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在乡村老家的新房子

题记:乡村老家的房子一天天新起来、别致起来,但常年住得很少,甚至一年仅住一次,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花那么多钱要在乡村老家盖新房?

农村变了,一条条马路延伸到了村中的每一户人家,一幢幢新奇别致的房子鳞次栉比的耸立在青山绿水之间,在各种农作物及房前屋后树木花草的掩映下,自是美仑美奂、各具特色。只是当你观赏这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时,又似乎在哪里少了些什么。究竟少了些啥,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这些特美特漂亮的小楼边,有许多没有鸡鸣鸭戏水的场景,更没有听到汪汪的狗吠,甚至这些房子的大门常年都没有打开过。这些房子好象只是用来装饰这美丽乡村,把这山水衬托得更和谐一些而已,并不是用来居家过日子的。

当到了年关,这些新奇别致的楼房,大门便敞开了,房前地坪上还有一辆、二辆或数辆轿车停着,来往的客人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便一户户多了起来,晚上这些房子里也是灯火通明,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把个村前庄后弄得热闹非凡。只有到了这个节令,才感觉到城市和乡村是相通的,城市和乡村是一体的。不用问,盖在这乡村老家的每一栋房子的主人都会回家过年来,这守护了一年的美丽楼房,才能真实发挥出一次应有的本领,才能真正派上一次应有的用场。这些房子就好象是专为这新年准备的,一到年关,这些房子才会变得生机勃勃,才可以好好地神奇一回。

这些房子的主人究竟是干嘛的呢?既然在乡下农村盖一栋房子,为啥一年才来打理照顾一回?想当然,既在农村盖房,就应该是农民。是的,的确大部门是农民盖的。这些农民却大多奔波在各种各样的城市,干着各式各样的工作,而且托儿带口,做着农民工,拿着虽不及城市居民、但远高于种地农民的工资。在外打拼得好坏,干没干出成绩,耸立在乡邻间的美丽楼房便会站出来给他们做一个见证。

只是这些房子也并不全是农民盖的,有好些房子的主人早已拥有了城市户口,在城市里工作,在城市拥有一套或数套房,甚或有许多的产业。但这些不是农民的人又咋会在农村盖房呢?其实说起来,这些房子还是农民盖的。因为这些房子的主人曾经就出生在这里,他们曾经也叫农民。他们的父母是农民,他们的父母或兄弟姐妹还是这里的农民。只是房子的主人根在这里,情在这里,于是还要在这里盖一栋房子罢了。耸立在这里的房子告诉你:主人出息了,主人忘不了这里,主人了不起!

我有个亲戚,工作干得风生水起,除了爹娘是农村户口,一家人都是城里人,在几个城市好象都买有房,爹娘以前一直住在村里,娘几年前去世了,住在老家的老爸虽恋着老家,毕竟年纪大了,拗不过儿女,老伴死后,也就随儿子进城了。虽进城了,但过年过节,或亲戚有事,总是往村里跑。于是我这位亲戚在今年,也在老家盖了一栋新房子。

盖这栋新房子,我这亲戚是全包出去的,可能因为忙,也没多回来。只有他的老头子时不时回来左看看,右看看,并不时会请匠人吃顿饭。直到房子落成之后好久,这位亲戚才回来住了一晚。刚好在那天,我碰到了他。于是我们之间寒暄了一阵,相互扯了些话,终扯到他新盖的这栋房子上。我问他,你家在外面有房子,平日里很少回老家来住,干吗非要花冤枉钱盖一个新房?即使偶尔要回来,你姐姐妹妹在村上都盖有新房子,在姐妹家住一下也不错啊。以后真想回家养老来,再盖房也不迟啊?

他说,老家盖个房子,就是一个根,不管在哪里混,混得好坏,根总是在这个村子里。老爸还健在,现在盖这个房子虽欠点帐,但圆了老爸的梦,也算是尽了孝。老爸总叨念村上这房好那房漂亮的,现在盖个房让老爸高兴高兴,兴许老头子还会多活几年。再我们这辈人,都吃着这里的苞米土豆长大,等自己老了,还是想回来的。现在搞好了,以后回来,就不想事了。

他这番话,大部分我想应是他的真实想法。但到时会不会真的回老家住还不一定,但圆他老爸一个梦是绝对真实的。在农村的房子,其实在很多从农村走出去的人心中,恐怕是享有着无以比拟的崇高地位,那怕每年只能回来住上一次,但在这老家的土地上,房子是非盖不可的。这房子不仅代表对家的情结和眷念,更有脸面、荣耀与地位。

无论在哪里谋生,无论离老家多远,无论在外面干得好坏,老家的房子就是自己永远的牵挂,永远的归宿。荣归故里,告老还乡可能融入了很多人的骨子里。老家的房子在,根就还在。老家的房子越好,便越有成就感。老家的房子不仅是根,还是一条退路;老家的房子不仅是情,还是一种寄托。

老家有房在,总就会回来得勤些,回来得勤些,老家的亲情、邻里之情总会维系得好些。下一辈可能会彻底忘了乡下,但我们这一辈从小就已和乡村联系在一起,乡村的山水、乡村的一草一木都已融到血液里面去了。尽管如今天天在城里上班,天天过着城里人的生活,总觉着自己还是个农村人。儿时的每一幕,乡村的每一处都是忘不掉的,自己没时间与精力去守护,就让我修一栋美仑美奂的新房子来守护吧!只要老家有房子在,隔三差五的就会回去看看,家或许就完整些,亲情就会浓些,遗憾自然就会少些。

其实,很多在外打拼的人,年老后,真能回到农村养老的话,养些鸡、种些菜、去乡村小道上遛遛狗、去河边钓钓鱼,邀几个老人一起喝点小酒、打点小牌,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应该是一种很有情趣的生活。

这些盖在乡村的房子,她不仅是一个住所,她更是一个真正的家。一家老小,兄弟姐妹,不管平时离得多远,不管平时多么忙碌,但只要一到年关,一到春节,大家都会奔到老家的房子里来,来享受这个真正的家。老家的房子便尽情地让一大家子享用,等这个春节过完,大家各奔东西后,老家的房子又开始默默地守护、默默地守望。

于是,处在乡村的老家房子只有变得新起来,变得漂亮起来。来承载这个时代给她的责任与担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