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五官精致的女生和一个偏执狂的故事 第一回 粉墨登场

作者/胄宁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所谓奇迹的话,那时的我也许真的愿意相信一次试试。”

                                                        ——题记

伴随着一句耐人寻味又略显矫情的题记,五官精致的女生和偏执狂的故事正式拉开帷幕……


一间面积不大却采光良好的办公室里,几个同事在惯例般的边收拾自己桌上的东西边闲聊,这是一周开始的序幕。

说是办公室,其实是一间公寓改造成的。公司的老板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创业青年,手下有六个员工。公司位于T市中心偏北部,一栋20层公寓楼的顶层,虽说阳光尚好,但由于高度的问题,老是感觉冷嗖嗖的。

闲聊的同事中有一个个子不高,不胖不瘦,戴着一副金边黑框眼镜的人。他稀疏的头顶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鲜亮,腮边和嘴唇上没有一根胡须,不知道是刮得干净,还是如他的头发一样,没有毛发茂密的基因。两个月前已经过了二十六周岁,自诩相声演员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话痨和段子手,此刻正在接一个同事抛出的有关国外的话题。他总能在话里话外铺好一个个包袱,最后抖出,引起大家发笑。虽说有点自黑之嫌,但能让别人开心发笑会使他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成就感。

而在所有他所说的笑话中,最有意思也是最常说的话题莫过于他和“她”的故事了。对,这个加了引号的“她”,就是他所说故事的主人公。

至于他所说的故事是真是假,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了。谎言说了一万遍,可能就把他自己说相信了吧。

而今天他为大家讲的这段故事就是一切的开端。这个人就是题目里的“偏执狂”,而他嘴里的“她”,无疑就是那个“五官精致的女生”。

“今儿个咱要说的这部书有意思极了!为了您各位听的明白,我讲的清楚,咱们还得从头开始说。”他略显夸张的模仿着评书大师单田芳沙哑的嗓音说出了开场白。

“啪!”(此处该有的醒木声)

“天上下雪地上白,

鸟为食水人为财。

鸟为食水丧了命,

人为财帛抛家舍业~

啪!(此处为关里评书定场诗落醒木声规矩)

~往外来。”

“好!!!”伴随着一声叫好。一个正在用抹布擦桌子的同事抬起头冲他笑道。“我就知道一聊到国外准会引起你和你的白月光的故事。”

白月光这个词,他之前从未听说过,后来他自行百度了一下,“她”相对于他,确实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而且还恰如其分。

“那咱们开始说第一回。”他夸张的动作和音调戛然而止,双眼柔和,盯着自己办公桌上的杯子,仿佛在回忆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话说~算起来,她已经去国外一年多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毕竟啊,”他顿了一下,“我们说好不再联系彼此了。”他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

“是人家不让你骚扰人家了吧?”擦桌子的同事笑着吐槽。

“是吗?”他突然调高语调,表现得非常惊讶,“也许真是这么回事呢。”他继续道。

“不过说起第一次见面的话,都会按照国际惯例不由自主的给大家交代一下故事的背景。那是将近七年前,在同省Q市海边的大学里。”他声音恢复平静,用右手扶正了眼镜。“刚上大学的我并没有急于去谈恋爱,因为刚刚结束了高中时的一段耗时很久的感情煎熬。可是没想到啊,这一个不急,就一直拖到了现在。”他戏谑的调侃自己,印来了同事们的第一次集体发笑。

“毕竟11比1的女男比例,没谈恋爱实在是有点那啥。”他左手挠了挠头发,“不过啊,我从来不后悔,即使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依然会选择那所学校,选择那个专业,选择那个班级。”

“然后重新追到她。”一个在打印文件的同事接住了话茬。

“对。一定。”他冲那个同事郑重地点头肯定,然后继续说道,“本来就是个语言类学校,商务英语专业男生就更少,各位猜猜我们班里有几个男生?”他环视办公室一周,问道。

“五个。”一个正在扫地的同事接话道。

“五个你还是说多了,”他回身伸出右手,“算我只有三个。”相声演员的语言就是闲白和话茬太多,不容易入活说正题。

“三个是三个啊,”他右手比划着三转了一圈,“其中一个有对象,另一个是南方人。”

“那也就你有点机会啊。”扫地的同事抬起头笑道。

“哎呀!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啊!”他非常夸张地两手一拍,跺了一下脚。“可是谁料,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追求班花的任务老夫我终究还是没有完美的完成。”

