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二十四章 爱的痴狂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人生岔路

全章目录


陈嘉豪的生日是八月十二日。狮子座的他,身上处处显露着阳光、热情、自信的特质。这个星座的另一特征就是在处理异性关系问题上,暧昧不清总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曾有一位算命先生(人称王半仙)在路上拦住了陈嘉豪,分文不收地给他卜了一卦。说他天生是王者贵族命,但最好避免烂桃花。说他如果能在爱情方面专一执着,将会成就一翻大事业。当时陈嘉豪对此人之话半信半疑,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陈嘉豪对依依专一执着的追求,浅意识里好象又受到某种不明原因的心里暗示。外人看他只是一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但也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已真正想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对陈嘉豪来说,今天算是一个特别的,昐望已久的日子。过了今天,他就二十四岁了,这是一个男子心理和生理都已达到稳定和成熟的坐标日。今天,他要将那个做了很久的梦付诸于行动。曾经的日子里,那些堆积在他心头的情感,像千万层浪头,终于要在今天涌上岸,淹没他心中的女神。

陈嘉豪的爸爸和妈妈都还在北京,最快也要两天后才能回来。妈妈在临走前一再叮瞩保姆刘阿姨要照顾好陈嘉豪。

刘阿姨可是正规家政公司培训出来的高级保姆。她精明能干,做菜,家务样样了得。最上心的是她很会察言观色,揣磨人心。所以陈嘉豪很喜欢这个善解人意的阿姨。

一大早,陈嘉豪就叫刘阿姨帮他把床上的所有用品都换上一套新的,一些不需要的东西全都清理出去。他还吩咐刘阿姨再去买一双上好的女士拖鞋。

刘阿姨是过来人,看着陈嘉豪的表情,已经琢磨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了。她笑着问他要不要再买几束鲜花回来,陈嘉豪连连点头,称赞这主意不错。

陈嘉豪望着这焕然一新的床铺,总觉得还缺少点什么。他摸了摸后脑勺,嘴角一翘,笑着从书房拿出一叠书走了出来。其中一本是金融管理,一本是徐志摩诗集,两本世界名著。他把三本书放在床头柜上,一本放在枕头边上。又拿来一支笔,一个笔记本放在床头的电脑台旁边。然后拿出一瓶淡淡的茉莉香水往床上各个角落喷洒一遍。

刘阿姨站在一旁,看他这样子装的,真让人感动。她忍俊不禁地抿嘴轻笑了起来。看这阵势,大少爷一定是对这位姑娘动了真情。她便笑着问陈嘉豪要不要再买点酒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回来。陈嘉豪拍着手大声夸赞刘阿姨英明。

中午陈嘉豪打电话给依依,问她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依依觉得中国人吃西餐向来都是去西餐厅吃,难道陈嘉豪家里请的是会做西餐的洋保姆?于是她故意和陈嘉豪开起了玩笑。

“烛光晚餐嘛,当然是要吃西餐才有情调,嗯哼。”依依在电话里轻言浅笑。

其实依依只不过是随便说说,他从来对饮食没有过高的要求,但陈嘉豪却把她的话放在了心上。他即刻打电话到朋友的西餐厅订餐。

陈嘉豪点了两份惠灵顿牛排,两份罗宋汤,两份龙虾意面,一份奥尔良鸡肉披萨,两份牛油果虾仁配鸡尾酒醬,一份炸薯条,两份椰蓉奶冻,一份迷迭香羊肉串,一份什果沙拉。

陈嘉豪在电话里特别强调要在晚上八点钟之前送到。他一向喜欢讲排场,今天生日自然不能从简。

依依昨天晚上专门在楼下的蛋糕店给陈嘉豪订了一个三层的生日蛋糕。希望他顺顺利利,平稳地垮越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她这心意也补得刚刚好。陈嘉豪自己过生日,可一切准备似乎都是为了迎接依依的到来,唯独没有想到给自己订个生日蛋糕。

依依平常都是五点半下班,陈嘉豪五点钟已来到她楼下接她。偏偏今天不凑巧,依依的老板今天接了个大活,时间比较赶,要全体员加班一小时 。

依依让陈嘉豪上楼去等她,反正小普在家闲着,也可以陪他说说话。可陈嘉豪有自己的想法,他担心节外生枝。他并没有上去,却独自坐在车里等依依。

小普接到依依的电话后便开了门等陈嘉豪上来,可她等了将近一小时也没见到陈嘉豪的影子。她暗自窝了一肚子火,在心里埋怨着陈嘉豪。

“你过生日不请我也就算了,我也懒得去,你竟然还躲我。以前为了让我给你和依依牵线,整日嬉皮笑脸地追着我询问依依的下落。好了,你们俩现在走到了一起,就不想搭理我这个中间人了。真是过河拆桥。”

