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世好朋友——柔何以克“刚”

【今日关键词】韬世好朋友

【前言】

他说,他加韬世总所谭万潇主任的微信是因为我。

他说,忽悠普通老百姓是很容易的,忽悠我能在天津开韬世分所是不容易的。

他是这几天活跃在我朋友圈的赖刚律师。

赖刚律师

2018年5月1日,我在公号的文章中,添加了赖律师的微信。在他发给的文章和照片中,我感受到了他的特立独行、超有个性。

他犀利的抱有怀疑的审视目光看待各种问题,如果能让这样的人说“好”真的不太容易。

同时,他还怀揣着对律师行业未来的热情和憧憬,律师行业需要这样的人和如此不同的声音。

感谢这个时代,相同理念的人总能相遇。

【正文】

各位律师同仁大家好,我是《成都律师100年》专刊的创意发起者和编著组织者,在说起这本专刊杂志创意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自己。

一 、赖刚是何许人也?

我是赖刚,字克柔,号演绎居士,1982年生于四川剑阁。15岁立志成为一名律师,17岁来到成都读书,27岁开始律师执业。2001年至今,17年来我一直学习工作生活在成都,我热爱这个有千年历史的城市,更喜欢我少年时代就梦想成为的律师职业。

我喜欢读书,喜欢麻将,喜欢有个性有思想的人,我自己评价自己的性格是包容坦荡,但也孤傲和不驯。与人相处耿直义气,但也经常毒舌和情商不高。对待当事人,我恪守职业道德,以服务和解决当事人的委托为根本出发点,不为挣钱而放弃原则,更不见利忘义。

执业以来,我思考行业的未来,也参与协会的活动,愿意服务同仁,于2015年加入市律师协会文化宣传委员会担任委员,参与组织实施过两届成都市律师羽毛球比赛。同时对于行业和协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也发出过自己的声音:

于2016年市协会青工委五四活动上对协会管理问题发表过《我想当会长》的演讲;于2017年3月19日就省协会选拨青年律师参加行业领军人才计划发出公开信;于2017年7月8日就成都律师代表选举问题发出书面意见,要求阳运逵会长及会长会议对章程进行解释。

做这些事情我没有其他目的,就是希望让我们的职业和行业变得更好。可能有同行认为我是出风头搏上位,可能有协会领导和司法局官员认为我是挑战权威哗众取宠,我都不在乎,当下的寂寞和不解我早就习惯,很多事情只有经过时间才会被检验。

我目前执业8年,收入还行,足够我在这个城市有尊严的生活。时间也不算太忙,我可以除了工作还可以干自己喜欢的事情。说了这么多,哈哈,总结一句,我就是一个不太讨厌的摩羯小胖子。

二 、《成都律师100年》的缘起

2018年4月25日省协会九届文宣委召开第一次主任会议,谈论未来四年工作,当日发布公告并且希望广大律师提出建议,因我2018年3月曾提出加入省文宣委申请(结果尚未知道),并且与主任刘星,副主任欧阳九律师熟悉,故于26日夜写出相关建议四条,其中第二条是希望可以编撰《四川律师志》,应该说《成都律师100年》缘起就是那一刻。

我喜欢读历史,喜欢读不同人写的对同一事件时代的不同版本文章,我自己每天写日记偶尔也写点小文章,高中时曾参与编写《剑阁简史》,大学时曾泛读二十四史。执业后也读了不少法律职业人的传记(最喜欢是锦天城创始人史焕章的自传),应该说我有编史的小情节。

在几年前,上海搞过纪念律师制度诞生100年的活动,我读到过相关文章,我很敬佩很多我们的同行前辈,但那是人家上海滩的事离我很远,我还是更热爱我们四川。清末到1949年的四川历史是我喜欢的,那些曾经响亮而如今湮没的法律人好像总是与我梦中相遇,与我对话与我凝视,期待我让他们再现人间。

我们的职业在中国的历史刚刚一百多年,在四川在成都应该说还要短点,我们作为律师,我们有责任铁肩担道义,通过工作让公平与正义在当下实现。

同时我们也应该有情怀妙手著文章,为我们的前辈著书立传,让曾经为这职业赢得荣光的人被后世铭记,让曾经为这职业坚守的人延续芬芳,让保存薪火不断的人再燃风骨,当然我们也为那些曾经让这职业蒙尘的律师铸铁为像,为那些排挤打压迫害律师的人钉签。

  三、欢迎你来和我们一起耍

如果你是律师,最好是四川的律师,更好的是成都的律师,我真诚的欢迎你来一起耍。

如果你有时间,最好是还会写稿,更好是还会编辑,更更好是还会排版等,我真心的欢迎你来一起耍。

如果你是合伙人,最好是事务所主任,更好是协会领导,我真真的欢迎你来一起耍。

当然如果你啥也不是,只是吃瓜群众,只是龙套路人甲,只是闲的无聊,我也真意欢迎你来围观点赞拍砖砸场。

想法是美好的,但是最后实现的不多。100年已经超越了太多人的寿命,很多的资料可能都已经湮灭,我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再现曾经的历史,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以像诉讼一样以证据构建法律上的事实。

我们不是协会,更不是官方,我们在调取档案时间可能有超越我们想象的难度。我们没有资金,没有场地,在调查证据之时可能需要我们自己掏钱。我们没有名气,没有人脉,在采访老律师大律师之时,可能被拒之门外。

甚至我们还没开始,就有可能被视为异端,扼杀于摇篮。更有可能在过程中我这个发起者被出局了,你们被狙击了。这些是我可以想到的,可能还有许多我想不到的,但是没什么,大不了做不成《成都律师100年》,总会有人做成《成都律师110年》,《成都律师120年》。

废话了半天,就是一句,律师们快来,我们一起编写《成都律师100年》。

【后记】

随着韬世天津律所的运营逐渐进入正常轨道,很多朋友、律师和客户从疑惑不解、冷眼旁观,逐渐到寻求合作、首肯认可。

最近有很多朋友私信我,问我从律师到律所管理者转型的经验和教训。说实话,相比较经验来说,更多的是痛苦的体验。

如果真要分享一些心路历程和实用的干货,敬请关注我即将要截稿的新书——《律师进化论——青年律师的八个进阶技能》(暂名)

未来很长,韬世的好朋友们,我们一起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