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来自芬兰的帕西林纳

96
鲸鱼沙滩
2017.08.20 16:39* 字数 1269

《遇见野兔的那一年》[芬兰]阿托·帕西林纳

在建投书局偶得的这本书,被活泼的书名和扉页的地图所吸引。随手拿来翻阅,却有意外之喜。忍不住买下,满心欢喜上这个芬兰的帕西林纳。

主角瓦塔南在偶然撞到一只野兔后,和原本未老先衰的生活说了再见——那歇斯底里的摄影师旅伴、原谅色笼罩的夫妻关系以及那业已失去美德的工作。他带上这野兔在芬兰的土地上获得了自由。

那些原始、自由的生活充满传奇和童真,总之对着书能让我乐上好一阵,这种乐呵的劲头好多年都不曾有。太多有趣的桥段不一而足。尤其是几个小片段,就是是合上书页后,也总想着回过头去再重温一下。


1  “哭快一点,这样的对话是很昂贵的。”

瓦塔南对着电话那头嘶吼的老婆说出这句平静的话时,心里应该早就下定了决心不回去了。平静往往来源于底气,我们的生活往往总是动荡不安。

我们在面对那些略高于我们的权威的嘴脸时,总心里默默说出这些厉害的台词,然后云淡风轻的投之以礼节性的微笑,做个场面上的好好先生。

所以多么痛快啊,不是因为想报复那些向我们撒来的坏脾气,而是为着我口说我心的这份勇气。我敲下这串字,然后缩进我的蜗牛壳里,弱者的酣畅淋漓总像是海市蜃楼。

真想从里面敲破我这蜗牛壳。


2 在大火围绕的溪流里喝烧酒

在森林大火延绵烧到溪流边的时候,瓦塔南和那酿酒人一头扎进溪水里,在灼烧的火光里醉酒。这一场毫无征兆的酒醉,没有愁绪,没有忧心,更没有畏惧。

最近的我醉了一次,自己买的酒,在寿司店里像个在小酒馆买醉的落魄鬼。刚进门的时候难过,颤巍巍地喝一小瓶,试探性地再喝一小瓶,糊涂地喝下第三瓶。酒精开始作祟,尚可以维持着尊严跟服务员彬彬有礼地结账,走路竟然却不行了。

估计这半年无法走入同一家店第二次,进门是要回醉的,因这沮丧时的愚蠢。

眼前的大火旺,眼看着要烧到眼前,可跳进这溪水里,反倒是清凉。索性当个醉鬼,和这弥天的火光干杯。

来,跟我干了这杯。


3 喝下黑熊喉咙头流出的热血

从芬兰到战斗民族的漫长追击,瓦塔南狙击了这头黑熊。他本是热爱野生动物的罢,就像他的野兔。可有时候伤害就是这样,一旦开始就得你来我往,直到一方殆尽气力。瓦塔难与外交官们打破了黑熊的漫漫冬眠,黑熊闯入瓦塔南森林中的小屋,黑熊咬伤瓦塔南,瓦塔南长途追击,直到饮下黑熊喉咙口流出的一捧热血。仇恨的来往在血里会忽然消失的,不然瓦塔南不会抚摸着黑熊的毛皮,兀自流泪。

……

帕西林纳不惑之年写的这本书,读来真真可爱。可爱在很多地方,书里瓦塔南挣脱束缚的那种机智,面对原始的辛勤劳作的时候的甘之如饴,从河里打捞加农炮的新奇,太多了,总之喜欢。

觉得他像是个充满童趣童真的老小孩,说一说自己的苦闷,又不至于像个怨妇叨叨自己抽裹脚布一样长的乏味生活。所以读起来,就像小孩抽泣着说自己的心烦,很快就全被有趣的事吸引了,破涕为笑了,甚至开始开怀了,酣畅了,自由了。

和一只野兔一起过点全新的生活,经历些自己也料想不到的事,看来挺好。

帕西林纳作品像秋日的白桦树落叶一样,但是译本却似乎仅有这本,其他的作品都是芬兰语的,还得再找找,心痒到想去敲出版社的门。为一本可爱的书,帕西林纳,我们干杯。

2017年6月11日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