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路公交车(2)

(二)他的旧相识

    边远嗤的笑出了声,笑容温和,就如同一束光,直直的穿透了一棠的心。

    瞬间,一棠的脸就红透了,这人,这人!心里一顿懊恼,后悔自己说出去的话,泼出去得水……

  突然,公交车的广播很合时宜的响起来:前方到站 嘉南广场,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她从来没有觉得广播的声音这么悦耳,如临大赦,当即对边远说了声我下车了,就提着行李箱火速的逃离了现场,这场景,真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边远瞧着一棠的身影,她那拖着行李箱笨重的样子,嘴角就不自觉的扬了起来——无妨,来日方长。他的手指慢慢的摩挲着手机,看着刚刚加的好友,忍不住,点了进去。

    “穿着我的渔歌来见我的少女啦~嗯,我们一起过儿童节了~”

  还真是个小孩子,边远看着一棠最近的一条朋友圈,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再看她的配图,嗯,是她穿汉服的样子,跟第一次见她所差无二,汉服很适合她,很可爱,与此同时,他按下了保存键,不动声色的设置成了自己的手机壁纸,心里又是一阵窃喜。

    一年了,我没有忘记你,反而又遇见了你,这是不是说明,我们的缘分,不只是擦肩而过这么简单,一棠。

    思绪回转,一年前的三月。

    正是杨柳飞絮的时节,难得放松的边远背着个黑色肩包,就踏上了去苏州的路。

  临行前,王礴难免调侃了边远一番。因为这是他跟边远一起共事以来,第一次见他出去旅游,所以有些惊奇。

  “我说你啊,真是万年不开窍,开窍抵万年,怎么?见哥哥我每天被爱情滋润,嫉妒了?想要去那边来段艳遇?”

  “去你的,你还真是,浑身都是恋爱的酸臭味。”边远有点鄙夷的朝王礴翻了翻白眼。

  “还说不是嫉妒,也对,我家幺幺温柔体贴,善良可人,对我又这么好,某人是该嫉妒的。”

  “你确定没有误解温柔体贴这四个字?我看你啊,就是个妻管严,还死不承认。”

  “切,打是亲骂是爱懂不懂,得,我跟你一个万年单身狗说什么你都是理解不了的。”

  “好了好了,是,没你懂,一边儿去,影响我收拾东西。”

  “得嘞,你哥哥我约会去也,就不打扰你收拾东西了,记得去那边多认识点美女哦,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美女多,别浪费,啊。”

  王礴说完立马闪人,跑了没几步,嘚瑟的转过头,看见边远的枕头落在了门边。

  “嘿,小样儿,就知道你要拿枕头砸我,不过我呀,身经百炼,你打不到我,打不到我~”瞧,又是一顿嘚瑟。

  边远下了车,打了个的,直奔虎丘。

  他来之前,做过攻略,据说这虎丘是吴中第一名胜,苏东坡还说过一句名言——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所以毫无疑问,第一站,边远就定了这里。

  至于为什么会来这儿,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那个人在这里吧,说来也奇怪,这个人,只是个无名的小作家,他根本不认识,他只是无意间看了她的一篇短文,看到了她在文字里诉说的故事。

  不过,在故事里,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人最内心深处的悲伤,那种淡淡的,却怎么也抹不去的悲伤,所以看完那篇故事,他把自己的签名改成了里面的一句话——此生不复,此生休。

  对他来说,这些行为,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以往的作风,为此还被王礴嘲笑了好一阵,说他变得矫情了。

  边远心里也是说不出的苦涩,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篇似真似假的故事扰了心,还为此来到了这个地方,故事里女主人公在的地方。

    随着人流,他看到了吴中第一名胜的石匾,往里走,看见了古真娘墓,刚巧,导游讲起了这个墓主人的故事。

    传说,唐代有位女子叫胡瑞珍,人称真娘。由于安史之乱,她逃难到苏州,无依无靠,被迫进了妓院,但是她只卖艺而不卖身,她能歌善舞,才貌出众,可谓是绝色佳丽。当时有位高富帅的书生王荫祥慕其才色,花重金贿赂老鸨想要留宿于真娘处。真娘知道之后,投缳自尽,以死守身。王荫祥大为震惊,厚葬真娘于虎丘山,并于墓上建亭纪念。

    嗯,这确实是一个有点悲壮的故事,边远略有感触的又瞧了瞧真娘墓,忽闻耳边传来一句吐槽——哎,这真娘真傻,不会逃啊,干嘛要寻死,真是可惜了。

  语罢,边远忍不住往说话的人瞧了瞧,抬眼望去,颇为一惊,说话的女生,穿着一身粉,衣服款式新奇,却尤为可爱。

  “小丫头,你不免想的太简单了,她已经无家可归,还能逃去哪儿呢?”边远忍不住向这丫头问道。

  一棠一听,看了看四周,想寻找声音的来源。

  “是我。”边远不好意思的招了招手,向一棠说到。还不等一棠说话,边远又问到:

  “丫头你这穿的是什么衣服?款式很特别。”

  “啊!这是汉服,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一棠一听有人评论她的衣服,顿时来了精神,毕竟知道汉服的人太少,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奇装异服,为此她看过了太多的白眼听过了太多的谩骂,所以当有个人,兴致勃勃的问她这是什么衣服而且还没有恶意的时候,她难免激动了些。

  “很好看,适合你。”

  “嘻嘻,谢谢。”一棠听罢不好意思的道了谢。转眼就被导游的声音吸引了过去,也顾不得眼前的人,就往千人石那奔去,担心错过了讲解,毕竟这些玩意儿,要是没有解说,看了就跟没看一样。

  “还真是个跳脱的性子,小丫头。”

  至于为什么要喊小丫头,emmmmm 一个28岁的半老男人,人家可能大学都还没毕业,这不只能喊小丫头了。

  这一路,边远也是漫无目的,只是,一棠的身影太显眼,他总是能一眼在人群中看到她,不知不觉,就跟着她的步伐走完了大半个虎丘,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过那抹粉色的身影,也不知为何,看到那样的人,那样的笑容,他总会想起,那个写故事的人。

  可是,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勇气,走上前,要一个联系方式。

  萍水相逢的缘分,不适合我,边远心想。

  可他想不到,就这缘分,让他在未来的日子里,念了许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