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安好,每天都是晴天

1

我叫曾言,生活中能让我感兴趣的事不多,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秋梦。从读书那会到现在她读大二,我已经暗恋她七年了。七年时间说长不长,但却占据了我的所有青春岁月。

是的,对我而言,秋梦就是我的青春。

我不会追女孩。为了追求秋梦,我恶补了两岸三地无数爱情片。为了看到已经被禁播的某某花园,不惜用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买了一套光碟,事实上对我追求秋梦没有任何帮助。

庆幸的是,我把这个秘密和好朋友苏棋分享了。

苏棋的性格和我是两个极端,他特别热情、活泼,而且情商和智商都很高,无论在哪里,哪里便是一片生机勃勃。我和他能成为朋友,对我来说仿佛是一种奇迹。

他知道了我的秘密,于是他便知道了秋梦,然后很自然的,他和秋梦成为了朋友,并把秋梦真正带入了我的生活。

你看,人与人真的不同。

他做成的很多事情,对我来说就如同是魔术。

在苏棋每天的刻意安排下,我与秋梦、苏棋三人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一起吃一起玩一起学习,很快便成为了形影不离的三人组。我和秋梦初中高中都是同学,关系本来就近,从此便更加密切了。

终于有一天,在苏棋的计划下,我对秋梦表白,而秋梦……居然答应了我的要求,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那一刻,我仿佛是在做梦。

我期待着,幻想着,感叹幸福美好的生活来临。

然而天空时常下雨,夜晚偶有惊雷,生活并不如想象那般美好。

成为我女朋友的秋梦,笑容不再那样甜美,谈吐也不再那样随意,甚至望向我的眼神都不再自然。

我询问苏棋,苏棋只是苦笑。

于是我告诉自己,这一段时候只是我和她的磨合期,等这段时间过了,一切都会好的。

我的爱情来了,我的青春应该是开花结果,充满生机。

时间在爱情与彷徨中流逝,我的二十岁生日到了。为了彻底解决我与秋梦的问题,为了在我与她的关系上下一计猛料,我对她说:“生日那晚,你不要回家。”

秋梦怯怯的说:“你等不及了吗?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很那个的。”

我的表情很认真:“我叫曾言,我说的话未必是真言,但我从不说谎。我心里怎么想,我就怎么说。”

秋梦沉默片刻后小声道:“我会考虑的。”

生日那晚,除了苏棋和秋梦外,还有男男女女几个朋友,我们没有去餐馆,也没有在外面疯,而是做好饭菜买好酒在家里猛喝。我不记得他们喝了多少,我只记得我喝了很多很多。

后来听朋友说,那一晚我醉的像个死人。

早上醒来,但思维逐渐清晰后,我猛然想起秋梦答应我的事,然后向床边望去。

空无一人。

我暗自苦笑,心想自己都醉成这副模样了,秋梦又怎么会睡在我旁边?

我伸了个懒腰,去洗手间洗漱,然后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买早点。可当我经过另一个卧室门的时候,我忽然停下了脚步,总觉得家里有些不对劲。

我将头伸进了卧室,目光望向了床上。

苏棋仰天睡着,秋梦侧卧在苏棋胸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我如遭重击,有些失神的向后退去,再次向苏棋和秋梦看了一眼,推门而去。

那一刻我知道,我和秋梦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我和她完了。

当然,也好。既然你不爱我,那么我们还何必苦苦的纠缠在一起。我若真的爱你,那么无论你与谁在一起,只要你能幸福,不就够了?

你若安好,何处不是阳光?

2

我叫苏棋,我的爱好有很多,最大的爱好自然是交朋友。我讨厌孤独,哪里热闹哪里就有我。

曾言是我的好朋友,有一天他给我说了一个秘密,并希望我能帮他想办法追求女孩子。

对我而言,追女孩是哥初中时就玩剩下的,简直太没有难度了。

于是我见到了那个女孩。

秋梦,她有一双明亮好看的大眼睛,稍稍偏厚的性感嘴唇,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身上的皮肤却有种健康的黑。他算不上特别美,但就是好看,眼睛好看,嘴巴好看,哪里都好看。

我不记得自己在哪本书上看过一段话:“当你觉得一个女孩哪儿都好看,你一定是爱上了这个女孩。”

但我知道这不可能,这样的事情不允许在我的世界里发生。因为每当曾言望着她的时候,我就知道,曾言真的很喜欢她。

兄弟这个忙,我帮定了。

事实证明,哥的技术还是那样过硬,在我的计划下,秋梦的防线被曾言攻破,成为了曾言的女朋友。

那一天曾言很开心,他拉着我去江边喝了很多酒。我记得那一晚天很黑,后来还下起了雨,但曾言就像疯了似的在雨里唱歌、跳舞,任酒瓶里被雨水灌满,他还是把雨水当着酒继续喝了下去。

那一刻我觉得,曾言是幸福的,他体会到了爱情的滋味。

而我的爱情,在哪?

