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2之曲尽不散,第1章

七百年前,

昆仑山脉,

火把,火盆照亮了黑夜。

昆仑山内,小动物们四散逃窜,鸟儿虫儿都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临近山顶,猩红的鲜血顺着山体流下,宛如一条溪流。

空旷的山顶上,数以万计的狐狸尸体堆积成山,毛色各异,却皆是死状可怖。

鲜血灌溉的周围树木连树叶都纹丝不动,似是察觉到了这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

家服各异的修师聚集在尸山前,议论纷纷。

“都在这儿了吗?”

“可有人见到灵狐?”

众人面面相觑,皆摇头。

“找!一定还有幸存的妖孽!今日不除妖孽誓不罢休!”

领头人一声令下。众人立刻分散开来,地毯式搜索。

。。。。。。。。。。。。

此时,就在尸山的正下方,透过厚厚的地面,一个小小的巢穴内,一只大兔子怀里正圈着一个白色的小团子。

大兔子用心里传音安慰怀里的小团子,

“不哭,不怕,不怕,不能出声,会被发现的。”

怀里的小团子沉默了片刻,动了动,展开了蜷缩的身体,小小的身体,屁股后是九条雪白的狐尾,头上却长着一对兔耳朵。却有着不伦不类的可爱。

浅棕色的小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心里传音,稚嫩的声音传入大兔子的脑中,

“婶婶,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要来杀我?”

大兔子用兔爪摸着他的狐脸,心如刀绞的摇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忽的,上方土地开始往下渗着鲜血,大兔子一把将小兔狐的脸埋入自己怀里,不让他抬头看。

族人的鲜血透过泥土,滴落在小兔狐的背脊上,染红了他雪白的毛发。

感受到背上渐起的湿冷,小兔狐浑身微微颤抖,泪水倾斜而出,打湿了大兔子的毛发。

爹爹,娘亲,族人对不起。

。。。。。。。。。。。。。。。。。。

七百年后,

云梦莲花坞,

江枫眠正坐在前院的石桌边喝茶,忽的,大门被人推开。

一个小姑娘兜着一怀的莲蓬走进大门。身后还跟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

“阿离,这是?”

江枫眠疑惑的问自己女儿。

江厌离将怀里的莲蓬放在桌上,身后的小男孩约摸六七岁的样子,浑身脏兮兮的,目光中满是胆窃,紧紧抓着江厌离的衣角,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样。

“爹,”

江厌离将小男孩从身后拉出来,道,

“这是我方才在莲湖边捡到的小孩子,他好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

江枫眠一脸笑容,伸出手,温声道,

“过来,到叔叔这来。”

许是看他面善,小男孩犹豫片刻,颤巍巍伸出手,将脏兮兮的小手放入江枫眠宽大的手掌中。

江枫眠将他轻轻拉过来,抱在自己腿上做好,轻声问,

“你可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父母何在?”

小男孩脏兮兮的手指挠了挠鼻头,小声回答,

“我叫魏婴,字无羡。……爹娘……都……”

小男孩低下头,眼泪已落。

江枫眠不顾他浑身脏乱,将他抱紧,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道,

“阿羡别怕,以后你就留在莲花坞吧。和阿离阿澄一起好不好。”

小男孩又挠了挠鼻头,怯生生看了眼站在一边的小姐姐。

察觉到他的目光,江厌离嫣然一笑,伸出纤细的小手,柔声道,

“羡羡,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姐姐了。”

小男孩颤巍巍伸出小手,两只小手握在一起,三人皆是一笑。

。。。。。。。。

十年后,

云梦莲花坞,

“魏无羡!你给我站住!!”

一声大吼,划破了莲花坞安静的上空。

一黑一紫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追逐嬉闹在水天一色的长廊上,跑在前头的黑衣少年边跑边喝酒,身后紫衣少年一脸怒容,边追边骂。

长廊尽头,一个紫衣女孩正一脸笑意的看着玩闹的两人。

见到她,魏无羡加快脚步,一闪身躲到她身后,噘着嘴撒娇,

“师姐~江澄打我~”

“魏无羡!你要不要脸!!”

江澄站住脚步,指着他鼻子骂。

“好啦。你们两个几岁了,怎么又吵起来了。”

江厌离无奈的护在两人中间,看着自己这两个淘气弟弟,无可奈何。

“你问他!”

江澄瞪着魏无羡,恨不得一剑斩了他。

“我也没干什么呀。”

魏无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声道,

“不就是把你养乌龟的水换成了酒嘛。”

“你!”

