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方又进入梅雨季节了,整个城市都被潮湿与阴暗笼罩。爬满青苔的破旧楼房里,透着微亮的光,一双影子相互依偎着,若这样过一生该有多好?

李月在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从未变过。她那时候就和他表白,但是被其他小孩知道了,于是她成了奚落的对象。只有他,没有嘲笑也没有其他情绪,只是对她说“你好好学习,以后我们一起离开这里。”这成了李月的精神支柱,在无数次的奚落和无情的嘲笑中她从未低头,一直咬牙往前走。终于,在某一年的仲夏,他们一起逃离了那个小镇。

但是,外面的日子比想象中的困难,好在他们是一起。李月18岁生日的时候,她对程锦说“我们结婚吧。”他没有拒绝,只是说“等你到法定年龄,我们就结婚。”李月知道,他不会食言,就像是很久以前,他说会带她一起,现在他们已经在一起。

李月爱程锦,毋庸置疑。她放弃了自己,选择打拼供程锦上大学,她知道程锦优秀但是需要机会,她什么都不怕,因为她有程锦。李月的生活好像除了程锦就没有其他,对了。她还有工作,她在一家餐馆打杂工,还在超市收银,但是她总是独来独往,没有任何朋友。她期待回家,想和程锦待在一块,那样会有安全感,外面的这一切都让她有些局促。她喜欢家里爬满青苔的墙壁,还有屋内暗黄的灯光,这些都是她熟悉的,她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等程锦回来,当然程锦不会经常回家,但是她不在意,因为她知道程锦是属于她的,她喜欢在程锦回家的夜晚缠着他,没日没夜的纠缠,这样她才有些许实感。但是总会在缠绵过后失眠,她可以盯着程锦一整夜,好像这样就是一生,她多期盼这样过一生,但是她知道程锦不应该属于这个阴暗的房间,也不会只属于她,这样的想法总让她心慌,但是当程锦无意识的搂着她时,她又会讨厌自己的顾虑。

时间过得很快,程锦大学毕业了李月也到20岁了。但是一直到那年末,李月也没等到程锦之前说的结婚,好像头一次食言了。那年生日,程锦说“李月,再给我一点时间。”她泣不成声,这么多年都给你了也等你了,又何必再在乎这些呢?是的,反正她们是属于彼此的,谁也分不开。来年春天,李月终于摆脱了那个爬满青苔的楼房,程锦带她搬到了一个公寓,无论哪里都比那个旧楼房要好,但是李月却觉得有些拘束,他们依旧在夜里整夜纠缠,但是程锦从来没有再抱过李月,只是偶尔会摸摸她的头就离开了。是的,他们开始分房睡。一开始李月不明白,程锦告诉她自己睡眠不好,不想影响她休息。李月还特意去老中医那里咨询,给他熬汤,但是程锦从未喝过,只是说太腻了。每当这个时候,李月总是喜欢盯着程锦的眼睛看,而程锦却总是开始躲避。

李月说,想出去上班,程锦不允。李月只是摇摇头,背对程锦用细小的声音说“阿锦,我害怕,我想出去。”“出去?你去哪?要离开吗?啊?”程锦似乎生气了,他逼着李月直视自己,李月笑着说“阿锦,你高估我了,我这辈子除了和你在一起还能和谁在一起呢?”程锦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柔声说“那我帮你报个英语班,你去学英语好吗?以前你英语挺厉害的。”李月没说话,她听他的。

于是,李月又重新开始了学习,她不知道程锦的意图,她也不想去知道。班上的同学年龄层次都不一样,这些对李月没什么影响,因为她只是想听程锦的话好好学习,并不想有其他交际,倒是有个女孩一直想和她接近,反正李月也不讨厌就听她说,听她的以前听她的故事听她想要的以后。她说她叫若兰,因为她妈想要她像兰花般优雅高洁,没想到事与愿违一直都是个混混,李月偶尔也会被她逗笑,这时候她就会说“李月,你就应该多笑笑,多好看呀。”李月一直都对自己是半麻痹状态,她好像很少为自己而活,有时候她挺羡慕若兰的,多有生气,这才是女孩最好的模样呀。但是她又不一样,她只喜欢程锦,她只想做程锦的李月。程锦偶尔会问问李月,学习的状况如何,她总是一笔带过。程锦似乎早就习惯了,有时候会和李月一起去楼下散步,他总喜欢捏着李月的手,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空气里都透露着和谐,呼吸都能在路灯下跳舞,当然他们不知道,只是一直往前走,像是没有尽头般,李月总会在这个时候想要吻程锦,太过于真切而不真实,程锦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往往话到嘴边又不知说什么好,于是更热烈的回应,他想要她明白,这都是真实又鲜活的。