“你眼光高。”一个正在浇花的同事应和道。

“还真不是眼光高啊,有好的谁追不好的啊。”他故意使了个相,歪着嘴,把办公室里的同事再一次逗乐了。

“说起跟班里同学们的第一次见面,要说军训结束后了。我们的学校比较隔路,男生和女生不在一起军训。说是军训,其实教官就是高年级的学长。叫什么特训队。不过男生方队的教官是真正的军人。”他用手擦了一下鼻子,把要跑题的话题打住。

“军训结束后,才和班里的同学们见面,我们三个男生一个宿舍,女生的话全没见过。我记得特别清楚,刚进教室我们三个男生就坐在了教室的最后一排。班长是个邢台人,过来确认了我们三个人的名字,算是了解了谁是谁。

“说实话那天女生几乎全穿着军训的迷彩服,不怎么显眼,反而不穿迷彩服的两个女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啊?”浇花的同事扭头问道,“那就是说一开始你并没有注意到她。”

“对,我向毛主席发誓,我确实没有注意到。那时候每天军训很累,女生还都穿着一样的衣服,真没注意。但是吧,我记得那天我穿的特别显眼。”他嘴角含笑,继续讲述他的故事。

“我穿了一件大红色的T恤,正中间印着一个很大京剧脸谱程咬金,大蓝脸。下边穿一条浅灰色运动裤,记得那年特别流行。裤子口袋拉链还坏了一个,足蹬一双七彩颜色的运动鞋格外显眼。坏的那个口袋里装着一个硕大的充电宝和正在充电的手机,充电线耷拉在口袋外边,由于重力作用,裤子被重物往下拽了一节。”他绘声绘色的讲述着,“那时候我留着个短寸头,一百八十多斤,非常富态。”他仰起头,自己笑了,因为他特别生动的回忆起了自己当时的样子,这个第一印象想来确实有点滑稽可笑。把听故事的各位同事也再一次逗乐了。

“前边两个男生上台做完自我介绍后,女生们都问他们是不是单身,结果到我介绍完,并没人问我是不是单身,那个场面特别尴尬。”他做了个鬼脸,继续娓娓道来,“记得当时我是这么介绍的,我操着一口浓重的口音,“我来自T市!T市的啊!有没有老乡啊?”台下仍旧一片鸦雀无声,闹了半天全班就我一个来自T市的。说到兴趣爱好,我说喜欢拳击、摔跤,高中时曾是T市拳击队的,但因为受了伤就退役了。

台下依旧一片寂静,班长很会带气氛,问我被什么人打伤了,我说那个人是现在的全国冠军。

台下这才“哇”了一声。班长说那给我们练两下看看,我就打了几拳,然后抱拳拱手,作了个罗圈儿揖,“献丑献丑。”就这么撇着八字脚下台了。”他耸耸肩,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似的。

在各位同事含笑的话语中,七年前的他在他自己的故事里就这么傻乎乎又愚钝的登场了。啰嗦了这么半天,他给自己来了个并不出众和有些滑稽的开脸儿。

预知“五官精致的女生”和此讲故事的人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啪!”(醒木声)

                                      2020年4月27日下午


该故事构思良久,从去年三月末便开始有写这个故事的想法。但奈何杂务缠身,一直没有时间与心情平静下来。而今离开简书平台已久,回来补上此篇,也算圆了自己一个心愿。写作手法做了新的尝试,还望各位读者大方之家多多支持与指正,谢谢!

                                                          ——胄宁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好吗?我很好,感谢我家源宝儿让我提前进入老年生活状态,每天打打羽毛球画会儿画。画画可以静心,好久不摸笔了手生的...
    晒太阳的小猫咪阅读 116评论 0 0
  • 几日不见,你的肌肤依然雪样的白,你的口依然吐气如兰,你的外表一尘不染,内心充满内涵,我知道你在等我的陪伴,等我为伊...
    爱军习武阅读 44评论 0 0
  • 伟大的时间管理方法之“番茄工作法” 现如今,的确有很多非常成熟且合理的时间管理法,这些不同的方法往往具有不同的特点...
    培训师杨老师阅读 297评论 0 1
  • 糖尿病不但严重影响我们的生活,而且给身体也带来了伤害,那么糖尿病患者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做到调理呢? 一、通过运动来调...
    美逸康阅读 299评论 0 0
  • 我家有一只比熊,快3年了。 以前我总是骑着小电车带着它跑,晚饭后会带它下楼溜溜,解决完生理需求,才会乖乖的上楼回家...
    西泠故人阅读 1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