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愿清单

自己的时光


无意中看到的一部电影,便想去一探究竟,那是怎样的一部电影。想着反正也是打发时间,无妨。看完以后我才意识到,如果我没有看这部电影,才叫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我想我注定是个多情的人,看一部电影会哭,看一本书感动之处会哭。当然,对于这部电影,我并没有发挥女性的本能,而是被电影里面的主人公进行了一次深入的心灵交流。所以,每看一部精彩的电影,我都忍不住推荐给大家。

主人公爱德华说:我们出生,然后去世,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我们总该做些什么。

如果我有一天,你被告知你将只有一年,甚至六个月的时间去和你身边的所有人和事物告别,那么问题来了,你是选择坐吃等死,还是尝试去做些此前的时间里,你想做却因为各种原因或者限,始终没有去开始的事情呢?

莎士比亚说,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但是我相信几乎很少有人去思考这个问题,何况这件事关乎自己的生死。


当病魔来袭

一个普通的修理工卡特,本着对生命的热情,他有着惊人的知识储备量。原本看起来很吉利的年龄,66岁,却在一个电话之后,他惊慌地扔掉了手中的香烟,失魂落魄地游荡于人世间。

为了努力活着,他住进了医院,也注定了他将会认识一个叫爱德华·科尔的暴脾气老头儿。

是的,就在同一时期,爱德华被告知得了绝症,又机缘巧合地和老卡特住进了同一个病房,接下来就是他们的二人世界了,他们在这个病房里建立了基本的信任和友谊。

爱德华是个暴脾气的老头儿,动不动就会爆粗口,喜欢喝着一种产自于麝香猫的屁眼里的咖啡豆,是种寻常人无法沾边的奢侈品;而卡特则是个脾气温和的黑人,喜欢看那种智力节目,并自言自语地答题,仿佛这就是他生活里唯一的乐趣了。

他们相同的地方就是,身上都有一种求生欲望地气息相互交织。经过五个阶段的化疗之后,癌细胞已经扩散到爱德华身体的大部分角落,而当医生确诊他的治愈可能只有5%的时候,却没想到爱德华的暴脾气反而让他走的更远。


66岁的卡特

老卡特想到自己听过的一个调查:

曾经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有一千人被问及若有可能事先获悉想不想知道自己准确的死亡时间,有96%的人选择了不想,我总觉得自己属于另外的4%,如果能知道自己的生命还剩多少,我觉得这其实是一种解脱。但事实证明,我不属于那4%,基本上我们都别无选择。

又何尝不是呢,生命在灾难和病魔面前总是显得那么脆弱,有些人胆子大些,只在挣扎过后安然死去;而有些人则会觉得与其被折磨地面目全非以后再死去,不如趁着意识清醒的时候了断,于是早早离开这曾那么美好的世界。

老卡特给爱德华讲曾经的一个哲学教授给他布置的一个作业,称为“遗愿清单”,即是在自己最后的时间里把想做的事情列个清单。于是,他给自己列了个清单:

“出于善意,帮助陌生人”

“笑到流眼泪”

“亲眼目睹神迹”等等。

而爱德华也写出了自己的“遗愿清单”:

“亲吻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

“刺一个纹身”等等

他们不能忍受的是,自己的生命在同情和悲痛中慢慢窒息。爱德华说出了两人心里最深处的想法,他兴奋地和老卡特说着自己的计划,譬如“跳伞”这件事。


惊人的胆量在生死之间


如果一个人在自己仅有的生命里,做着自己原来枯燥的工作,整天听着一些毫不相干的人说着假装安慰的话,然后一群人想着怎么让他们最后的时间里活的更舒服,用他们所谓的最好的方式,还得忍受亲人们看着自己死去时的哀嚎,原本的将死之人还得一遍又一遍地安慰他们,这将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人总是充满矛盾的,在认为自己的生命还有很长一段的时候,就拼命地工作,拼命地挣钱,拼命地交际,好像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以让他打起兴趣的事情。时常和朋友说起,要去世界走走看看,却总会以时间不允许来打消自己原本的念想,或者等自己有钱了再去,诸如此类的纠结在他的心里不断挣扎,最后还是病魔占了上风。

踏上还愿旅程后,老卡特才发现爱德华是个非常有钱的土豪,所有的安排都由爱德华的助理来完成,而他们只需要一个一个去体验和实现。这段旅途让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加深厚,两个老头儿,一起跳伞,一起开豪车,一起去古埃及亲自目睹神迹……

旅途中,卡特发现,这世界变了,而自己对妻子的爱也一如从前,只是再也找不回原来执手走过人生某个阶段的感觉了,同路这么久,才发现有些东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最自豪的存在

人总是习惯在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时候,思考一些原来从来不愿意承认,看似一成不变的事情,感慨那些回不去的时光。这是不是意味着人老了,心也渐渐变得僵硬。

这部电影最深刻的地方,大概是两个老头儿在古埃及互诉衷肠的片段。

据说,古埃及人对死亡有种美好的信念,当他们的灵魂到了天堂门口,神会问他们两个问题,而天堂的门是否开放,则取决于他们对问题的答案。卡特将这个问题扔给了爱德华。

第一个问题是:

在你的生命中,是否有过快乐?

爱德华深呼吸毫不犹豫地回答,有过。

第二个问题是:

那你这一生,有没有给别人带去快乐?

当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爱德华抓耳挠腮了,纠结了片刻以后,他用一个故事来说明了一件事:我做过的事,并不是每件都让我问心无愧,但要是再来一次,我肯定还会那么做的,如果因为女儿的恨不让我上埃及天堂,那我也认了。

亲情带给人的情感交织是最纯粹的,但当这情感被岁月深埋的时候,它也有可能成为一把伤人的利剑,而这伤害对人的心灵将是无法修复的,它会每个阴雨天的黑夜里裂开,然后结痂,成为生命里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疤。

所以,伤害的话,不要轻易说出口;伤心的举动,要三思而后行。毕竟,失去了以后你再后悔那叫虚伪。


生命最后的旅程

这一切的结束源自于卡特妻子的一通电话,而爱德华也能理解作为一个妻子,却不能陪丈夫走完这段旅程的遗憾,便动了点脑筋,使用“美人计”让他入套。事实证明,他果然吃这一套。

旅途的最后一程,他们回到了原点,却因为一件事两人反目,以非常不堪的方式收尾,爱德华的过激反应,让卡特更确信他是需要亲情的滋润,对于这样一个老人,将死的时候若不能找回曾经的快乐,那么他也会死不瞑目。

佛教徒相信每个人都在经历不断的转世,是转向更高还是更低层次的生命,取决于你今世的修行。

后来,爱德华和老卡特冒着违法的危险,被安放在了珠穆朗玛峰山神山那一睹墙的里面,被一片纯白的雪包围,而遗愿清单也随着他们的落定而完结。

我们的生命就像小溪,最后汇入同一条大河,大河尽头的瀑布之上,在迷雾后若隐若现的“就是天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