在李月生日那天,他们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家。程锦牵着她的手,慢慢走近房间,李月有些期待,她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在等她或许又什么都没有。程锦带着她参观每一间房子,她仔细的看着,不错过任何一个角落。最后程锦说“李月,你看我们会慢慢变好的,我打算今年自己出来做,你再等等我好吗?”李月没说话,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能说不行吗?她只是觉得程锦好像慢慢不属于她了,而她却一直属于他,从未变过。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若兰依旧在她耳边说着,只是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她说她要去上班了,去她爱慕的那个人那。李月想,原来是来告别的,若兰把电话留给她了,说以后一定要常联系。李月点点头,没有说话,对于其他人,她总是凉薄的,也不能怪她,她把能给的感情都给程锦了,留给她的已经所剩无几了。

就这样,冬天又来了。程锦的生意越来越好,越做越大。很快他们又搬了房子,李月却觉得越来越空旷,她总是一个人。程锦说要她多出去交际交际,但是她除了上课就是待在家,偶尔若兰缠的不行了,就会和她去见一面。但是听的最多的就是她和她爱慕的那个人的故事,不过好像那人不怎么喜欢她,可惜若兰也是个不回头的主,任别人拒绝多少次,依旧勇往直前。李月其实挺羡慕她的,或许在某个瞬间她也曾看到了自己 当年不过一切的一腔孤勇。于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李月已经没在英语班上学了她已经成了教英语的老师,虽然工作不高,但是适合她。程锦可能是生意越做越大,已经开始夜不归宿了也开始经常出差。李月也只是偶尔过问一下,从不多话。倒是若兰那边似乎进行的很顺利,甚至已经有过实质性关系,李月听到这个的时候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但是也没多说,只是看着她充满笑意的眼神,也觉得幸福。

那年春节,程锦说要回老家,李月拒绝。那是她不愿再回忆的地方,反正她没有任何亲人在那,不想在回到过去。程锦本还想继续游说,李月只是说“阿锦,就依了我这一回吧。”于是,程锦也只是说,好好照顾自己,很快就回来。李月点点头,笑着说“你去吧,不要担心我,玩的开心点。”程锦头也不回的走了,天好像更冷了乌云一直聚在一起却没下雨,似乎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等程锦回来的时候,李月已经准备上班了。头一次分离这么久后他们没有交谈,只是李月突然想着,或许是该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当然也只是想了一下而已。等春暖花开的时候,若兰又约她见面了,她更漂亮了,整个人散发着不一样的光彩。她和李月说,他带她回了老家,见了许多朋友,她老家就在一个小镇,安静又漂亮。他给她买了房子,可能准备年底结婚,想要她当伴娘。李月笑着说恭喜,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但是她心理确实替她高兴的,多不容易呀。只是当她再认真想想她描述的那个小镇时,隐约有点不对劲,不过没有细想。因为她又想到自己和程锦了,真的还会有以后吗?她似乎就剩下程锦了,但是程锦除了她还拥有很多。本来就不对等的关系,怕是难得持续下去了吧,李月是能想明白,只是心有不甘呀。她爱了这么多年的人,总该得到些什么吧,即使是他的一部分。

那天晚上,程锦又没回家。李月也没打电话,但是她隐约觉得有些东西该变了,可能是整夜失眠,又可能是心理郁积,她生病了。但是她还是没给程锦打电话,她自己挣扎着,去了医院,不知道是处于什么心理,她没有想过依靠程锦,可能是自己明白了已经靠不住了,又或许是想看看程锦是否还会记得她?她不清楚,只是到最后出院的时候,程锦依旧没有出现也不知道她生病了,可能是在生病的时候往往脆弱又爱胡思乱想,于是若兰的那一席话想魔障一般缠着她,没有停歇过,她迫不及待的想确认,尤其是她又不经意知道了,自己一直在服用避孕药,所以一直没有过宝宝。其实没必要的,她那么爱他,有什么话不会听他的呢?但是她还是想问问他。

