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椿,你冒芽了没有啊?

这个季节,学校里各种美丽的花夺人眼球,

粉的,玫红的,小白花,还有黄色的迎春…花开了几天,就又落了,披上了绿色长裙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道香椿芽冒芽了没有

因为这里没有香椿树

这几天,总梦到春暖花开时,香椿芽在枝头

我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春天

那时候,家里有两棵香椿树,高高的,枝干粗壮,一棵在东边偏南,另一棵在南边偏东。

两棵树延展出的枝桠在夏天会互相搂抱在一起,投下了一片荫凉!

每到这个时节,香椿树就开始冒芽,先是侧枝上一点点的棕,然后是顶上,一片片挂满了一树,像湖中那一盏盏的莲花,晨光下还油油发亮!

香椿香椿,虽然它不会开花,但冒出的芽有一股香味,我把它等同于花朵,因为香椿的枝叶可以一直长大直到秋季,而香椿芽只有短短的十几天,像花一样!

鸟鸣啾啾的清晨,有了香椿,被窝就不是最好的选择了

在太阳将出未出的时候,父母早就起床了,我爸说,他们这大半辈子忙惯了,早上想睡懒觉都睡不着!

那时候我还不是起床困难户呢,相反,即便没有人叫我,体内的生物钟也会自动觉醒,因为外面的“诱惑”错过了,就是一个四季!

院子里,父亲已经搬来了木梯,把它靠在红瓦房的屋檐边上。木梯是父亲拿铁条和木头自己拧起来的,虽然为纯手工,但经久耐用,这一用就是好多年!

父亲手中拿着一个长勾,那是专门用来“勾香椿芽”的,一个超长的木棍,里面像是真空的,有些轻巧,但毕竟个头在那摆着,对于那个年龄的我还是有点承受不住的!

在木棍的顶头有一个铁弯钩,那就是俘获高处枝头上的香椿芽的武器!

之所以怀念摘香椿的日子,因为那也是一项家庭活动。

父亲永远是主力,因为他有身高优势,他可以够到最顶端的香椿,而那也是最香甜的。

他举起长勾子,就像一个将军拿着战戟,尖勾对准一棵香椿芽,然后父亲迅速地将木棍一拧,香椿就从高高的枝头败下阵来了!

母亲是父亲背后的女人,香椿被父亲摘落了一地,她就一次一弯腰地把地上的香椿都收进小篮子里。我也是,不过我只能算是一个小帮手。

两棵香椿树中间有一间红瓦房,大量的香椿芽也会落在上面,我喜欢在瓦房上走来走去,小心翼翼却也会踩坏瓦片!而母亲自然没有我小巧轻盈,这样的任务交给我来做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我挎着小篮子,在房上捡落下的香椿!然后递给下面的母亲,母亲再倒在另一边的空地上,由奶奶进行择香椿,把被虫子咬过的去掉,留下好的!

这一程下来,太阳公公都已经睁开了双眼,挂在已经空明了的枝头!

而我们也可以收拾这一地的战果,美美的享受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香椿最适合和鸡蛋煎炒,这是我记忆中的!

虽然我只喜欢吃第一口。

当然,母亲会把刚摘好的香椿打包起来,送给七大姑八大姨,以及邻居家的叔叔婶婶。

余下的,也不会浪费,装在罐子里,放到冰箱冷冻室中,等夏天到了吃凉面的时候它和胡萝卜是最好的“咸菜搭档”。

既然是称为咸菜,罐子中的香椿肯定加了盐,或许就是腌制起来了!

香椿不像韭菜,并非收了一茬还有一茬

春天里,香椿的第一次冒芽是最好吃的,它也和花期一样,时间很短,就会长成大的香椿叶,如果采摘不及时,长成的大的芽子叶就基本不能食用了,再食用也就不是香嫩的了!

不过要是放在远古时代,甚至饥荒的年月,树皮都能吃,更别提大的叶子了,只是现在我们都懂得享受罢了!

我是后来才知道香椿的可贵。

市面上都把香椿的价格提的很高,母亲说其实根本不值,因为我们几乎十户人家里就有七户人家有香椿树!几乎人人年年都能吃到!有的人也因多产就拿到城里去买,也能因此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那时候从不觉得它是季节性食物,可能就是因为它在那片土地上普遍生长的原因。

没有谁去刻意种植香椿,但村村落落里的每一棵都有很多年的历史!而每一代的人都把它们当做大自然的赠予

香椿每年都只会有一次,就像桃杏一样,也如槐花,柿子!

很多食物也只有短短的一季,但大棚种植已经使它们像常客一样走进我们的生活。

而像香椿这样的食物,却也很少有人去刻意种植。

当然,超市里可以买到各种食物,但你却无法知道它生长发育以及如何收获的历程!

现在我只能凭借市面上何时会有它的影子。才能知道它是不是已经发芽长大了!而吃到它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可能那时候的熟悉感找不到了,连同那种品尝起来的感受都不一样!

就好像,以前的它的味道是家的味道一样,它是家的一部分,也代表着一家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