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重生(12)——一个癌症患者的心路历程

10.住院检查

301肿瘤内科的病床很紧张,出院一个才能住院一个。住院和出院手续一般都在下午办理,住院的人眼巴巴的盼望出院的人赶快办完手续腾出病床,但着急也没有用,因为办理出院的人太多,办完一套程序下来需要等很长时间。住院的人,虽然心急如焚,但只能在走廊里等候,很晚才能住进病房,都很正常。

一般除了紧急病人,病人在住院当天,不安排检查项目也不进行治疗,真正的住院治疗和各项检查从第二天开始,但住院当天(我2月11日住院)晚上,医院会通知病人第二天的检查项目(一般第二天都是常规检查)。

我第一次住院时,第二天常规检查项目不少:有尿常规、便潜血、血常规、血生化、心电图、心脏B超检查。(注:后来每次在肿瘤内科住院,除了没有B超,这些常规检查项目都有。)

如果检查项目有需要空腹的(如:血生化、腹部核磁……),护士会在前一天晚上专门告知病人,晚上十点以后到第二天检查前不能吃东西。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在301住院,对医院规定不熟悉,住院的第一晚,睡的很早,20:30就洗漱完毕,早早躺到床上。这时楼道里也渐渐安静下来,忽然不知从哪个病床传来“劈哩叭啦……”拍打身体的声音,那是病人在敲打经络。在我第一次住院期间,那个声音每天早晚都会准时响起,这是病人自救的行动,是自强不息的斗志和对生存的渴望。

第一晚睡的很不安稳,老被楼道里和其他病房的声音吵醒。说起来很奇怪,我听力平常不好,这天晚上我却能听见各种各样的声音:什么病人家属的聊天声、楼道里的脚步声、护士查房的开门声、病人化疗的呕吐、咳嗽声、东西掉地的声音、隔壁病床的吱吖声,……

睡不着,我干脆就在床上练经络导引功(哪天我专门介绍一下这个功法),气在小周天大周天里循环导引,心慢慢沉寂下来,不知不觉中又睡去。

就这样,夜里几次醒来、几次睡去……

睡梦中忽然觉得眼前有明晃晃的亮光,原来是护士打开了房间日光灯。

‘’你是XX叔叔吧,把您胳膊伸出来,抽血。‘’护士说。

我迷迷糊糊伸出左胳膊,护士麻利的怕打、用橡胶管捆绑胳膊,朦胧间疼了一下,血已经被护士熟练的抽到几个试管里。随后,她撤针、松橡胶管,推着小车往外走,啪的一声关灯、关门,真帅。

我看看时间,刚刚凌晨5点。

困,还想睡。

迷迷糊糊的还没睡着,就听见楼道里,‘’啪嗒啪嗒‘’的墩布拖地声,不一会儿,病房门被推开了,有人进了卫生间打扫,一会儿,病房日光灯再一次被点亮,一个保洁员进屋拖地,拖地声在寂静的清晨中,分外清晰。

几分钟后收拾完毕,灯再次关闭,看看时间,刚刚5:40。

不睡了,打坐练功吧。

我盘起腿,双手合在一起,气沉丹田,闭目练起导引功,大小周天六个循环后,继续冥想,调动身体里的免疫系统去消融肿瘤。

时间在冥想中流逝,楼道里热闹起来,传来了病人和家属们说话和走动的声音。我也睁开了眼,继续进行干梳头、转眼球、鸣天鼓、叩齿、浴面……搓脚等一系列动作。(天天如此,后来又增加了推揉肚子。)

起床后,首先进入卫生间解决大小便问题,顺便完成了尿常规和便潜血的取样,送到护士站。由于昨天住院时大夫给我开了云南白药胶囊,昨晚就吃了两粒,别说还真有效,今天早晨就不便血了,我的心更定了下来。(但听大夫说,我的便潜血检查结果还是阳性,不正常。)