终于,程锦回家了。像往常一般,他们在小区内散步,只是他不再牵手,路灯将两人的身影越拉越长,像是永不相交的平行线般。终于,李月打破沉默“阿锦,我们该结婚了。”程锦身体一震,他似乎忘记了这件事,他曾许诺过要娶她。他没说话,只剩下沉默。李月接着说“婚礼不要太复杂,我这边邀请一个朋友就好,她叫若兰。”依旧是沉默,只是听到若兰这个名字的时候,程锦明显慌张了。“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好呢?”李月问的坦然,却让程锦有些毛骨悚然。李月自顾自的往前走,她没有等程锦,她也没有等自己,不断地往前走,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火海,她都毫不犹豫。但是这一场赌博,她却输了,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她真的疼,但是没有办法,连个为她擦眼泪的人都没有,她现在真的就只剩下自己了,谁也没有了,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那年老旧楼房里是他们的一生。

现在她和程锦陷入了一个怪圈,没有进一步也没有退一步,就像是势均力敌的战役不停持续在交战。李月那天约了若兰,她想和她谈一谈她的爱情。若兰还是那样漂亮,依旧光彩如初确实和程锦挺配的,但是程锦是她的谁也夺不走。她笑着对若兰说,她要结婚了。并且给了她喜帖,新娘:李月,新郎:程锦。很快,若兰的脸色出现了变化,你老公也叫程锦?李月笑着说,是呀,我们认识快20年了,从小就在一起。他现在在经营着一家公司,叫xx,你也做这一行应该知道吧?很块,若兰落荒而逃。李月却觉得不尽兴,她头一次去了程锦的公司,却没找到人。她突然开始恐慌,难道他真的要丢下自己了吗?她不能丢了他,他们是一体的,谁也不能离开。她给程锦打电话,程锦说正在外面出差,晚上回家。她已经不能判断是真还是假了,她只知道她要得到他。无论用什么方法用什么手段,他只能是她的,那是她的命。

程锦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李月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团让他很心疼。他走过去,抱着她问她怎么了,李月说“程锦,我们结婚吧,结婚好吗?”程锦没有犹豫,答应她了。但是李月好像还是不安,她说“我们回家结婚,好吗?”程锦依旧答应她,她说“现在就走,现在就走!”甚至是声嘶力竭,程锦从没见过这样的李月,只想安抚她,却未曾想李月越来越疯狂,一定要坚持今晚走,程锦没办法,只得开车走。只是,李月却叫他开另一辆,原因是红色的更喜庆,程锦没有多想,便开着那辆红色的车往那个小镇上开。李月在车上问程锦,是否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程锦没想起来。李月也不意外,只是说,在很多年前的今天,他曾答应带她一起走,如今却在这个日子带她回去。她说她爱他,比爱自己还爱。程锦沉默,他好像从未说过自己爱李月,到底是爱还是不爱呢?他也不清楚,可能爱吧。通往小镇的路有一段路是没有路灯的,车灯照耀着,水珠似乎在翩翩起舞,李月盯着这条路心里想着,这下终于可以是一生了,属于她和他的一生。

翌日,有新闻报道某路段一辆红色小车突发事故,车内两人无一生还。

是的,可能这就是他们能过的最好的一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叶业障,一念痴妄,几段情愁,几分相思。 她出生时,百花尽枯,算命人说她天生不祥,克人,克己,克天下,若是留着,必...
    祁子寒阅读 563评论 0 0
  • 2.10 看包装 书名:《别告诉我你会记笔记》 作者: 美崎荣一郎 出版:中信出版社 版次:2011-6-5 顾名...
    kcalm阅读 77评论 0 0
  • 1996年的夏天,四个高考刚结束的女生凑在一起,录了一首歌《心愿》(又名《曾经的那些》),后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开...
    爱丫丫小凰阅读 2,418评论 0 0
  • 早上起来 看见他发的王者分享 我又打了一把王者 输了 不开心 我很烦他为什么总是玩游戏 不来找我 我也不喜欢他干一...
    高处不胜寒1阅读 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