凭空消失,仿佛这房间里从来没出现过这样一个人一样。一切都变成一场梦境,然而我的身体变化却仍然是赤裸裸的现实。可是上天并没有完全封闭我的窗,在地板上,我看到一张旅舍门卡,小柔说过她之前一直住在旅舍里,这一定是她的住所。

        我将刚刚开的药,抹遍了我的全身,没有任何起效果的征兆,我换上高领风衣,戴上口罩,墨镜,帽子和手套,将自己全身包裹了起来,走出了门,我一定要找到小柔。

        在路上我的思绪不断在脑海里翻腾,因为她早已发现了我的皮肤病才突然对我敬而远之吗,可是她早上说要等我回来时,眼神里那种温柔却不会是假装的,那眼神里的爱意是不会骗人的,我无法说服自己接受这种假设,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找到她,因为我早已无法自拔地爱上了她,我已经没法失去她了。

有百度地图的帮助,找到旅舍并不是很困难,我用房卡直接打开了门,小柔果然在里面,只是我没想到这样一个外表光鲜的女人,竟然居住在这样的屋子里,房间里的衣物杂乱堆放,窗帘闭塞,房间没有照进一缕光,房间里还隐隐有发霉的味道,就好像这里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人问津了,可是小柔在我家只待了短短两天多。

          但是我已经顾不得思考这些,我冲过去抱住小柔,对她说,“我的病会治好的,你不要就这样抛下我。”

          她拼命推着我,说道,“你别这样,我没有嫌弃你,我爱你。”

          这句话让我心里重新燃起了火花,我强抱住她的脸,狠狠吻了上去,她从开始的挣扎,到放弃,被我重重地吻住双唇,嘴里却发出痛苦的声音,然后紧紧抱住我,仿佛这是我们的诀别一样,沉浸在我们狂热在亲吻中,不知道吻了多久,我只感觉我的嘴唇直到没有了知觉,我才终于被她推开。

        我突然感到有些头昏目眩,差点被她推倒在地,她拉住我,脸上已经有两股清流,那楚楚动人的样子依然感觉美若天仙。

        “黎源,对不起,碰上我,是你的不幸。”小柔此时痛苦的神色让人心疼。

        “怎么会,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运。”我说道。

          “难道你没有想过我们只见了一次面,我就那样迷恋你吗,短短一次面,我就选择在马路与你拥吻?”小柔喊道,那声音里让人感觉有一些绝望。

        “难道不是一见钟情吗…”我有预感,我要听到让人难以接受的真相,只是没想到这真相比我能想到的任何假设都要可怕。

          “别傻了,这世上哪有一见钟情,因为我不是人啊,我只是个靠吸人阳气的鬼魂而已,跟我亲吻七次的人必死无疑。”

          小柔的话让我大脑瞬间停止转动,我强迫自己保持最后的镇定,“你就算跟我分手也不用想这么荒诞的理由…”一句话还没说完,我就被钉在了原地,小柔双脚离开原地飘浮了起来,又慢慢落下,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话,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小柔继续神色黯然地说,“可是最后我发现我也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你,每次和我接吻后,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差,出现难以治疗的症状,直到七次,你就会毒发身亡。本来我以为只要保持不和你接吻,我们就能保持正常的情侣关系,可是我太单纯了,我还是预防不了你的每次接吻,而我又没办法告诉你真相,我只能永远离开你,你走吧,不要再想起我,把我忘掉。”

        第六吻

        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清楚,我感到现在的大脑十分晕厥,一种窒息般的感觉。我踉踉跄跄地跑出小柔的房间,跑了很远坐倒在马路边,重重地喘着粗气。不知道应该庆祝自己成功的逃生还是惋惜自己深爱的女人竟然是一个鬼魂,绝望和恐惧爬上了我的心头,路边行人的评论和恐慌已经让我无动于衷,我拖着疲惫的心情回到家,照了镜子,我发现我的整个脸都有了深深地皱纹,眼窝也深深陷了下去,像是真人版的僵尸,我的头炸裂一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跟公司请了长假,我现在这样也没办法再去发展客户,对老总理由只字不提,老总反复的逼问下无功而返,最后只能作罢,说了句让我注意身体。

我每天拼命擦着医院开的药,感觉能缓和一些,在家呆了快一个月,药已经用完, 我只得再次去医院开药,现在的皮肤已经在药剂的作用下表现没那么明显,也可能是被厚厚一层皮肤药覆盖而已。

只是在街上走并不会自吸引那么多的目光了,但我的身体却每况日下,心脏总是隐隐作疼,睡眠质量也十分差,爬楼三层就得停下来缓一缓,去一趟医院对我来说,也是异常困难。上了公交后,看到我包裹严实喘着粗气的我,竟然还有人给我让座,我也没太多谦让,毕竟我的身体确实此时格外需要一个座位,我坐定后抬起头,正对上那熟悉的目光,小柔就坐在我的对面一排,她看到我的神色同样惊诧,我内心的喜悦和恐惧并在,百感交集,这时小柔突然起身,想要避开我,可是站起的动作太突然,身子突然摔倒,她向车门倾斜了过来,我简单反射地上前接住了她,公交车恰好在此时来了个急刹车。她倒向了我,像偶像剧里那样,恰好我们双唇贴在了一起,公交车内响起了欢呼和掌声,一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不断拿手机拍着照,可是在我们心里都清楚这一吻意味着什么,小柔推开我匆忙跑下车,我一个人钲在原地,不知道该站还是该坐下。“追啊。”人群里爆发出一句起哄,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声音,但是在我脑海里慢慢变成了蜂鸣,我已经渐渐丧失了听觉。

        突然我双腿感觉一软,摔倒在公交上,这时起哄才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纷纷的议论,还是有好心人把我送到了医院,睁开眼,已经是医院的诊室。

        我看到门外急诊的牌子,身上的皮肤感觉开始不断衰老,心脏也跳动着越来越吃力,就像是在濒死的边缘。

            第七吻

        “你醒了?你的身体情况非常差,需要马上进入到重症室,你的家属在哪,需要紧急联系一下。”大夫看到我醒了,紧张的和我说了一堆话。

          “不用了,我没家属,在进诊室之前,我要先去办最后一件事。”医生拦住我说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必须留在医院,我不顾他的阻拦,说有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在马路上,没有口罩和帽子的遮掩,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和我保持着距离,有几个好心人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都充耳不闻,只是一直前行。

          终于,我来到小柔的旅舍,旅舍老板大吼着让我离开,不要惊吓到顾客,我用最后的力气跑到小柔的房间,小柔开了门,看到此刻的我充满了内疚和痛苦。

        “对不起,我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对不起,对不起。”小柔不断说着对不起,我上前抱住她,被她轻而易举地挣脱掉,现在我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都对抗不过。

          “我送你去医院,你还有救,快去治疗。”小柔拉起我,想要把我架起来,我反身抱住她,亲向了她。

          久违的口感,还是那样香甜,我闭上眼睛,想起了我们初识的场景,想到了她穿我送她的连衣裙转圈的样子,像极了仙女下凡,想起了为我打领带,我喂她吃鸡蛋糕,我感觉我的意识渐渐消散,眼前变得漆黑起来,嘴唇上美好的触感渐渐失去了知觉,但我仍然沉浸在被包裹的幸福中,即将陷入深不见底的海底。

        如果吻不到最爱的人,活的再久又和傀儡有什么差别,小柔,我爱你,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