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黄]下雨天,话痨跟话废更配哦。

[周黄]下雨天,话痨跟话废更配哦。

Glory学院一所高级综合学院。

最近天气阴晴不定,连天气预报也无法准确预算,上一秒报道完“今天晴天,辐射指数强”,下一秒外面就下起了倾盆大雨。误信天气预报的黄少天也是始料未及。

“如果不是最近要参加比赛,我肯定坐得了,都怪老鬼要我留下加训。”黄少天埋怨着,蹦出来的话比雨声还要烦。

黄少天是击剑部主力队员,最近要参加比赛,肯定少不了他。

没带伞的他只能独自一人等雨停了。

击剑部最吸引人目光的便是他们拿过的无数荣耀。

“黄少天前辈还没走吗?”是同部的乔一帆。

“啊啊啊,是一帆啊。还没走这不是等雨停嘛。老天爷说下雨就下雨,倒霉透了,没带伞。”黄少天解释道。

乔一帆支支吾吾地说道:“对,对不起啊前辈,现在要关门了。”

黄少天也知道为难到人家,“那你关门吧,我出去等就好了,辛苦你了。”

来往的学生撑着花花绿绿的伞在雨中穿行,贪玩的他也想象着雨滴沿着伞面滑落,然后一转动伞柄,水滴会沿着切线方向甩出,从而出现了离心现象,如果雨停了,他会收起伞,趁五人的时候当剑使,犯着中二,装着逼,随手甩出一个剑花。但也只能想象,因为他没带伞。

雨下了很久,喻文州打了N多个电话给他,问他要不要来接他,他都找N多个理由给拒绝了。

如果前几分钟的话也许他会答应,可是他现在找到了一个新世界般——他走进了击剑部旁边的射击部,还遇见了校草周泽楷。

“你不是和小江一个班的周泽楷吗?怎么会这么晚还在呀,是不是被教练给留下了,唉我也是,搞得我现在都没办法回家了,天气预报一点都不准。”黄少天一见面就balabala。

“嗯。参加比赛。”周泽楷与之相比简洁的很。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是很佩服黄少天能说那么多话的。

黄少天对他的话少不以为然。“对吼,最近是全运会,每个运动部都要参加。到时候小周可要加油啊,要让他们看到枪王的实力。”

周泽楷本来不喜欢话多吵闹,这样就进不下心来瞄准靶心。但眼前这个人感觉他说话一点都不嫌烦,反而,还挺喜欢他说话的人,外面的雨声都变成了他的BGM。

“嗯。前辈加油。”

听着外面的雨声逐渐变小,黄少天也准备冒雨回家。“小周,外面雨小了,趁现在回家,不然等一下又变大了。”

其实周泽楷也在等雨小,但他有伞。当黄少天前脚离开,他也后脚跟上。

黄少天准备一支箭步冲出去时,却不想被周泽楷捉住了帽子。一个重心不稳,欲往前倾,幸好周楷眼疾手快,用另一只手扶住了她。

“前辈!”

“哇,小周啊,你吓死我了,以后叫我一声就好了。”

“我,怕来不及。”

“那你有事吗?”黄少天问道。

“前辈一起走。”

周泽楷已经举起把伞,黄少天也叨叨着“干嘛不快点把伞拿出来”。

一路上黄少天说话周泽凯附和几声。

果然下雨天,话唠配无口更配哟。

“前辈,了不起。”

黄少天已大比分优势赢得对手,正好周泽楷比完赛就来到击剑馆看黄少天比赛,看完去到休息室找他。

“小周啊,对付这种选手小意思啦。你是来看小江的吗?小江已经比完赛了。”黄少天虽然累,但也能滔滔不绝。

周泽楷顺手把手中的水递了给他,看着他悬空倒水,水顺着他的颈部留下,又把毛巾递了给他。

“看你。”

“前辈,你的水。”乔一帆拿着水过来找黄少天。

“哦。谢谢一帆,我已经喝过了……”说完,便把目光转移到自己手中的水,“噫,这是谁的水?我刚刚喝的是小周的水吗?啊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快速地又喝了水,欲想洗刷。

看着周泽楷的眼神有点失落,“前辈,嫌弃……”

“啊啊啊没有,小周你别误会,并没有。只是两个大男人的有点别扭。”

“不嫌弃。”

“啊啊啊小周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点啊,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啊。”

“少天前辈,小周说他不嫌弃你的口水。”江波涛从换衣室出来,已经换好便装了。

“原来是这样啊。小周你别这件事给忘了吧,哈哈哈哈。小江你要和小周一起回去对吧,那拜拜了。一帆,小高在外面等你,你快去吧。”

“前辈,跟你。”

黄少天又是黑人问号,江波涛有得出马了,“小周说,和前辈一起走。而且我还有去找教练。”

“那就一起走吧,今天有雨,你应该有带伞吧。以后没伞的话我去找你。”

“嗯,有伞,一起走。”

欣喜若狂的小周内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复合大师周泽楷×分手大师黄少天 “黄少,最近你家附近开了一间24小时的书店对吧?”郑轩滑着转移来到黄少天旁边。 黄...
    何黄黄阅读 1,848评论 2 2
  • 恶意这本书,我看完了。 评论中给这本书评价很高。是东野圭吾的巅峰之作。不管是立意,伏笔都是非常好的。 这本书,讲了...
    我是哼哼哈嘿阅读 1,179评论 0 3
  • 罗素说:我不会为信仰献身的,因为我的信仰有可能是错的。 我说,有时候也不要相信你的眼睛,因为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 ...
    lxy255028阅读 3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