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靠近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来,世事都敌不过时间,喜怒哀乐都是它的手下败将。原来,世事都敌不过思念,触摸情生情仅仅四个字就能让你泪流满面。时光总会被熬成一句动人的话语,我的那句叫做很靠近风!

我喜欢风,春天和风带来清新与湿润,夏天熏风带来炙热与温情,秋天金风带来孤独和哀伤,冬天朔风带来寒冷和刺骨,每一缕微风都会吹起一段往事和记忆,微风吹进记忆的角落,奶奶的模样浮现眼前。

对奶奶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那慈爱的面孔,在我的记忆里奶奶一直是一头短发,年轻时候乌黑的发丝已有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落下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已有浅浅的皱纹,像是记录着奶奶过去一波三折的往事,奶奶很爱笑,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朴实,和蔼与温暖。

奶奶似乎是个无所不能的存在,大概所有的奶奶都是我们童年时代那个神奇的老人,想吃零食会跑去问奶奶要,想要玩具要去奶奶跟前,不想走路会无所顾忌的在奶奶面前撒泼,要被父母狠揍也要跑到奶奶怀抱寻求庇护,我的奶奶是农村人,没有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无法完整的写下来,但是即使这样在我的记忆里奶奶也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奶奶种各种庄稼,会做各种美食,养各种家禽,缝补各种衣服,奶奶在田间种小麦,水稻,土豆,玉米,在地头种花生,油菜,黄瓜,南瓜,白菜,韭菜。奶奶还种着水果树,院子里面的柚子树,门外的一片橘子林,田间道路两旁散落的李子树,还有爷爷和曾祖父喜欢的旱烟也是奶奶一个人的杰作。

小时候的场景不知怎的历历在目,奶奶总是到带着我到村子里的一个池塘洗衣服,这是一个圆形池塘,池塘的一边是三颗黄果兰树,根植粗大,枝叶繁茂,蔓延到池塘上面,风一动,池塘里原本静止的水面浮出一层涟漪,树叶偶尔掉落在湖面,小时候的从来不会注意这树叶的掉落,我一直憧憬去看美好的风景,慢慢长大,回忆里的画面好像自动进行了美化设置,加上了一层唯美的滤镜,突然觉得那个池塘就是一副最美的风景,画面深处简单勾勒两个背影,一个在池塘边洗衣服的老人,一个在一旁嬉戏玩耍的小孩子,画面越发模糊,记忆却越发清晰。

我在老家的那几年成为了童年里最美好的回忆,我在那个偏远的山村度过的那几个春夏秋冬成为我最温暖的回忆,冬天,我喜欢坐在厨房的灶台传火,因为那里是整个寒冷冬季最暖和的地方,老家的柴灶最难的就是点火和掌握火力大小,这不像现在的天然气,一个开关就能打开,一个旋转就能调节大小,柴灶生火火的是门技术活,我每次都是浪费很多纸和麦草然后看看火苗慢慢在那灶台里熄灭,于是每次都是奶奶先把火先给我点着,然后才是我的工作,奶奶说加大火我就往里面添加柴火,奶奶说火小一点我就把柴火退出灶口一点。慢慢的祖孙两的配合开始默契,奶奶给我烤玉米,烤红薯,烤鸡蛋,奶奶给我做最好吃的锅巴饭,奶奶给我做最地道的回锅肉,奶奶在锅里做豆腐熬豆浆,现在很多味道渐渐模糊,因为很多东西都开始消失,很多很多的东西都不复存在,我们不会在看到旁晚炊烟把夕阳映红的场景,我们不会再看到厨房忙着生火做饭忙碌的身影,后来的冬季不知道是天气越来越冷还是我害怕寒冷,我再也感受不到回忆里面的种温暖了,我开始意识模糊,我开始分不清我感受到的温暖究竟是那是灶台里面的火焰带给我的,还是我和奶奶在一起做饭这些事情带给我的,时隔20年,我突然觉得那灶台火焰燃烧的温度真真切切就在我的眼前,触手可及,灯火可亲。

冬季不是那么寒冷,夏季也不再那么炎热,小时候总有睡午觉的习惯,那时候老家电风扇没有,一把蒲扇就要度过整个夏季,可是我那时候睡觉却每天都能安稳的睡觉,奶奶会在一旁帮我扇风,还会帮我把蚊帐里面的蚊子赶走,在那个泥土堆砌的瓦屋房间里安然入睡,阳光透过两片亮瓦投射进光芒,一束照射在床边的土泥地上,一束打在奶奶慈祥的脸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后来家里有了空调,电风扇,蚊香液,可是即使拥有了这些,它们带给我的清凉却没有那么透心,只有奶奶在身旁的夏季才会有如同春风拂面的凉意,我也才能睡得那么安稳,奶奶如同夏季最凉爽的风,那也是我最靠近风的时刻。

后来,我跟着父母到了镇上,奶奶留在老家照顾爷爷,每次爸爸会提前给奶奶说我们什么时候要回家,然后我们在老家转角的路口,总会看到奶奶坐在门口等着我们的身影,我们慢慢的习惯了那个身影,幺爹每次都会说,你们奶奶肯定又在门口等着我们了,我和弟弟妹妹每次都要跑在最前面,还没看到奶奶却会呼呼奶奶,因为我们都知道,转角门口的石凳子上一定有奶奶的身影,那个等待着亲人回家的身影。

