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小的时候互联网还没有风靡,时间并没有那么好打发——对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时间就像是有两杠血槽的大BOSS,我们费尽心思去想着怎么消耗他的血量。

不过在当时他有一个死敌——小霸王游戏机。你知道,打游戏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虽然风靡甚广,但小霸王并不是挨家挨户都有,只有条件比较富裕,或者对子女比较放任的家庭才配备。当时我还在念小学,班上有一个同学,同时具备以上所述两点,每到周末,班里的男生就会拉帮结派去他家打游戏,当然,我也在其中。

那段时光是很难忘的,坦克大战、魂斗罗、忍者神龟、双截龙……在大型互联网络游戏盛行的今天,你也许很难想象那种低端游戏带来的乐趣也会令人流连忘返。当时我们周末的生活就是,吃完早餐早早出门去同学家,到吃午饭时间就回来,然后吃完午饭再去,一直玩到同学家长下班回来方才作罢。

虽说兴致昂昂,但我当时真正在玩的时间并不多,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看别人玩。因为人数众多,每人只有一条命轮流来,我这种平时很少接触小霸王游戏的技术自然高不到哪去,有时候刚轮到我,还没够10秒一个失误就挂了,然后就只能心有不甘又依依不舍的交出游戏手柄。

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觉得趣味无穷。

所以当时我就有了一个憧憬,我非常想自己也能拥有一台小霸王游戏机。

这个愿望在我初一的时候实现了,那个时候的我正处于学涯中的巅峰阶段,成绩优异,特长众多,可说光芒万丈,家人对我也很是放心。仗着这点,在除夕那天下午,我任性的跑去用所有的压岁钱买了一台小霸王游戏机。

就跟所有憧憬已久的梦想得以实现一样,接下来的故事可就让人兴奋让人热血沸腾了,我终于可以无所顾虑的独自享受游戏的乐趣,再也不用担心一个失手就Game Over然后起身把位置让出去,我可以肆无忌惮,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所谓近墨者黑,老姐与我朝夕相对,很快也被我感染。那时候我们常常晚自习一放学就兴冲冲赶回家一起打游戏,一玩就玩到凌晨,我们携手通关了许多游戏,那叫一个爽。

但好景不长老姐就开始厌倦了,无论多好玩的游戏,玩的次数多了总会觉得腻。而我持有的游戏卡并不多,买的话要8块钱1张,而且一张卡里只有4个游戏,还不一定都好玩,8块钱的消费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很奢侈的。我曾一度攒了几个礼拜的早餐钱去买游戏卡,但投入总不能物超所值,总是买到不太好玩的游戏卡,攒钱的速度远远赶不上热情的冷却。

所以老姐厌了后,没多久我也跟着觉得乏味了。

于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在小霸王游戏之路上渐行渐远,它就放在电视机的柜台旁边,我每天打开电视的时候都能看到它,但它的电源键再也没有被我按下过。

也许是两个月,也许是三个月,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在一个百般无聊的下午忽然想起了它,想起了过去打魂斗罗时的激情,于是想去重温一下。

但这个时候我却忽然发现游戏机不见了,我把家里翻遍了都没找到。于是我跑去问我妈。我妈说,上次家里来了个亲戚,亲戚带来的小孩看到这个游戏机就哭着喊着要,于是就送给了他。

我闻言顿时就火了,我说你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东西擅自送给别人。

我妈就说反正你也不用啊,都放几个月了,上面灰都布了几层。

我说那你也不能招呼都不跟我打声就送给别人啊。

多大点事。我妈说,你实在要的话过几天我再去帮你买台新的咯。

你说的容易。我更加生气,我说,你买个新的那能一样吗,你知道这台游戏机对于我的意义么?你知道我当初费了多大的心思才买到它的么?你知道这里面有我多少回忆么?你知道……

我妈听不下去了,就去跟我爸说。我爸得知后,第二天跑去买了个新的游戏机,然后去亲戚家将我的那个游戏机换了回来。

这么折腾了一下,游戏机终于又回到了我的手中。

但失去并没能让我对它更加懂得珍惜,玩了两天后,我又开始觉得没劲了。当然我其实是可以维持对它的热情的,只不过我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我要攒更多的钱去买更多的游戏卡,而显然我是不愿意的,那个时候的我很缺钱,我还有很多想看的书想看的漫画没有买到,所以最终结果是它又被我给闲置了下来。

如此又过去几个月,又是在一个百般无聊的下午,我忽然怀念起过去打魂斗罗时的激情,于是又想去重温一下。

但等我接好线后,却发现游戏机的电源启动不了,于是去找我爸,我爸捣鼓了一会儿说,这个电源插头坏掉了,不能用了,去买个新的吧,不是很贵,大概五六块钱。

“这样啊。”我想了一会儿,说:“还是算了吧。”

“怎么了呢?”我爸有些意外,“你当初可是喊着闹着要我把这个拿回来的。”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老实说我挺后悔的,我费了那么大的劲把它弄回来,原来只是为了让自己意识到,其实它对我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它早已无法给我带来乐趣。”

“只可惜你还专门去买了个新的把这个换回来,真是亏大发了。”我说着觉得有些心痛。

“也不能这么看。”我爸说:“如果我不这么做,你也许会伤心难过很长一段时间,你会觉得遗憾,会气你妈,有些东西,只有再次得到之后,你才会知道它的失去有没有价值。”

老爸不愧是老爸。我当即释怀,我说,确实是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