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行】之迷茫

【逍遥行】之迷茫

焦小桥

我的女儿考上了大学,再也不用绞尽脑汁地为她配餐搭配营养,再也不用谨小慎微地与她青春期的叛逆烦恼周旋,美丽的小鸟飞离了巢穴,去寻找属于她的诗和远方。

丈夫也被意外的神风刮到正规的大医院,终于有了稳定的收入,再也不用为钱奔波拼命了。公平的上苍是如此厚爱每一位人儿,我的内心狂喜压抑不住呐喊:为自己活一回,做自己的主人!

可没当我吟唱出声,心脏却像泄气的球破烂不堪,那个上下跳动的曲线全部下滑,摇摆的架势比不上七八十岁的老人。

药物,这折磨我几乎整个童年、少年的毒怪翩跹回归,脚像在棉朵里穿行,迈几步就上气不接下气。现代科学那个伟大的造影给出终生判决。心脏血管先天就扭曲地盘结在一起,叫什么心肌桥。

省权威淡淡解答:勿大喜大悲,勿激烈运动。苍天呀大地呀,我是木乃伊?我是行尸走肉?无目标的乱走,无前途的旅行。

枯藤、老树、昏鸦,断肠的人儿口含速效救心丸,乌云、灰尘、噪音,呆滞的祥林嫂跌倒马路牙儿……

人有疾病时,心是六神无主的,大脑是混乱不堪的,眼睛是视物不见的,脚是游荡的魂在漂。

那时几乎没有完整的睡眠,天蒙蒙亮,我会一口气走到云雾缭绕的山顶自问:活着还是死去?

我会在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的夜间,顶一把伞,如唐吉可德般茫然乱窜。我会毅立在烈士碑下,跳劲爆激烈的健身舞蹈。

我会穿梭在车来人往的马路百无聊赖地游荡,我会钻进热闹或冷清的大小店铺疯狂购物,然后望着杂货店般琳琅满目的战利品发呆。

我会心存疑虑地光顾一个个中医诊所,拎回一袋袋至今也搞不清的阴虚阳亢的药品灌人肚底。

不知食物的味道,不知自然的美妙,不知人间的冷暖,在深深的泥潭里苟延残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