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8)

字数 3912阅读 114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4)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5)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6)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7)

(1)

灯光暖黄昏暗,表演区一个清秀的女孩捧着吉他弹奏着轻柔抒情的音乐,吧台上摆放着各种不知名的酒,红红绿绿,各种颜色的都有。

这是大学城附件的一家清吧,与吵闹喧腾的酒吧不一样,它静谧舒缓,环境清幽,装饰布置的温馨,而又不失情调。

来这里的人也多为学生,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聊聊天,喝喝酒,它更多的是一个朋友聚会的场所,而不是猎艳寻欢的风月之地。

此时范逸轩和周若云就坐在靠窗的一张高脚桌旁,桌上放在两杯颜色艳丽的鸡尾酒,还有几小蝶精致甜点。

周若云端起红色的液体大喝了一口,自嘲道:“看来我们输了,彻底输了。”说完她冷笑一声,表情写满了悲伤,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也没有了斗志。

范逸轩静默不说话,端起酒杯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扯了扯嘴角,淡淡说道:“是啊,我已经彻底失去小小了。不过,爱情从来就不存在输赢,因为不管多努力,有些人你注定得不到。”

周若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没法这么快的说服自己,毕竟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哪能那么容易释怀。

“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小小,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轻而易举的得到了你和韩晨的爱。而我看似什么都有,但是我却连喜欢一个人的资格都没有。”说完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范逸轩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看了一眼桌上空空的酒杯,说道:“鸡尾酒喝起来不过瘾,我们喝啤酒吧。”

周若云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范逸轩带着服务员拿来了8瓶啤酒。他轻松的打开一瓶,寻问道:“你能喝吗?”

周若云笑笑,爽快的直接抢过酒瓶,对着瓶子喝了一大口,自信满满的说道:“我酒量好着呢。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

范逸轩看着眼前这个A大校花,白衣长裙,清纯动人,看似柔弱,性格却也豪爽,其实这点和苏小小还挺像的。他不自觉的多看了两眼,似乎在重新审视她。

周若云见范逸轩一直盯着她,也目光坦然的回望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询问道:“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

“没有。突然发现你和小小其实蛮像的。”他一五一十的回答,毫无掩饰。

周若云听到这话着实很讶异,因为从来没有人说过她和苏小小很像。她自己也一直觉得她之所以和苏小小成为好朋友就是因为她俩很不一样,但彼此身上又有对方很想要却没有的性格特征。所以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我们哪里像啦?”

“一样爽朗可爱。”范逸轩脱口而出。

周若云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她低头喝了一口啤酒,不回答。

过了一会,范逸轩清淡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你原谅小小了吗?”

“谈不上原谅不原谅。毕竟她也没有对不起我。就像你说的,爱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看缘分的,韩晨不喜欢我,我已经失去了爱情,如果再失去友情我就太傻了。”

“你能这么想就对了。”范逸轩拿起酒瓶在周若云面前的酒杯碰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全心全意爱你的人。”

周若云端起酒杯,笑着说道:“谢谢。这点我相信。”说完直接一口气将整瓶酒都喝掉了。沉吟了一会后,她问道:“那你呢?”

虽然只有短短三个字,范逸轩却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他能这么轻易放弃吗?他不放弃又能怎样呢?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即使再心痛,也无法挽回了。

他苦笑着说道:“我已经错过她了,这辈子我们只能停留在朋友的位置。但我会一直保护她,照顾她。如果韩晨伤害了她,我绝不会放过他的。”

“小小真的很幸福。”她又开了一瓶啤酒自顾自的喝起来。

范逸轩看着周若云脸上渐起的红晕,关切的问道:“别空腹喝酒,吃点蛋糕。”说着把一碟巧克力慕斯推到她面前。

周若云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真的非常羡慕苏小小。不但有韩晨的霸道宠爱,还有范逸轩的温柔守护,而且他们都是如此优秀的男生,是多少女生拼了命想要得到都得不到的男神,而他们却只对在别人看来毫不起眼的苏小小一往情深。

不过周若云虽然羡慕,但她也知道苏小小能被韩晨和范逸轩喜欢并不是单纯的幸运,她的善良单纯,毫不做作,真诚可爱,这些都值得她被这么好的男生。比那些虽然外表漂亮,却矫揉造作的女生好太多了。

周若云心想如果自己是男生,说不定也会喜欢苏小小。所以她还有什么好怨恨的呢。

“想什么呢?”范逸轩推了推在发呆的周若云。

周若云回过神来,灿然一笑,用勺子吃了一小口蛋糕,情绪高昂的说道:“蛋糕很好吃。下次带小小也来尝一尝。”

虽然周若云答非所问,但范逸轩见她突然心情变得很好,似乎之前的一点点阴霾和纠结都释怀了,也被感染,微微一笑,淡道:“好啊,下次一起来。”

两人心情都放松了,也没有再聊苏小小和韩晨的话题了,天南地北的随便聊着,桌上的酒也被他们喝的差不多了。两人都有点微醉了。

(2)

范逸轩起身走向了洗手间。周若云感觉有点闷闷的,就一个人走出去透透气,她脚步踉跄的站在门口吹着风,冷风吹拂着脸庞,凉凉的,但也很舒服,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

