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表白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尿尿。

2017年2月12日21点,微信聊天记录

“你回来之后能上天台一下下吗?”前后犹豫了一秒的我拽着手机,目测心跳估计有498。

“把快递给你?”

“嗯……顺便跟你说件事……”

“这么神秘吗?现在说也行啊。”

“不行,得当面说才有意思。”内心紧张得血压不停狂奔,只好假装调皮掩饰自己。

“啥事儿啊?”

“很快说完的,不耽误你睡觉。”

这一次,我豁出去了。


(一)

我一直认为办公室恋情是很愚蠢的,并且坚信自己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连这种意图都不会有,更别提暗恋同事。

相信我,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所以,当他的部门负责人告诉我,新入职的他被安排到我负责的门店实习时,我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天地良心,我在这一周后的某个晚上突然加他微信,更不可能是什么蓄谋已久、图谋不轨!

纯粹是因为那天发现他突然在门店的顾客微信群跟店长说公事,出于职业素养,我只好加个微信,提醒一下他不要在顾客微信群说公事,而应该私聊店长。

加了微信之后我本打算让新来的北方同事感受到南方人的温暖后,再婉转地提醒他工作上的正事。

结果……我一下子热情过头了!

我们的话题越跑越远,直到聊天结束我也没提微信群的事,想着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但直到我们不再联系了,我也没找到说那件事的机会。


(二)

我们都住在公司宿舍楼。

我在8楼,他在9楼,再往上就是天台。

第一次上天台聊天,是加微信几天后一个微风习习的夜晚。

那天下班我们在地铁站偶遇,然后一起回宿舍。那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交流。

回到宿舍后,他微信问我有没有好吃的外卖推荐。可我住了大半年,只点过某品牌的披萨而已,于是我建议他试试。

虽然那天我晚饭吃得很饱,但当他说要分一半披萨给我时,我没拒绝。

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人家给我好吃的,我当然不能拒绝。

但是既然是两个人吃披萨,为什么要各吃各的呢?而且我肯定吃不完半个披萨啊。

那为什么不找个地方一起吃呢?于是,拥有超(yong)豪(le)华(wu)镀(nian)金(po)四(jiu)角(bu)折(kan)叠(de)小桌子的我提出了上天台一起吃的建议。

这一吃就是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我所知道的最重要的讯息就是,他跟前女友分手几个月了。

对的,他单身。

就在这一天,我决定做一件22年来从未做过的事情——追男生。


(三)

于是,我开始了进攻。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几乎每天都有联系,大多数是我找他聊天,聊天的形式基本是我问他答。

关系熟络后,我们像所有暧昧关系那样互相调侃、捉弄,时不时互相逗趣来点小玩笑,就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手机的发烫,嘴角的上扬。

可是,暧昧始终没有发生。

后来,一页聊天记录他总是只有三两句只言片语。

我就像一个兴高采烈的小丑在台上自我表演,观众席上永远只有寥落的掌声。

几乎每一次我的“哈哈哈哈”发出后,对面陷入沉寂的空白。我爽朗的“笑声”仿佛都凝固在了空气中,让我尴尬了很久很久。

那段时间,事无大小,总被他牵引着。

记得有一次,我跟朋友路过某个门庭若市的鸡蛋仔店,以为他没有吃过鸡蛋仔,于是买了两份鸡蛋仔马上带回宿舍给他。

当时天气挺冷的,我生怕自己跑得不够快害得鸡蛋仔凉了不好吃,还把鸡蛋仔塞到朋友的大口袋里,让她捂着。

回到宿舍一口气爬楼梯上天台(宿舍没有电梯),等他来了才把鸡蛋仔从朋友兜里拿出来吃。

2月份,《生化危机》最后一部终于上映,我从他朋友圈得知他很期待,想必肯定会去电影院看。

其实我一部都没看过(胆小不敢看),但为了跟他聊这部电影,当然更为了抓住约他一起看电影的机会,我花了一天时间把《生化危机》第1-6部全看完了。

可是最后,我是一个人去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的。

另外一直以来,我对做饭没什么兴趣,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我甚至不喜欢喝汤。

可是,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周末中午,我却很认真地煲了个祛湿汤,并且趁着热乎劲,耐着烫端上去给他喝。

此外我还试过约他去珠江夜游、去参观广州著名景点、唱K,但无一成功。

还有啊,我最讨厌人家吸烟了。

可当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味,当他问我是不是很讨厌吸烟的人时,我犹豫了3秒,捂着良心说,不介意,我只是不习惯烟味。

天啊,我的原则呢?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四)

其实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已经让人很明了了,但我偏偏是个不被捅一刀都不愿意相信人家想杀我的人。

当他不怎么理我的时候,我会很难过。但是睡一觉醒来便满血复活,甚至可能吃一顿饭我就复活了,然后又傻傻地放下尊严主动找他聊天。

然而,开年上班后,我难过的频率越来越高,几乎没办法自我复活。

终于,我决定约他上天台,表白。

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对话。

表白时长大约18分钟,但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沉默不语。当时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语气、干笑,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为什么我记得那么准确呢?因为,我录了音。