江澄一脸怒容,却被江厌离抬手打断。

江厌离转身理了理魏无羡有些凌乱的头发,轻声斥责道,

“羡羡,怎么能如此顽皮,小乌龟也是有生命的。不可随意践踏。”

“我没有。”

魏无羡一脸不服,语气却软了很多,

“我以前养过,谁说乌龟不能喝酒了,兔子都能喝酒呢。”

“兔子喝酒你看见了。?!”

江澄一副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看着他。

“好啦。阿澄你少说两句,不要再吵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若真是死了,阿姐再给你买一个好吗。”

江厌离安慰道。

江澄狠狠瞪了一脸得意笑容的魏无羡,冷哼一声,别过头。

江厌离笑着道,

“爹娘找你们有事,快去吧。”

“哦”

两人难得默契的点头,往前殿走去。

“江澄,我跟你说,你那乌龟不动,它肯定是醉了,不是死了,你信我!”

魏无羡快步上前,一把揽着江澄的肩道。

“滚!”

江澄一个侧身,甩开他的手。骂道。

魏无羡看着他的样子,白了他一眼,退了几步,跟江厌离走一排,把江澄一个人丢在前面。

。。。。。。。。。。。。。。。

前殿内,

“蓝氏听学?”

听完江枫眠的话,魏无羡一脸疑惑的问,

“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去啊。”

“你凭什么不去!”

江澄白了他一眼,道。

“你一个人去不就行了,去那么多人干嘛。”

魏无羡回了他一个白眼道。

“阿羡。”

江枫眠早已习惯了两人的斗嘴,笑道,

“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去的。你从小到大,从未出过云梦,如今这机会甚好,你也该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与其他世家公子接触接触。”

“哦。”

魏无羡挠了挠鼻尖,乖乖点头。对于江枫眠的命令,他还是会乖乖听的。

一直坐在一边旁观的虞紫鸢忽然开口,

“你们也该出去见见世面。听闻那姑苏双壁素来雅正端方,温文尔雅。此去多与他们学学,也好改改你们那顽劣的性子。”

闻言,魏无羡低下头,挠了挠鼻子,小声嘀咕道,

“有那么好嘛,八成是讹传,还姑苏双壁,我和江澄还云梦双杰呢。”

虞紫鸢拍桌而起,怒道,

“一个驴脾气,一个玩世不恭,还云梦双杰,说出去也不怕丢人!”

“娘!别生气,阿羡就是随口一说。”

江厌离赶紧上前,推着虞紫鸢就往偏殿走。

虞紫鸢一甩衣袖,也算顺坡而下,任由江厌离推着自己走了。

“都起来吧。先回去准备准备。”

江枫眠看着两人,微笑道。

。。。。。。。。。。。。。。。。。

姑苏蓝氏

“兄长,你找我。”

蓝忘机迈步进入寒室,对着蓝曦臣拱手一礼。

蓝曦臣点点头,抬手示意他坐。看着他坐在自己对面,才轻轻开口,

“忘机啊,明日各世家弟子便要入住云深不知处了。”

此事早已开始准备,蓝忘机自然知晓,只是疑惑为何兄长要特意唤他来说,便轻轻点了点头。

蓝曦臣微笑着道,

“今年听学不若往年,来人甚多,云深不知处前些时日重修客房,现下还未完工,所以,你住的院落有两间房,正好多出一间房,明日可能会有世家弟子入住,兄长也是无法,不知你可愿意。”

蓝忘机抿了抿唇,沉吟片刻,道,

“兄长做主便好。”

蓝曦臣本来还以为他会不答应,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心下惊喜,口中便不由自主多话起来,

“忘机,此次听学,你便跟与我身侧,你也是时候该交一些同龄的朋友。”

蓝忘机盘腿端坐,微低着头,宛如一个乖乖听训的孩童。

“对了,听闻云梦江氏大弟子此次也会前来。这是他十七年来第一次出云梦,仙门众家还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听闻此人随性情顽劣,但修为不错,看书看谱过目不忘,是一奇才。我看倒与你一般。你们或许能处到一起。”

蓝忘机静静听着,抬起头,轻轻开口,

“略有耳闻。”

蓝曦臣轻轻一笑,点点头,

“那你便先回去准备吧。”

蓝忘机起身,拱手一礼,告退。

行走在山间小路上,耳边闻得几个路过小弟子的讨论。

“…………真的假的?”

“真的,江氏拜贴已回,上面确实写着魏婴两个字。说明他肯定会来。”

“听闻此人风神俊朗,口齿伶俐。是云梦众姑娘的梦中情人儿啊。”

“有那么好看吗?难道还能比得过我们家蓝二公子和家主?”

“那得见了才知道啊……”

“………………”

听着众人的议论,蓝忘机握剑的手紧了紧,沉默着迈步往自己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