她站了一会觉得稍稍清醒了一点点,正准备转身进去,却被两个彪形大汉,一看就是社会人士的男人拦住了。

“美女,一个人啊。”其中一个男的特别轻佻的说着,手还抓住她。

周若云狠狠甩开他的手,非常嫌弃的看他们一眼,语气很冲的说道:“不关你事。”

那个人也不生气,脸上甚至还带着笑意,但那笑是一种不怀好意的阴冷的笑,让人觉得特别猥琐,他淡淡的问道:“美女是失恋了吧。要不要哥哥我陪你喝两杯,好好安慰你。”

听着他们的话只觉得恶心,但没有很害怕,毕竟这里离清吧也就不到5米,周若云不理会她们的调戏,绕开他们往回走。

那两人立马再次拦住她的去路,先前言语调戏她的那个人继续开口道:“美女。别走啊。”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瞟了眼另一个人。

周若云眼尖看到了他的这一小动作,也瞬间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正要开口大叫,但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另一个人用手紧紧捂住了。她奋力抵抗,拳脚并用,但手也被他们擒住,并没有挣脱开。而且周围没什么人,所以如果她被掳走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

她被那两个男人拖着往旁边一条小道上走着,那里停着一辆面包车。

此刻,她真正感到了害怕,她想起了上一次被人围住是苏小小救了她,从那以后她们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现在又有谁可以救她呢?苏小小吗?不,她现在正和韩晨在一起,根本不可能过来。对,范逸轩,他的男朋友,虽然是假的,但现在唯一有可能赶过来救她的也只有范逸轩了,可是他会发现她不见了吗?他来得及救她吗?

她近乎徒劳的挣扎着,离车越来越近了,她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害怕,心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当她听到那两人的对话时彻底绝望了,一种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妞很正啊,一会就把她给办了。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这一看就是处女,我还没尝过处女的滋味呢,当然是我先来。”

她心里狠狠的骂了句:禽兽。然后绝望的闭上了眼,任由眼泪大把大把的无声滚落。不过下一秒,她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有人大声说了句:“禽兽。”那声音很近,很动听,很熟悉。

对,那是范逸轩的声音。

(3)

她猛地睁开眼,虽然在暗处,但却清清楚楚的看到范逸轩就在眼前,他眸光暗沉,眼神狠厉,一脚重重踢在抓着周若云的那个人身上,那个人吃痛,闷哼一声,松开了周若云。

范逸轩抓住这空挡,一把将周若云拉过来,护在身后。温柔的看了她一眼,似安抚,似愧疚。

周若云自睁开眼见到范逸轩的那刻就不再害怕了,不知为什么,莫名感觉很安心。她紧紧抓住范逸轩的衣角,轻轻的说道:“我没事,你小心。”

那两人见范逸轩来了,虽然有点震惊,但是也都没把他放在眼里。像他们这种小混混,别的本事没有,打人那是得心应手。

范逸轩没学过什么任何武术,但天生体育就很好,身手敏捷。一般的小混混还是打得过的。他挥拳朝其中一人的脸上狠狠一击,由于他出手快,那人竟然没有躲过,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嘴角还渗出了一丝血迹。

这下彻底把两人惹怒了,他们眼神凶狠的看着范逸轩,一哄而上,范逸轩一边要保护周若云,一边要对付两个人,所以有点自顾不暇,虽然躲过了他们的大部分攻击,也给了对方多记重拳,但自己也难免挨了几下。

趁着两人踉跄倒地的瞬间,范逸轩拉起周若云的手就快速往前面光亮处跑去,那两人虽然吃了亏,但是也不敢公然把他们怎么样,只能狼狈的开车离去。

(4)

跑到清吧门口,范逸轩松开了周若云的手,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周若云看着他脸上的几处淤青,很是愧疚,再加上刚刚受到了惊吓,现在虽然没事了,但还是很后怕。她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了范逸轩,头埋在他温热的胸膛哭了起来。

周若云的举动让范逸轩一怔,随即想到她刚刚差点被几个流氓毁了清白,他又觉得心疼,双手揽上她的背,轻轻的拍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不要怕。”

听到范逸轩的温柔安抚,她哭得更凶了,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

范逸轩知道此刻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来的有用。所以也就不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她,借她肩膀哭泣。

哭了很久,周若云才停下来,意识到自己正抱着范逸轩之后,她立即松开,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想起自己的举动觉得很不好意思,怕被范逸轩误会,所以怯怯的开口解释道:“我只是太害怕了……我……”

“我知道。我们是朋友嘛。”范逸轩知道她想说什么,打断了她。

周若云明白范逸轩怕自己尴尬,所以才开口替自己解围,她感动的笑了笑。抬头再次看到他脸上的淤青,眉头微蹙,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吧?”

“哦,这个啊,没事。小伤而已。”他一边云淡风轻的说着一边随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对……”。周若云刚想道歉,但她一开口就被打断了。

“别。朋友之间不需要说对不起。况且这也不是你的错。都是那几个人渣。幸好你没事,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如果再让我碰到,我一定狠狠地揍他们一顿。”

周若云看着范逸轩,他眉眼英俊,眼神清澈放光,说到那两个恶徒时,咬牙切齿,她突然觉得这种被保护的感觉真好。不知不觉间,她对范逸轩有了一种别样的情愫,那是一种信任,也是依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