小普越想越气,越气越不能原谅陈嘉豪。一想起晚上依依要出去吃饭,可能不会买菜回来,自己这顿饭还吊在半空中,小普就又难过又憋屈。她忍不住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六点半依依终于下班。她想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去陈嘉豪家里。但陈嘉豪似乎担心依依一下车就会飞走了一样。他不让依依下车。

陈嘉豪小声给刘阿姨打电话,让她快速去买一条女式睡裙回来。依依在旁边看见陈嘉豪捂着嘴通电话,觉得这家伙真是好笑,他应该是早都预谋好了。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捂着嘴说话。又不是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她忍不住在陈嘉豪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喂,你干什么藏着掖着?还不让我知道。”

“我……我这不是怕你不开心么。”

“刘阿姨哪知道我喜欢穿什么睡衣呀,不如我自己去买吧。”依依一脸认真的样子。

陈嘉豪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一想到两人竟不谋而合,这般默契。真心相爱的人总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又忍不住激动和冲动起来,他把车靠路边停下,抱住依依狂吻了起来。对面车上的灯光打了过来,依依轻轻地推开了陈嘉豪。

他们一起走向女士睡衣专卖店,店里站了一群女人。陈嘉豪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他还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这是依依第一次看见陈嘉豪害羞的样子。她想不到这女人如果真的一壮起胆来,连情圣都吓成土鳖了。

二十分钟后,车子在一幢欧式三层别墅前停下,陈嘉豪搂着依依走了进去。室内是白色系的欧式豪化装修,清雅又不失华贵。大厅里有一个假山喷泉,喷泉被一个水池包围,水池里有七彩的鱼儿在欢快地戏水。

一切摆设都是那么唯美,连窗帘都尽显了女主人的审美艺术。室内全是感应灯,踏上二楼,一楼的大灯自然熄灭,只留下几盏射灯发出柔和温馨的光。

屋里每个角落都摆有绿色盆景,娇贵柔嫩的花儿都放在雕花的高脚台上。二楼餐厅里摆着两张餐台。一张是稍大一点的可悬转的圆形餐台,另一张是长方形的西式餐台。长方形的餐桌上铺着和西餐厅一样的法式台布。桌子中央的花瓶里装着一大束红的似火一样的玫瑰。各种餐典整齐的排列在台面上,餐具在柔和浪漫的灯光下闪闪发亮。

陈嘉豪房间的紫金琉璃瓶里插着一束洁白如雪的百合花。整个屋里弥漫着醉人的花香。陈嘉豪随手按了一下音响,boy zone的No Matter what响了起来。

刘阿姨启开一瓶红酒,摆好餐具准备离开了。陈嘉豪向阿姨道别,让她明天晚点过来。

伴着缓缓的音乐,陈嘉豪搂着依依轻轻地舞了起来。所有的嘈杂和烦恼都被关在门外。窗外的风儿在为他们歌唱,月儿在为他们祝福,此时他俩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们坐下来碰杯,喝酒,用餐,用最温柔最深情的目光望着对方。幸福已无法用语言来描绘,旁人都不在,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俩肆无忌惮地饮酒,随心所欲地畅谈。

所有心事和向往都已溶入血红的酒水里。如此良辰美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们终于飘了起来。夜是如此美好。

“十里春风不如你。”陈嘉豪满眼的柔情。

“嘉豪,说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依依的脸上泛着红晕,看上去可爱又迷人。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就对你一见钟情。从此再也离不开你了。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陈嘉豪给自己的空杯里又倒满一杯红酒。

“我想我是日久生情,我对你的感情就像这红酒一样,愈久愈醇。我怕我会上瘾。”依依半醉半醒,发出娇哆的声音。

“上瘾多好啊,这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陈嘉豪痴痴地望着依依。

陈嘉豪站起来拉着依依的手,跟着乐曲跳起了拉丁舞。依依以前学过一段时间的拉丁舞,但她很疑惑陈嘉豪未曾学过,怎么也跳得这么好。

“为什么你也会跳拉丁舞?”她惊讶地望着他。

“我不但会跳拉丁舞,而且还会跳芭蕾。小时候我妈把我当女孩子养,什么都让我去学,我样样都会一点,但没一样出色的。”

陈嘉豪正说着,点起脚尖,跳起了天鹅湖。他摇摇晃晃地旋转起来,样子搞怪又滑稽。依依笑得眼泪水都出来了。

陈嘉豪坐下来喘气,他拉过依依坐在他的腿上。他用迷醉的眼睛和她深情的对望。他用手轻轻抚摸她的秀发。

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深情地拥吻。终于,在这个醉人的夜里,依依心甘情愿,把自己的初夜给了陈嘉豪。

爱到底是什么?爱是灵魂迸发出的吸引。爱是我需要你时,你刚好来了。


第二十五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