不到七点送早餐的就来了。

吃完早餐(其实是喝完早餐,流食就是三杯水。)天色已渐渐亮了起来,才发现窗户朝东,能看见朝阳。可是今天没有太阳,天气阴沉沉的,要下雪的样子。

八点多,天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一冬天没下雪,刚住院就下雪,人说瑞雪兆丰年,好兆头。

8:40,护士通知我去外科大楼一层做心电图。有个护士专门领着病人去做检查,她领着我们一群病人走的地下通道,原来这个医院地下都通的,还好人多,没人时还真有点阴森森的。

心电图检查很快,三下五除二就查完了。

回到病房时,窗外的雪花已经漫天飞舞,如鹅毛一般,但落地就化了。

一上午无事,午饭还是三杯汤/糊,没滋没味的。

下午几个朋友冒雪来看我,一番鼓励,有朋友的感觉真好,心里热乎乎,有力量,不孤单,真心感谢朋友们对我的无私帮助。

朋友刚走,护士通知我去外科大楼一层进行心脏B超检查,这个检查也不复杂,很快结束,听检查大夫说一切正常。正常就好!

这一天再没其他事,时间都用于读书、听书,用微信读书,现在手机的功能太强大了。

不知不觉间,一天又过去了,雪也停了,天地间洁白。

晚上护士通知明天早晨还要禁食,要去做腹部核磁检查(这是个重要的检查,确定肝转移病灶的多少与大小)。

晚上依然早早睡了,楼道里依然有人说话,半夜依然有查房,天没亮依然有清洁工来拖地、收拾卫生间……

半夜睡不着就冥想,早晨醒了依然练功。

早餐没吃。

这天的天气真好,天蓝蓝的,早晨的朝霞照进了病房,金灿灿的,原来房间面朝东方啊。

好天气心情好。

躺着床上听了一上午的书,送午饭的都来了,还没接到做检查的通知,桌子上又堆了三杯汤,两顿饭六杯汤整整齐齐摆在那里,不过看着那东西也没胃口,也不饿。

11:40,护士紧急通知我:赶快去门诊大楼地下一层核磁中心15号检查室做检查。

匆匆而去。

从肿瘤内科七病区到门诊大楼的地下通道真长啊。

今天中午核磁中心没休息,按规定,门诊各部门12点下班。我到达那里将近12点,看见大夫们工作台上摆着盒饭。

他们在加班,病人太多了,医生们真辛苦啊,感谢你们。

我做的是腹部加强核磁,需要输一种特殊液体,核磁检查之前要先在左胳膊埋个输液管。

在注射室给我扎针的是个男护士,少见。

我刚埋好输液管,见一个老人家冲进注射室,手上的针管突突的冒血,他来的路上,血滴滴答答滴了长长的一道红线,触目惊心,大有看恐怖片的感受。

那个男护士,倒是训练有素,不慌不忙、有条不紊的给老者处理那个冒血的输液管子,很镇静的样子。

…………

12:30,我终于做上核磁啦,只是辛苦了医生。

我躺进一个横放的大铁桶里,身体被厚厚的腹带捆好,胳膊向头顶举着,用泵给我输上液(凉凉的),保持这个姿势不能动,十几分钟后,感觉胳膊都麻了。但是大夫说开始检查后,再不舒服身体也不能动,一动这次检查就白做了,还要重做。

做检查时,还要配合医生的口令,“吸气、呼气、憋住………”,每次都到快憋不住而听到“恢复”时,大有如释重负之感。

光这些就罢了,那核磁机器运转起来,声音巨大,各种频率声音的组合,高高低低,“滋滋滋、咔咔咔、咚咚咚……”震耳欲聋,这才知道为什么检查室门口提供棉球的用途了,堵耳朵眼的。

事事皆学问啊!

感觉检查时间很漫长,身体都僵了。

这检查够受罪。没想到第二天还有一项核磁检查,盆腔加强核磁,程序完全相同,只不过不需要空腹了。

两项核磁做完,第一次住院的各项检查就全部结束了,医生说看到检查结果,就可以告诉我化疗方案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