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宠妃之朕的霸气魔妃》第四章:临危解救/邓倾城

【邓倾城,原名邓勇,字倾城,字紫涵,都匀作协会员,摄影人,音樂创作人。长篇小说代表作《剑侠传奇之西晋浮月》《夜郎风云之重生》《致我們逝去的青春之中学时代》《魔域之龙鳞劫》《都市狂少之许诺的流星》《暗涌》;散文集《笔尖下飘浮的生命》杂谈集《毒》】



      对于四大派联合攻打龙潭派,真的有些可恶至极。遥想要是当时龙绍峰可以在场的话,一定杀他个片甲不留,以展示龙潭派的威猛。可惜了,当时的龙绍峰尚且还在母亲的肚子里,只有任其大哥龙绍华与他们抗衡。

      大哥龙绍华哪里是他们的敌手,你看,刚与四大派斗了几十个回合,终因功力浅薄,难以抵御四大掌门,败下阵来。这就难以理解了,既然龙千寻也是一代宗师,怎么明知道这次四大派的结盟非比寻常,还要让龙绍华去送死,莫非他是在嫌弃自己儿子多了?不能够呀!当时龙绍峰都还没有出生,他也就一个儿子呀!难理解,真的很难理解。作为掌门,作为一方负责人,难道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先拿自家人去送死?作为旁人,一定会这样认为,但是真正理解龙千寻的做法之时,他们早已经是阴阳两隔。

      好了,闲话少扯,先来看看龙绍华命运怎么样了。

     且说龙绍华败下阵来之后,四掌门并没有因此而住手,反而联合八掌之力往他身体发出,看样子是想先解决掉龙绍华,以便削弱龙潭派的实力。

       “堂堂四大派的掌门,竟然在这里欺负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传出去且不是逗人笑话。”就在他们的八掌之力即将接近龙绍华时,另外一股尤为巨大的外力死死地纠缠着这四股力量,一个声音随之传来。

       “阁下功力非凡,不妨现身一见。”四掌门见势不能占据上方,料想收拾龙绍华已经是不可能,不得不收回真气。然后旭日派掌门季无痕大喊道。

       “几十年不见,季掌门尚且还带有年轻嗓门大的风范。”那声音回答着季无痕,随即一老头从天而降,落在众人面前,一头花白的头发配上满口苍白的胡须,再加上一套白色的服饰,看上去确实精神可嘉,简直就是一位天外来客了。

       “司马张弛。”季无痕看着面前这位熟悉的旧人,喊出了他的名字。

       “季掌门,想不到几十年了,你对老夫尚且还不陌生啊!”司马张弛道。

      “那是当然,你这个容貌,我就是化成了灰也不会忘掉。当年你杀我兄长季无追的仇,我还没有来得及报呢?”季无痕说这话之时咬牙切齿,恨不得活活将司马张弛吞掉。

      “你看看,又来,你怎么老是放不下来呢? 我都一直在强调,当年你兄长季无追那是咎由自取,怨不得老夫。他自己作恶多端,我就算不杀他,也有人会为江湖除害。”司马张弛一再解释。

       “狡辩,纯属狡辩,就算我兄长有天大的不是,怎么也轮不到你来结果了他的性命。司马张弛,我今天就要为我兄长报仇雪恨,拿命来。”说着季无痕就准备来取司马张弛的人头。

       “等等,季掌门,我说来既然你执意不相信,要报仇老夫随时恭候,何必急于这一时?”

       “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嘛!哈哈。”司马张弛一边摸着自己白色的胡须,一边继续道,“今天这里这么多的人,我单独会见你好像有点待客不周的道理,我也想看看其他的掌门,功力可否有长进?”

       “休得无礼,司马张弛,你不在你那蛮荒之地呆着,却跑这里来找死。”女人总是最按捺不住的,听了司马张弛的话,冷傲雪发话了。

       “我道是谁,原来是沙乌派掌门呀!冷掌门,多年不见,你这倔脾气一点都没变。”司马张弛说。

        “少啰嗦。”

        “想必这位就是所谓江湖传言的后起之秀铁掌派掌门欧阳剑南了。”司马张弛再把目光对准欧阳剑南,说。

        “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欧阳剑南正是也!所谓的后起之秀都是江湖传言,实在不敢担当。”

        “果然够风范,比那个欺软怕硬的欧阳叔强多了。”

        “前辈,我爹和你无冤无仇,再说他已经离世,你就请别再侮辱他了。”

       “原来你就是欧阳叔之子啊?”司马张弛对欧阳剑南说着话,余光却扫视到地煞门掌门段伯寒身上,继续说:“那这位就是……”

       “本人地煞门掌门段伯寒。”没有等到司马张弛说完,段伯寒快言快语道。

       “好啊!如今所谓中原四大门派都到齐了,看来各位今天是对龙潭岭势在必得了。”

