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吃过五年的咖喱鸡,却依然毕业就分手

字数 3322阅读 473

我是颖王爷,我和朋友公子胡吃在一个古镇上开了一家叫“食不语”的小店,专做美食,也讲故事。我们想给每一道料理写一个故事,今天恰好是第三十八个。

食不语|咖喱鸡

“丙申年,己亥月,癸巳日,立冬。”公子从日历上撕下一页,文绉绉的念了出来。

“好快,转眼间半年都过去了,今年的桃花酒都要喝完了。”

公子对我的感慨置若罔闻,“你说,今天还会有客人来吗?”

“为什么会没有,这种时候,最适合温酒听故事了,不是么?”我靠着柜台盘算着还有多久过年。

“欢迎光临食不语,帅哥想吃点什么?”好久没听到公子主动揽客的声音,猛地听到还有点不太习惯。

抬眼一看,公子正引着一个食客入座,个子挺高,看起来有些胖,从衣着看得出家庭的优渥,但是算不得帅气,只能说眉眼间有种从容。

店里的桌椅刚刚才擦过一遍,阳光一照下飘着点水气,感觉仙气十足,公子不知从哪弄来一瓶兰草,翠绿的摆在桌上,倒也挺好看,他就在窗边坐下,看着桌上的兰草。

“我来这里,是想和你们说一个故事,顺便纪念一个人。如果你们能把故事写下来,给她看到,那就更好不过了。”他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看着花瓶。

这还是头一次见到专门来讲故事的客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照旧先让公子上了茶水,“那远道而来,要先吃点什么吗?”

“咖喱鸡米饭套餐就好。”,他说的很快,一点儿都没犹豫。“要半只鸡,洋葱少一些,胡萝卜和土豆多一些,辣咖喱粉两勺,不要香菜!”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很用力,大概又是一个不吃香菜主义者。“好的,不过咖喱鸡需要点时间,可能要等一会儿了。”

看到他点头,我便转身走进了厨房。这样的顾客真的很省心,虽然要求有些多,但是很少出现口味不合适的情况。有时候在想,要是所有的客人都这样子点餐,那该多么幸福。

虽然很多人都喜欢用鸡胸肉做咖喱鸡,但是我总觉得鸡胸肉总是缺点滋味,还是喜欢整只鸡来做,有种别样的满足感。

先把鸡肉去骨,然后切成小块,和生粉、料酒一起腌制十五分钟。

在炒锅里加入一块黄油,下蒜片炒香,然后倒入洋葱翻炒到洋葱呈微透明状。

再加入腌制好的鸡块,翻炒到鸡块变色,就可以加入土豆和胡萝卜,翻炒一两分钟后关火。

另取一口汤锅,把炒锅中的材料全部盛到汤锅中,加水没过材料,再倒入250ml牛奶和咖喱膏。

大火煮沸后转小火继续炖煮三十分钟,就可以出锅了。

等待的时候,大概就是听故事的好时间。

“你身上的咖喱味很浓。”我刚坐下,就听到了他的声音,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自己想吃咖喱鸡,却嫌我身上有咖喱味。

“我叫林凡,双木林,平凡的凡。”

“我是颖王爷。”

“我是公子胡吃。”公子难得一开始就来听故事了。

“说好了要给你们讲故事的,正好咖喱鸡还要一会儿,那我们先说故事吧。”

“今天是我和我女朋友交往五周年纪念日,她说过要在这一天,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旅游,只不过今天,只有我一个人来了这里。

我和她是大学同学,很传统的故事开篇,是不是?那时候我们一个班30多个人,只有4个女生,正好一间宿舍。一个高冷,一个蠢萌,一个学霸,还有一个就是她。”

“我真佩服林凡这张嘴,好端端三个姑娘,被他一说感觉都成了陪衬。”

“那时候她高数很差,我英语不好,我是学习委员,就撺掇着辅导员给班里成立了个互助小组。当然名单上肯定是我和她一组。

那好像是我第一次以权谋私,递交名单时总是担心会被同学说。好在后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只要一到周末,我就起个大早去图书馆占座,然后以一起复习的名义喊她。印象里最深刻的就是,她经常穿一件无袖的白T恤,配一条碎花裙裤,踩着一双凉鞋,看起来特别好看。”

“她的高数只花了半学期,就从积分符号都能写错变成了期末考99分;我的英语,一直到毕业,还是离425分差1分。”林凡说起这话苦笑一下,“要不是到毕业都没过四级,也不至于现在混得这么惨了。”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就是突然一天复习的时候,她写纸条问我:‘我今天好看嘛?’

