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一个口剑腹蜜的心委

心委,是我来到大学以后才真正了解的一个班委,可以说是每一个大学里面都有一个心理咨询室,相对应的,每一个班级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名心委,这样的一个班委头衔,会让人不理解,让人不知道存在的意义;

在我们学校,每一名心委都有固定的职责,也都有相对应的培训,还记得,当其他人都在放假,都在睡觉的时候,心委或许就在开始培训了,每一次培训的时间都是不定的,有时是白天,有时是晚上,有时是下课后还没吃饭就要匆匆过去集合,也许在别人看来,每一次的心委培训都是简单的,或者是单纯的游戏,只是,深入其中,便会了解,心委真正的含义;

从当上心委的那时候起,便有老师提醒,时刻关注班级同学的心理变化,有什么异常的行为要及时向老师报告,而每个月总会有一份份的报告,从每一个班级的心委那里,交到负责人手中,负责人在交给老师,老师在交给咨询室,一层一层,都有属于自己的分工;

当然,作为心委,我们时刻都要记得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说,你问我什么,我就是不说;你问我做了什么,我就是不告诉你;这就是心委。有时候,调侃起来,就会说,你看过火影忍者吗?看过,那行,心委就是木叶村里面的暗部,你会被气的无可奈何;

作为一名心委,我们是不可以说什么刺激别人的话的,特别是在有情况的时候,当然,平时最好也不,毕竟祸从口出,伤害别人的话,一句就够了;但我想说,这个真的很难,对于我来说,我想做一名口剑腹蜜的心委,即使在别人不理解的情况下,我也希望做这样的一名心委;

对于别人,甚至是我来说,难听的话会很伤人,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很多情况下,我们说好听的话,真的能弥补他人吗?很多时候,我更多选择,口剑腹蜜的形式,即使对方不理解我,甚至埋怨以及憎恨我;但我相信,总会有另外的人,跟他说,我的做法其实不是要撒盐;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心事,没有人没有烦恼,但我更加相信,只要自己能够保持自己想要的情绪,那么每天都是属于自己的时光;当每一个跟我聊天的人,我可以选择心平气和的说话,或者,隔着屏幕,在别人让我无话可说时,转个方式,先让自己平静,但很多时候,却是我自己让别人感觉,我说的话,让对方无法接受;

我不明白,有时候我选择的方式是对还是错,也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才能让他们理解;因为,我不想解释什么,也不喜欢解释什么,当你误解我的时候,我希望真的有一天,会让你知道,其实你的误解只是你不会真的理解我;

无论我还是不是心委,我情愿选择,我想做一个口剑腹蜜的心委,也许,会得到很多人的误解,也许,会让很多人从我身边离去;也许,最后只是我一个人。但我觉得,总会有一个人,或者一群人,能真的知道,口剑腹蜜永远比口蜜腹剑更加的安慰你。

其实,真的要到最后才知道,你能安慰别人,却无法安慰自己,就像摆渡人中所说:我是一个摆渡人,我的任务是渡人上岸,但我却摆渡不了我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秋风,摇落一地的枯黄, 在半空中泛着 农民伯伯对丰收的渴望。 夕阳的余晖, 在秋日的田野荡漾 。 下课的铃声 还在...
    旭日晨光阅读 153评论 0 1
  • 午睡时做了一个短小的梦。 我梦见大片大片的麦田地,麦苗青葱旺盛。 麦田旁边有新建的超市,还有新的楼房在建。宽敞崭新...
    初夏的时光阅读 108评论 4 5
  • 点烟器是每辆车都会有的一项配置,它的出现是为了方便司机和乘客在车上过烟瘾。在车载电器产品越来越丰富的今天,点烟...
    爱车久久阅读 37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