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要的太多

我还是有些难过,因为你只是全心全意做我的爸爸了,你很敏感,不再让我做你的知音,从此,我就只能懂我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