我才发现她化了妆,淡淡的涂了一层口红,还把头发烫卷,比平时多了几分俏皮。衣服也换了身从未穿过的连衣裙,很可爱。

‘今天是我生日,陪我一起过吧!’第二张纸条又传了过来,我接过纸条,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心中暗喜,再看课本,平日里从来不懂的英语单词,都成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情诗。”

“那天晚上我们在校外一家餐厅吃了咖喱鸡饭,咖喱汁味道很浓,只不过全是鸡胸肉。她把洋葱夹给我,然后从我盘子里偷走了几块土豆和胡萝卜,笑着告诉我

‘咖喱鸡一定要用整鸡才好吃,有机会我做给你吃!’。”

“如果还能有什么话能比这句甜蜜,那一定她亲口告诉我:‘我想嫁给你。’”

“后来到了大四,她为了考研就从宿舍里搬了出去,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我那段时间忙着找工作和实习,但是舍友作息比较乱,经常通宵打游戏,所以在宿舍很难休息好,她就让我搬去和她一起住。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我真的没有忍住,假意推脱了一次便欣然答允,收拾了一只行李箱就般了过去。”

“其实她的房间并不大,只有20多平米,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小小的卫生间,还有勉强能放下一只电磁炉的小桌子,我们管那个桌子叫厨台。

搬过去的第一个晚上,我和她睡在一张床上,那是我第一次距离她那么近,侧过头就能感受到她的呼吸。我想做些什么,可是又不敢做,最后在她的额头轻吻一口,然后抱着她睡着了。

第二天,她破例没有早起看书,而是和我一起赖床,好好睡了一个懒觉。然后带我去超市采购了很多生活用品。拖鞋、睡衣、衣架、香薰、鸡肉、洋葱、胡萝卜、土豆、咖喱粉……

我提着两大袋物资从超市回家,一点都不觉得累,反而有一种就这样吧,和她一生挺好的,一辈子吧的感觉。

那天晚上,她站在小桌台边做我们的晚饭,是她说过要做给我吃的咖喱鸡。

她的动作很慢,也很轻柔,就像是电视中的家庭主妇一样。而我对厨艺一窍不通,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她洗菜、切菜,默默担心她会不会弄伤手。

那时候条件简陋,没有汤锅,所以她炒完食材后只能用电饭煲咕嘟嘟的煮咖喱,加热后房间里飘散开来都是咖喱的味道,很甜蜜!”

“晚饭的时候,我和她捧着两只碗围坐在小桌旁边,她很自豪的问我是不是很好吃。”

我就疯狂的点头,然后她就哈哈大笑,开心的吃下一大勺米饭。

后来这好像就变成了固定的模式,我每天早上起床做好早餐,然后去实习,晚上她就做好晚饭在家等我。”

“半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她如愿考上了心仪的研究生,而我也因为实习表现良好,拿到了公司的offer。”

“真好,爱情事业都圆满了!”

“可是,我却不觉得幸福。”

“为什么?”

“因为她想去的地方是英国,一个远到我永远触摸不到的地方。她得知自己被录取后,是哭着告诉我的。我知道,她不是喜极而泣,而是知道这一去就会是永别。”

“你们不考虑异地么?”

“我和她讨论过这个可能性,只是我们都是那种需要人陪伴的性格,让我们等一个人五年,很难。而且你不觉得,爱一个人,不能再身边为她付出,却还要让其受到约束很不合适吗?”

林凡的话让我无话可接,讪讪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是我的初恋,本以为牵过手就能到白头,没想到后来还是分道扬镳……”,

“再后来,她就生活在我的朋友圈了,我和她互不评论,互不点赞,互相是生活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看得到她有了新的男朋友,是个帅气的英国小伙,很像卷福。她也知道我身边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却都很像她。”

我没有开口,只是觉得这念头有些自欺欺人,“那你为什么今天还会来这里呢?是为了赴你年少轻狂爱情的约定吗?”

“不,我只是想在这里讲一个故事。”,林凡举起手机,我看见他的屏幕上是最新一条朋友圈:

“曾经有一个姑娘爱着我,每天给我做好吃的饭菜,然后一边吃一边问我,如果我吃胖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总是笑着告诉她“怎么会,对我来说你很重要。就是无论你多重,我都要你。”

后来,她真的变胖了,衣服从S穿到了XXL,然后我就和她分手了。

很遗憾我没有能够告诉她什么是真爱,我只是用自己的行动教会了她:人会变,别轻信!

对了,今天这家店的咖喱鸡闻起来真香,和她当年做的几乎一模一样。”

那么,今天的故事就这样吧!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