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照片·(二)查分

      今天下午潘老师发了一张图片给我,我一看,照片里有我,有潘老师,有潘老师的夫人,潘老师的妈妈,潘老师的姑姑,还有一个小人,是我儿子。看看照片背景,后面是岳飞像,附近有岳飞像的只有齐山,这应该是在齐山拍的。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应该是十几年前,潘老师的老娘和潘老师的姑姑姑父三位老人从上海到我们这儿,住在潘老师家,因为我和潘老师是邻居,我就主动带他们三位老人去附近的万罗山和齐山看了看。三位老人非常高兴,这应该是那时候拍的照片。照片是由潘老师的姑爷拍的,我还记得当时他颈子上常挂着一部相机,老人经常夸赞,说RB货就是好,这相机几十年了,摔过多少次,都没事,质量杠杠的。

    看到这张照片,我就顺口问了一句,奶奶可好?因为潘老师前几年退休以后就搬到上海去住,主要是为服侍老娘,他说,原来自己跟着上山下乡的队伍到了安徽,一直没回去住过,更谈不上服侍父母双亲,现在老娘年纪大了,自己正好退休有空,就一定要服侍老人。潘老师回说,奶奶已于上个月29号去世,享年93岁。高寿老人驾鹤西去,很正常,我安慰了他两句,看起来有点像客套话,但不全是,主要是那老人给我的印象挺深的。

    记得后来潘老师的老娘曾在潘老师家住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她老人家经常早早起来做运动,虽然当时也有八十多岁了,但耳不聋眼不花腰不躬,思维特别清晰。每一次我走他门口过,她都和我客客气气地打招呼,看得出这是一个有修养素质很好的城里老太太,后来听潘老师说,他妈妈年轻时是厂里的干部,怪不得修养那么好。

      一张照片勾起了往事,好多年了,老人去世了,潘老师也退休六七年了,我也年过半百,儿子也成了大人了,真是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啊!人为什么要死去呢?如果能老而不死该多好啊!可能吗?!

             

          (二)查分

      今天是高考查分的时候。

    到了上午十点,就看到同学群里有“祝贺×××的女儿金榜题名”“祝贺×××的儿子金榜题名”的祝福贺喜的句子,通过这个,也知道了谁的儿子考到了一本,谁的女儿考到了二本。这是一个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日子,自古皆然。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得意,也有“解名尽处是孙山,贤郎更在孙山外”的失意,此乃人生常态,很正常。只不过,得意的无需忘形,失意的不必卑微。

      这才是刚刚开始,说现在成功还为之过早,我坚信,谁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成功,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