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度槿》5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幽闭的构图,厚重的色彩,灵活饱满的笔触和细致敏感的绘画视角,十分钟后一朵石斛兰跃然纸上,拿着宣纸画对着外面的阳光,画纸抖落一处鹅黄的兰花色香。

冷凝尔一头鸡毛头从卧室走出来,我:“怎么了,像刚被蹂躏过一样”。

冷凝尔顶着两个黑眼圈,喝了一口水:“MD,杀人的心都有了,林夕仁大半夜两点给我打电话聊情伤到凌晨五点,五点后说现在说要来这,来就来还迷路了,正在楼下兜圈子”。

我刚愣了一秒,手机就响起来了,果然是林夕仁。

“月飞飞,你快点下来接我,你们这小区周围怎么跟个迷宫似的”

我刚要穿上拖鞋:“你开什么颜色的车?”

林夕仁:“CorvetteX90”。

我反应一秒:“这是什么鬼?”

冷凝尔一把接过电话:“你别和她说,月飞飞只认识车的颜色,从来不认识车牌,我下去找你你等下”。

五分钟正好冲开一杯茶的时间,穿着一身烧包的黑色风衣站在门口,我:“同志,你充满了单身的气质”。

林夕仁难堪的看了我一眼一手扶着门框:“月飞飞,为什么女人都那么花心,我真感到我的心重重的受伤了”。

我低头看书:“某人一直只是在堑上走,为什么不见智长?”

林夕仁:“我也很绝望,你身边还有没有像你一样忠贞的,你给我介绍一个。”

我看了一下冷凝尔,马上被冷凝尔瞪了回来。

林夕仁:“你以前说过,喜欢一个人,如果连他的宠物都喜欢那才是真爱,所以我拿了自己的宠物去实验了一下。”

我:“然后”。

林夕仁:“我刚把那只老爷爷狗刚送进她家门口就被她扔出来了”。

我:“这肯定不是真爱”。

林夕仁自顾自问:“月飞飞,如果你被劈腿你会怎么办。如果你是男生的话你会怎么办,再如果你是女生的话你会怎么办?”。

抬了下手:“这个问题问的有点难度”我:“毕竟,我不是雌雄同体。”

林夕仁一脸抓狂,表情由忧郁,悲伤再转到痛苦。

冷凝尔一脸惊吓:“都过去大半个月了,月飞飞他怎么还这么不正常”。

我:“有时候感到痛苦是好事,痛了才能成长。成长会有一个阶段,而他可能还在一个过程里”。

后想了一下:“奇葩说里马薇薇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不是客观原因,没有人愿意成长,因为成长原本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所以,看来成长还真是一件坏事”。

林夕仁:“月飞飞,分手之后痛苦之后是不是都会空虚”。

我皱眉:。。。。“空虚。。。”,后敲了一下他的头:“你的空虚可能不是因为女孩,可能是因为你自己而已”。

林夕仁一脸撞墙的表情:“这次恋爱,崩溃的不止我自己,我们家里现在也开始施行相亲了”。

我想了一下:“相亲有什么不好?其实,包办婚姻比自由恋爱的婚姻的幸福程度高。”

林夕仁:“…….”.

冷凝尔似乎刚神游回来,进入一种模式,突然打岔问:“其实如果论刚才的命题,劈腿这样的事太普通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就先代入一下,如果有一天严俊有一天又遇到了一个自己很喜欢很爱的女孩,你会选择留下还是离开”

我想也没想:“当然是离开”。

冷凝尔:“那你不亏大发了,你从小就那么喜欢他”

我:“爱一个人不是贪欲和占有。更不应该让他感到累赘。只要他能拥有自己更喜欢更爱的过得更幸福,前提是那个女孩一定要配得上他”。

林夕仁一脸懵懂和茫然:“你们整天研究这个,到底什么是真正的爱,说说”。

冷凝尔一时哑然,想了一下说:“飞飞,你来”

我想了一下:“花心的为你专一,爱玩的为你安定,性急的为你等待,爱逃避的为你坚持,骄傲的为你谦卑。这应该是真正的爱,爱你是愿意为你改变,为你变好,为你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冷凝尔自是知道月飞飞对待感情很认真,甚至有点较真,跟夏目经历一场恋爱后就有一种气数用尽了的感觉,五年后都不再去触及...
    嚒嚒哒阅读 146评论 0 0
  • 林夕仁和梁其元收到月飞飞助理童童告知要结婚消息。一个表示此生再无他恋马上要去剃度出家,一个惊奇于月飞飞的男友到底是...
    嚒嚒哒阅读 44评论 0 1
  • 最凉不过人心,最冷不过人情。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夜深心安静阅读 51评论 0 0
  • 与宁波的时光已隔了十年,空间隔了大江南北,但是我感觉我一直就未曾离开宁波,我在家乡城市以外呆过最长时间的城市,那时...
    我叫在水一方阅读 227评论 2 6
  • 这几天动儿明显有些情绪化。情况可能是这样的。动儿和班上的一个女生有彼此相好的示意,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上学期期末时,...
    小可以之动阅读 483评论 8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