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化的抉择 文/风清

     

        冬天的夜晚,萧瑟的寒风裹卷了地面上的落叶,街上的行人匆匆地赶路,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里,是没有人愿意在街上逗留的。街角的路灯下,一个老人独自站着,他摆着地摊在卖衣服。

      一对恋人经过,几番杀价之后,买下了一件觉得称心的衣服。大约二十分钟之后,他们回来了,他们将砍下的价钱还给了老人。他们说,在这样寒冷的夜晚卖衣服,老人真是不容易。

        这一对恋人,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这个故事,是母亲告诉我的。这本是一件琐事,但是尘封的岁月赋予了它特别的意义,使得我内心最柔软的成分被触及。透过这件事,我得以领会到我身体里流淌的是怎样的血液。

      这个寒气逼人的冬夜,使我所了解到的,是两个人善良、真诚的本质,是我所深爱的父母对这个世界上其他生命所遭受之苦的同情。在那个抉择的时刻,他们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也可以“事不关己”,或者用故作不屑的口吻以抚平内心的羞惭:他只是一粒最不起眼的尘埃,在这片土地上看不见的角落,如此个人何止千万,因而理所当然地“一笑人间万事”。

      但是,我的父母没有选择沉默,没有因为看透了世事沧桑而变得冷漠,因为他们理解维持生计的艰辛,他们识得痛苦。其实,我们都是被命运眷顾的人,但是,就在我们之间,会有人恃宠而骄,也有人心怀慈悲,这两者的分别,就导致了“绝对多数”与“关键少数”的分野。我相信,个人永远无法改变环境,但是,个人始终能够影响个人。


      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之类的道理。但是,随着我的成长,我渐渐发现,真诚的人反而受到打压,善良的人往往难以成事,而那些虚伪的人、怯懦的人反倒容易生存,不由得感到对于前程的迷惘。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更多的了解到,在这个世界上,正直的人、坦诚的人永远是少数,永远成为不了主流,毕竟主流世界需要漂亮的场面话,就如同电玩游戏里的装备,虽然无用,但是好看。

      但是,我仍然怀有希望。因为,我看见,公共篮球场里,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在酣畅淋漓地灌篮;落日的余晖中,归家的学生在路口耐心地等待着红灯转绿;拥挤的菜市场里,摊贩们每天准时摆出切好的猪肉以备下班的人们前去挑选;清晨的公园里,一对年迈的夫妇正依偎着闲谈;车水马龙的城市里,一波又一波的车辆有序驶过,一个瞎子颤颤巍巍过街……

      这一切,无不提醒着我人间的美好。

      因此,在这十来年的成长过程中,我始终在寻求一种人山人海间的宽容。这种宽容就是,当朋友们在一场又一场的喧哗盛宴中狂欢之时,我有权利独自走向大海,欣赏那被落日的余晖染成金色的海浪;当所有人加班加点只为争夺一个职位的时候,我可以耐心地等待自己的满树花开,拥有从容生活的自由;当这个世界为胜利者而欢呼的时候,我选择谦卑地注视着千万个沉寂的灵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我没有能力站在高处振臂高呼,但我也是一条有血有肉的生命,我所祈盼的,仅仅是来自他人的宽容。


      我不止一次地犹豫过,当我的观念不被多数人所理解的时候,是否应该顺从?如果顺从我需要付出什么,如果不顺从又会有怎样的代价?在这个过程中,那些事是我可以改变的,那些事是我即使竭尽全力也不能放手的?当我试图改变自己融入大潮的时候,我成为了怎样的自己?我是更快乐了还是怀有些许不甘?这样的我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哪些人值得我交往,而哪些人我不得不交往?

      如果你与我一样,曾有过这些问题,那么至少可以证明,你对于生活有所思考,你并没有疲软地生活在既定的环境里,可是,面对这些冲突,你是怎么做的?

      当然,一万个人就有一万种选择,这是个人的自由,无人有权干涉,人生的路,终归只有自己去走。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态度。

      我想,很多时候,在现实的逼迫下,我可能宁愿妥协,因为生活是第一要义。我十分清楚,在某些现实面前,个人的分量就如同撒哈拉沙漠中的一粒细沙或者浩瀚星海中的一颗星辰,注定将被历史的浪涛所覆灭。但是,我认为,人人内心都应有底线,都应保持着哪怕仅十分之一的勇气与热血,这不是高尚,这只是生而为人内心最根本的良知。

      所以,在某些时刻,我会鼓起勇气在人群中默默站起身,独自执着地走向边缘,纵使千万声呼喊,决不回头。



风清  2021年7月2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