可是事实并不像我和曾言所预想的那样,我们三个依旧每天腻在一起,但感觉却完全变了。秋梦虽然成为了曾言的女朋友,但却变得离曾言很疏远,反而与我越来越亲密。平常约出来见面的时候,也不给曾言打电话,而是打电话给我询问我的位置与情况。秋梦越这样,我就越尴尬,她,我,曾言三人之间出现了一种怪异的情绪。

就这样,我们彼此之间有了隔阂,仿佛越走越远。

曾言二十岁生日那晚,他喝的酩酊大醉,其他的朋友都走了,只有我和秋梦留下来照顾他。

其实那晚我也喝醉了,但是要比曾言好很多,至少我还能控制着不让自己睡着。

我和秋梦在客厅里烤火,守着曾言闲聊。

深夜,我对秋梦说:“去睡吧,这边卧室里还有床。”

秋梦朝曾言的房里望了一眼,说:“你去睡吧,我睡曾言这边。”

我微微一愣,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连忙站起来走进了房里,淡然道:“行,你们睡吧,我就不打扰了。”

我醉意上头,倒在了床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睡醒了还是从未睡着,隐隐约约间,感觉有人睡在了我旁边。

身体很软,身上很香。

我没有说话,翻过身子将她抱住。

很久很久,我们都没有睡着。

秋梦:“苏棋,你喜欢我对吧?”

我说不。

她说不可能,你的心跳很快。

我说:“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我不可能会喜欢你。”

秋梦:“为什么?”

我:“因为你是曾言喜欢的女人。”

秋梦沉默着,想要翻过身挣脱。

我忽然说道:“再抱一会吧,至少今晚能成为我们的回忆。”

那一刻,我感觉到了秋梦的身体在微微颤动,然后往我怀里钻的更紧了一些。

清晨。

我听见了门被“啪”的一声关紧了。

我睁开眼睛,想起了曾言此前在门前的停留,忽然意识到,我和曾言之间,再也回不去了。

兄弟,何必为一个不爱你的女人痴恋执着,何必让她走进我们的世界伤害了你我。既然感情的伤痕无法修复,那我只能默默的祝福你,希望你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女人。

你若安好,管他沧海桑田。

3

我叫秋梦。

我有一个理想,还有一个愿望。

我的理想是能够创办国际化的大企业,我的愿望是找到一个彼此相爱的男人。

对于我而言,愿望的难度要大于理想,所以找到一个彼此相爱的男人要难于成为国际化大企业的创办人。

是的,对于爱情,我就是这样的悲观。

我有一个男同学叫曾言,我知道从我们刚认识那会他就喜欢上我了,只是他太胆小,又爱面子,一直不敢对我表白。我曾经试图了解他,去发现他身上的优点,但那些优点却都不是我喜欢的。那就一直这样吧,时间会淡化一切,我和他也会因为生活的改变越离越远。

然而曾言又找到了我,还带来一个朋友。

一个叫苏棋的男人,一个有趣的男人。

苏棋是个心思慎密的人,他知道曾言喜欢我,于是安排了很多有益于我和曾言增进感情的局。但我早已对曾言了解的够多,绝不可能轻易的爱上他。

一天天过去,一月月过去。

我们在公交车上练歌,我们在快餐店辩论,我们在江边喝酒跳舞,每一天的我们都很快乐。

渐渐地,我对他们两个开始依赖。

那一晚,曾言对我表白,你们一定都想不到,我答应了。

那晚我不知道曾言和苏棋是怎样度过的,但我在床上辗转难眠,直到天明依然质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往后的日子里,我忽然觉得曾言变得很奇怪,他看我的眼神多了许多责备,仿佛我的行为需要他的约束。我讨厌这种感觉,于是我变得不爱和他说话。苏棋就很好,还是以前那个阳光男孩,虽然油嘴滑舌,但和他在一起我会很开心。

还好,还好有苏棋,不然我和曾言该怎样相处!

曾言二十岁的生日到了,他居然对我说,要我晚上不回去。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知道他想要什么。

但,我根本就不爱他,我怎么会把自己给他!

曾言喝醉了,苏棋也睡了。

我没有多想,钻进了苏棋的被窝。

苏棋的心跳很快,我变得紧张起来。

我鼓足勇气问:“苏棋,你喜欢我对吧?”

他说不。

我说不可能,你的心跳很快。

他说:“这是男人的正常反应,我不可能会喜欢你。”

我问为什么?

苏棋说:“因为你是曾言喜欢的女人。”

我沉默着,想要翻过身挣脱。

苏棋忽然问道:“你明明不喜欢曾言,当初为什么要答应他?”

我依然沉默,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不回答,继续挣脱。

苏棋忽然抱紧了我,说道:“再抱一会吧,至少今晚能成为我们的回忆。”

这一刻我很感动,我的身体颤抖着,往苏棋怀里凑得更近了些。

清晨,我听见了曾言起来的声音。

身旁的苏棋也听见了,他准备起来。

我抱住苏棋,小声道:“先不要起床。”

苏棋:“为什么?”

我:“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曾言,就让我和他结束吧。”

苏棋惊讶:“你想要通过我?”

我很坚定:“我知道这很自私,但你会帮我的,对吗?”

苏棋叹了口气,继续躺下。

我贴近他的胸口,闭上了眼睛,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

没过多久,我感受到了曾言的脚步在门前停留,然后门发出“啪”的一声。

曾言离开了。

我翻过身,望向窗外新春的绿枝,长长舒了口气。

我知道,我和曾言结束了,和苏棋也结束了。

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告诉过苏棋,当初我答应和曾言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我想要每天和你在一起。

你,就是我的愿望。

既然你为了朋友放弃了爱情,那么我怎么忍心去玷污你的灵魂。你说的对,我们在某一晚拥抱过,那就是我们最好的回忆。

我会祝福你,祝福你也能实现爱情的愿望,遇见自己的最美。

你若安好,每天都是晴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