录音其实没有特别的目的,只是希望以后可以通过录音回想起自己佯装镇定、大声说话的语调,还有当时,砰砰的心跳声。

每当想他的时候,我就一遍遍地听录音。

听见他尴尬的笑声,听见他说“想好再说哈”、“我觉得你没有考虑好”……听见最后我问“不说比较好吗”,他答“我觉得是”……

然后听着听着,我就冷静了下来,不再想他。

那天晚上我只说了一句话:“我说了之后你不要给我发好人卡。”这之后的时间基本上我都在纠结到底还要不要表白。

就在我决定说出来的时候,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

不不不,没有强吻、没有拥抱、没有壁咚……

漆黑得只能通过月光分辨障碍物的天台上,突然出现了一名男性,岁数、身高、样貌不明。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过了一会儿,传来了……尿尿的声音……

没错,这种关键时候,居然有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变态光明正大、堂而皇之、旁若无人地在一个并非空无一人的公共场所,嘘嘘了!!!

我数学不算差,但我当即失去了计算自己内心阴影面积的能力,并且一瞬间眼前出现了无数殴打“天台嘘嘘男”的画面。

我的表白大仗就这么在嘘嘘的背景声中落幕。


(五)

“我现在还没有想法谈论这个。另外这种朋友的状态也是蛮不错的。你也不了解我啊。我觉得你可能没考虑清楚。”那晚我刚回到宿舍,就收到了他的微信。

“谢谢你帮我拿快递。”

“我不想太尴尬。但也不能骗你啊。我想表达这个意思。只不过刚刚不知道怎么说。就是这样。”

“现在这样比我预想的尴尬一万倍……”

其实他不过是找了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想让局面不那么尴尬而已,毕竟我们还是同事,工作日得天天见面。

明明就在表白前几天他才说过,假如在广州遇到合适的女生,也会谈恋爱,所以,我只不过不是那个“合适的女生”罢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毅然决然地选择当面表白——我不想听那些漂亮的理由,只想痛快地告诉你我的心意。

表白的第二天我以发烧为借口请了假,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走过了闹市,看到了落日,吃到了火锅,还看了一场电影。

说不上难过,只是放空了整个人,像旅游了一趟,折腾一天后,感觉自己特别轻松。

事实上我并不觉得表白后见面很尴尬,反而觉得很舒坦——终于被他“捅”了一刀,确认他不喜欢我了,挺好的,不会再有不切实际的希望了,可以开开心心上班了。

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说了表白之后不再主动找他,我就真的没有再主动找过他。

可是,表白后的第三天,他忽然找我了。

这之后,每隔几天他就找我一次,但我都尽量简短回复,总是在看到消息后一段时间才回复他,有时甚至直接不回复,让对话尴尬地结束。

逐渐地,每天他都找我聊天,就像我们刚认识时一样,还会没话找话聊,会发很多搞笑的表情,会逗我,会斗嘴。

在上班迟到的路上偶遇,我们干脆一起慢悠悠地回公司,打了卡再一起悄悄地出去吃早餐。在下班回宿舍的路上偶遇,我们就一起吃晚饭。

我提出辞职后因为给同事造成很大的工作量而心有愧疚,他给了我很多安慰。他甚至几次主动约我去天台聊天,还约我唱K。

离职前他请我吃了饭,饭后一起散步回宿舍。那天晚上他借了他的外套给冷得瑟瑟发抖的我穿。结果我直到现在都记得他的香水味。

下雨天我要搬家,新家旧家都没有电梯,于是他帮我把行李从八楼搬下来,又跟车过来帮我把行李搬上五楼。

我去新公司后,他主动关心我的工作情况以及我独居的情况。知道我每天早上6点多被装修的声音吵醒,睡眠质量差得一塌糊涂,他义愤填膺的样子曾让我倍感温暖。

他的忽冷忽热,他的若即若离,我也曾为此困扰,求助闺中密友,然而,她们无一不提醒着我“十有八九不过备胎”。

啊对啊我知道啊。可是,我渐渐地没办法再装高冷,开始自我安抚地适应“朋友”这个角色。

是的,其实我根本没有真正对他高冷过。或者说,备胎哪有高冷的资格?

什么?你居然嘲笑我丢掉了原则?

原则是什么?能吃吗?能帮我搬行李吗?能让我高兴让我牵挂让我难受吗?


(六)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以为我们最后在一起了?

并没有。我们反倒真的成了不再联系不再见面也不再尴尬的两个人。

或许你觉得喜欢一个人不算什么,表白不算什么,当备胎也不算什么,但于我而言,它是我年少轻狂的痕迹,是我义无反顾的过去,是我青春回忆里,嘴角的一抹微笑。

喜欢一个人为什么非要确切的理由呢?

表白为什么非得结局美满才行动呢?

所谓原则真的那么重要吗?

也许有些话不说出来比较好,可有些话不说出来,就一辈子都不会再有说出来的机会。

比如,那次孽缘契机的微信“事故”。

再比如,

嘿,损塞客服,我喜欢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