       “知道就好,赶紧让开,滚回你蛮荒之地,也好保全你这条老命。”冷傲雪拔剑怒目道。

        “是吗?那老夫今天就是特意来领教领教四位的功夫的,请出招吧!”司马张弛抖动着手中的拂尘,准备开始迎战。

       都说武艺超群之人之间的战斗是最为壮烈的,这句话确实一点儿也不假。 四派掌门合力围攻司马张弛,司马张弛并不因此而胆战心惊。他凝神屏气,待到四掌门即将近身瞬间,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悄然向长空中升起,并且开始抖动手中的拂尘。

       一时间,但见雾霾满地,飞沙狂起,落叶也难有宁日,就像被扔石头般扔了出去。 四掌门无奈,只好丢掉手中的兵器,开始以掌力而拦之,避免这外来强大的力量伤了自己的身体。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四掌门再合八掌之力攻击司马张弛。

       “看来江湖说的不假,四位掌门的功夫确实有些过人之处。”司马张弛在迎战的同时也不忘夸赞一番。

       “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沙乌派掌门冷傲雪眼看着占据了上方,迫不及待地说,显得倒是有几分骄傲。

        “ 司马张弛,拿命来。”季无痕报仇心切,大吼道。 处于劣势的司马张弛不惊不慌,他漫不经心地说道:“那就请各位尝试一番我最近刚悟出的新招式吧!” 说着,司马张弛再次凝神静气,慢慢地向口里吸气,速度也在这过程中有所加快。这时,身旁的所有物体开始渐渐向半空悬起,一时间似乎地球一下子失去重力一般。待到他吸取力量完成之后,悬浮的物体足够摧毁整个世界。然后,他又张开大口大吼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真是地动山摇,仿佛整个世界都即将被颠覆,迎来世界的末日。 这时候,刚才悬浮的物体好像有了目标是的全部扑向四掌门。尽管他们好用所有的内力减轻了伤害程度,但是也免不了大吐鲜血,再难站立起来继续进攻。

        四大派弟子眼见四掌门都被挫败,并且伤痕累累,无力再继续支撑起身体,于是不敢轻举妄动,纷纷来到各自掌门面前,抬起他们各自回去了。 这一仗誓言灭掉龙潭派,彻底霸占龙潭岭的阴谋完全给司马张弛搅局,无果而终结了。

         “岳父,你怎么来了?”等到一切平定下来,被重伤的龙绍华才在门下弟子的搀扶下勉强站起来向司马张弛问安。

        其实龙绍华也还是蛮幸运的。就单看看龙绍峰大嫂,他大哥的妻子司马慧,就是这位武林高手司马张弛的女儿。也许真的有缘分这么一说吧!想当初龙绍华奉爹爹龙千寻之命前往蛮荒办事,路遇山贼,幸得司马慧解救,方才脱离危险。谁知道这司马慧见龙绍华英俊潇洒,长得一表人才,喜欢上了他。而龙绍华呢?自打结识了司马慧,回到龙潭岭整日魂不守舍,总是想念着有关司马慧的一切。龙千寻看出心思,理清头绪 ,故而派人前往蛮荒提亲。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龙绍华与司马慧走到了一起。现在眼看自己命悬一线,以为再无生还之日,龙绍华想到的竟然还是司马慧守寡的事情,不觉心中增添几分难过,怎料司马张弛会来助阵,真有种天不亡我的征兆。

       “我若不来,恐怕我女儿要守一辈子寡了。那龙老头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让你来送死。”司马张弛道。

       “这——”龙绍华捎捎脑袋,有些许不好意思。不过你也是,怪谁呢?平时不知道加紧练功,还以为身居龙潭岭就万事大吉,整天和司马慧腻在一起,好像这辈子恩爱不够,还乞求下辈子呢。就是看不得,不过直到后来龙绍峰真正的走上其大哥的路,才明白原来感情才是最为微妙的东西。龙绍华接着拱手作礼,道。“多谢岳父救命之恩。”

       “少啰嗦,伸手来,让我替你把把脉,看一下你伤势如何?”

        “是。” 龙绍华伸出了手,司马张弛摸摸他的脉搏:“无碍事,多休息几日,叫我那宝贝女儿好好调养一番,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多谢岳父。”

         “好了,闲话少扯,你赶紧回去吧!伤好了加紧练功,就你现在这两下子,真给老夫丢脸。”

          “岳父教训得是。” “岳父,我们回去吧!”

          “去哪?” “龙潭岭,见我爹呀!”

         “算了,你爹,还是不见的好,见了就手痒。你赶紧回去吧!好好对慧儿,要是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是。可是——” 等到龙绍华可是可是的一番之后,司马张弛已经转身离开,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龙绍华自言自语道:“我这位岳父大人,果然是来无影,去无踪。”然后,在众人的搀扶下向龙潭岭回去。

         此时,月亮已经升到了半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