岁月弄人,生活总是会给你惊喜或者惊吓,爷爷肺结核突然严重,在我们还没来得及伤心的时候爷爷突然就离开我们,老家就只剩下奶奶一人,爸爸和幺爹让奶奶搬到镇上一起住,可是奶奶执意不走,非要留在老家,他说她舍不得的老家,舍不得那些庄稼,不想成为父母的负担,大家拗不过她,只能暂时妥协。我想奶奶舍不得的是老家的回忆吧,与其去一个什么都不熟悉的地方,还不如留在一个熟悉而又回忆的地方。

奶奶一个人在老家的半年之后开始出现反常的迹象,我们回家再也看不到门口的奶奶等待我们的身影,父母以为是爷爷走后还没有适应,长大后的我才知道,奶奶当时会有多么的伤心和闹过,一个人每天看着那些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事情却少了一个熟悉的人。

我不知道奶奶要如何熬过那段岁月,我想一定很痛苦。果然奶奶没有熬过,妈妈看到了奶奶的异常,用脏水淘米洗菜,做的菜要么很咸要么没放盐,一个人经常发呆的坐着,脸上少了以往的笑容,后来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奶奶的了抑郁症,当时的我总是觉得奶奶很没用,一点事情都想不通,一个人胡思乱想才会得病,直到后来经历的多了,才知道抑郁是多么可怕的一种病,没有亲人的陪伴,每天一个人承受回忆,失去,思念,伤心与难过,那个孤独的岁月里,奶奶是怎样度过那段时光的,我无法想象,我不敢想象。

父母意识到不能再让奶奶一个人在老家,她需要的是陪伴,她需要的是离开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爸爸把奶奶接到和我们一起住,然后去医院看病,每天吃抗抑郁的药,有了我们的陪伴,终于在一年之后奶奶病情好转,奶奶从抑郁的阴霾走了出来,我们在那张熟悉的面孔上再一次见到那久违的笑容。

奶奶喜欢早起,她不看电视,每次奶奶起很早,然后把早饭做好坐在窗台边上等我们,我和妹妹拿着吃完早饭就去上学,这个场景我开始习以为常,可是真的想象不到,短短几年之后,再熟悉的场景也会发生变化,那些习以为常的场景会突然一天消失不见,那个窗台没有了的奶奶的身影,就像之前老家门口的那个石凳子上没有了奶奶的身影,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这个身影一辈子都不会见到了,早起了一辈子的奶奶,就在突然的某一天,再也起不来了。

我是在宿舍的床上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父亲说奶奶走了,父亲很平静,但是电话的那头的感觉的到父亲的伤心,电话挂断的忙音,恍惚,忧伤,一刹那,我们就要慢慢老去,一眨眼,奶奶就永远离我们远去。我躲在被子里面哭泣,没有人看到过我流泪,但是我却把枕头打湿,那一个不落泪的男人,在那一刻的感性,失落温柔的铁血柔情,那些被巧妙掩盖的孤独片刻,那个被静夜拉长的柔弱灵魂,我在被子里泣不成声。

奶奶的葬礼在幺爹家举行,最后把奶奶送回老家安葬,和爷爷安葬在一起,我跪在奶奶的坟头,我告诉自己奶奶只是去了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那边有爷爷的陪伴,那边有温暖的阳光,那边凉爽的微风,我告诉自己我有很多的话我会通过微风告诉奶奶,我告诉自己我不难过,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还是不坚强的掉了下来。

葬礼结束我们路过老家,幺爹执意要到院子里摘两个柚子吃。柚子树每年都会长出幼黄的柚子。每次回家父亲总是要吃上一个,也不知道是我的记忆衰退,还是那时候年纪太小,小时候一直以为那味道是最好的味道,有点酸酸的。然后慢慢长大,父亲再拨开的那个柚子,突然觉得一点都不好吃,味道酸酸的。然后最后一次再吃那颗柚子树上的柚子时,突然觉得是那样的好吃,尽管味道依然没有变,还是酸酸的。我坐在院子里,嘴里含着一瓣柚子,眼泪不知怎么的就在眼眶里打转,一切都没变,柚子树还是结出大小不均的果实,柚子的味道还是酸酸的,我们还是乐此不疲的说这味道,可是为我们摘柚子的人突然就不在了,我望着院子里面的柚子树恍惚,我望着柚子树投射到地上的影子恍惚,我望着那迎面吹来的微风恍惚。

思念一个人就像喝了一杯冰水,然后我们用很长的时间把她流成热泪,落泪成画,我想给奶奶一个最温暖的的拥抱,时光的洪荒冲淡所有的美好,我静待原地,默默回忆起和奶奶一起的生活,一切还是那么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对读书有了新的认识,当然可能也不是什么新的认识,但就是感觉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读书的好处自不必多说,从小到大,...
    七品武官阅读 21评论 0 0
  • 听说,这是一部治愈系的电影;听说,这部电影里有许多美食。 一个女孩,几年前从城市回到了农村,她的妈妈也在几年前离开...
    阿呸_P阅读 146评论 0 0
  • 文/真小实 有时候 真希望自己有千万双眼睛 能去那些来过我这儿的朋友那 仔细的看看 我发现 每一篇用真情写就的文字...
    真小实阅读 71评论 2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