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她(二)

   他均匀的呼吸拉回我的记忆,看着如孩子般的睡颜,我哑然的笑了笑,帮他盖上了毯子。

  邓叔透过前视镜看了看我,继续专心开车。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我把自己圈在小小的角落里,望着宁静而繁华的街道,我打开手机发现已经是新的一天了,过了今晚,这个城市便和我没有关系了,过了今晚,我和这个男人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看他睡得那么熟,没舍得叫醒,只是让邓叔在我住的附近停了车。

  “邓叔,让他睡会吧,到家了在给他说。”我轻轻的关上车门,看着车子翩然远去,没有了踪影才转身朝楼上走去。  

  回到家,给手机冲上电后才发现28个未接电话,不由得撇了撇嘴,去洗澡了。我以为应该一夜难眠,却没有料到是一夜无梦,累了吧,坐了一天的车,不累才怪呢。

  乐乐的电话把我从周公那里给拽了出来。我迷迷糊糊的的接了电话,却被这丫头给一阵狂轰乱炸:“你怎么还睡,不是说好今天去逛街的。给你15分钟把自己收拾的利落点,我在你楼下。”  

  还没等我回话这丫的就把电话给我挂了,我赶紧遵从老佛爷的旨意把自己给收拾了个利落,然后马不停蹄的下楼会师去了。  

  也许是没有料到我这么神速,她看了半天没有反过劲。最终一脸看破奸情的表情说:“今个是不是约了那个帅哥,这么速度。” 

  我呵呵呵的笑了笑说:“恩,也算是吧。”  

  上车后,乐乐不明所以的问:“你今天想去哪里逛呀?你们时尚圈有什么好东西推荐一下,也让我赶个潮流,省得那些黄毛丫头说我OUT了。” 

 “去看看我们上次看到的那个保健仪器吧,我想今天买了。以后也不一定有机会了。” 

  乐乐白了我一眼,没有好气的回敬道:“还是给你家老爷子买呀,不是,我说,你上辈子欠他的呀。就那德行你还上赶着脸去。”  

  乐乐从始至终都不喜欢我和他有什么关系,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可是好朋友就是好朋友,除了嘴上损我几句,其实心里蛮心疼我的。不是有句话叫“友情一旦玩真的,比爱情还刻骨铭心。”

  其实我也会想,如果我先认识乐乐,会不会变个开始,换个结局。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我认了

      感觉到我的低落,乐乐本能的腾出右手紧紧握住我,却被我给轻轻拍掉了:好好开车吧,我可不想上今晚的头条。

  她冲我呲牙咧嘴道:你这毒舌,我刚刚有点情绪,你就 诅咒我,你和你家老爷子真绝配。我想了想,郑重的告诉了乐乐:我明天就离开了,以后你们报道的时候客观点,别煽风点火的。他能走到今天真的太难,太苦了。他成熟,稳重像个儒士,偏偏有时执拗的像个大男孩,如同一矛盾体,却又融合的那般自然。你也知道他的为人,没有必要因为我就否决他的努力。

  乐乐目不转视的盯着前方,可我知道我的话她听到心里去了。

  我们在停车场下车时,我看了看时间,9点,还早,便给吴姨打个电话知道他还没有起床,便安心的挂了电话。乐乐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我皱了皱鼻子,挽着她的胳膊朝电梯走去。

  导购小姐很热情的给我们推销比较烧包的按摩仪器,我没有什么反应,倒是乐乐阴阳怪气的笑着,让身边热情的导购不知所措。

  我拍了她的手,示意她安静下来。她却在我耳边说:“真能装,你都来了几百次了,还不快点决定要哪一个?”

  我想想也是,早就想给他买个按摩仪器,这样我不在的时候,他也能好好放松,可却又总觉得不够好,又怕他不习惯用,就这样耽误下来了。现在,是不买不行的时候了。我果断的做了决定,其实也是以前看得比较合适的。   

  选定了按摩仪,我的心也放下了,便和乐乐随心所欲的逛着,也算是补偿一下我又要离开的遗憾。乐乐边试衣服,边和我打着商量:你在这儿换个工作不一样吗?干嘛一定要回去?现在哪里都不好混。

  我摇了摇头:我也该尽尽孝心了,你也知道留下,我会疯狂的。乐乐看到我没有想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也打住了,接着试她的衣服。

  我牵挂着晚上的聚会,乐乐也看出我的心不在焉,终于在12点把我给放行了:哎,就知道你不可能这么好陪我逛街,算了懒得和你计较,今晚玩得开心点。我把东西放在路边朝她挥了挥手,看着车子跑远后,给邓叔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我。

  邓叔帮我把仪器抬到房子后,我便教吴姨怎样使用仪器,看她熟练后,就让他们出去张罗今晚聚会要的东西了。看他们出门后,突然想起他们说我“财迷”,也是,逛了两个小时的街我都没记起要买些吃的,临了还打劫他一顿,苦涩的笑了。

  “你傻了,呆呆得的笑什么?”一个声音把我给惊醒了,我连忙回身,暗暗说道:妖精就是妖精,现个身都悄无声息的。

  他好像知道我在骂他,径直走到餐厅倒了杯水,不怀好意的说道:最好别骂我,后果你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