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块钱

                            (一)

        最近单位搞机房装修,占了很大一块院子,使得本来就紧张的停车位更加紧张。为解决停车问题,单位专门征求大家意见,结果有的说应该按单双号,有的说应该按处室,争论了一阵子,最后大多数的人意见还是按先来后到,先来先停,晚来的就自己到外边想办法。这下可苦了家在市区边的老张。

        老张的老婆因身体不大好,早些年就内退了,每个月只有一千来块钱的退休金,唯一的女儿也在外地工作。老张一直在县里工作,工资也不高。去年单位为照顾老张的家庭,把他从县里调回了机关,没多久女儿也考回了市里,一家人很是高兴。每天早晨父女俩作伴挤公交,开始也其乐融融,可这时间一久,看周围的人家家都有了车,女儿虽没有明说,但每次看到女儿盯着别人车时那羡慕的目光,老张心里就不大好受。为了女儿,为了方便,更为了面子,他和老伴商量了几个半宿后,决定倾全家之财力买一部车,也算赶一赶时代步伐。

          提车那天天气很好,一家人起了大早,平时不怎么做家务的女儿也跟着母亲前后忙活,紧张、兴奋,甚至有点手舞足蹈,不时地抱着老张亲一口,搂着她妈亲一口。看女儿的高兴劲,老张和老伴交换了好几次眼神,感觉这事做值了、做对了。女儿是宝贝疙瘩,能让她高兴是老俩最大的愿望。只是买过车之后,又得要精打细算、省吃俭用了。女儿二十五了,正张罗着给她介绍朋友,眼瞅着该为嫁妆考虑了。谁不想着把自己女儿风风光光嫁出去啊,可这风光是要人民币做基础的。想到这,老张自嘲地苦笑一下,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这时候,他可不想扫了女儿的兴。

        车是买了,女儿的驾驶本还没有拿到,开车的责任自然落到了老张头上,好在俩人单位有一段顺路,这样老张每天就又多了一项事,给女儿当司机。 这早出晚归,苦点累点倒也甜在其中,就是单位车多停车位少,每天要抢停车位是件挺头疼的事。绝大多数的同事距离单位比较近,还有很多同志赶到单位早餐,自然来得比较早。老张家住市区边上,要送女儿,又经过几条繁华路段,经常堵车,不到七点从家里出来,到单位往往费好大劲才能找到停车位。这单位一搞装修,本来就紧张的停车位更紧张了。单位的停车场是免费的,一旦需要停到单位外边,最少也要掏十块钱的停车费,很多同事为此干脆不开车了,即便这样,车位还是紧张的很。十块钱,对别人也许不算什么,可对现在的老张来说,那可是一家人一天的菜钱啊。这让家远的老张心里很是不爽。

        这一天从夜里开始下雨,早晨一直下个不停。上午单位要开大会,老张估计车位会更加紧张。为此他特意和女儿提前半个小时从家里出来,让女儿老大不乐意。“下雨天睡觉天,也不让多睡会,”女儿和他嚷。“叫你早走就有早走的道理,少废话。”他这两天正恼火没处发,也懒得和女儿解释,瞪着眼向女儿吼了一句,吓得娘俩没敢吱声。

        匆匆扒了两口饭,提前了半小时,本想着能提前到单位,结果屋漏偏逢连阴雨,在高架桥上遇到堵车,好容易走出来已经八点了。车到单位门口,一个保安把车拦了下来,告诉他院里的车位已经满了,让他自己去外边想办法。他和保安解释,说自己几点从家里出发,路上遇到堵车,天又下着雨,是不是通融一下让车进去,还说自己到里面转一圈,如果真没有车位再出来等等。保安开始听他说,还有点同情,后来看他一个劲磨叽,干脆说了句“让你进来我就该出去了”然后就去招呼其它车辆不再理他。

                        (二)

        雨越下越大,眼看到了上班时间,他无奈地调转车头驶向附近的停车场。停车场离单位不算远,但离批发市场也不远,市里老早发了规范停车收费的规定,可在这里并没有得到贯彻执行。一次停车要收十块钱,为此,老张没少和停车场收费的老女人争吵。有两次他想趁看车老女人不在车旁把车开走,可每次都是他刚发动车,那老女人就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挡在车前。他嘴头不是太好使,每次都是被那老女人一顿损,再后来,那老女人见他来停车,就一定要先收了他的停车费,否则坚决不让他在这停车。弄得他一想起她就脑袋大,可附近偏又没有其它停车场,不想来也得来。

        许是下雨原因,停车场里车不是很多。老张将车找地方停好,迎上来的不是那个让他见了就发怵的老女人,而是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男人。他身上披了一块塑料布,手里擎了一把坏了少半边的破雨伞。“师傅,缴费”,他边说边吃力地拖着残疾的右腿靠近车边。

        老张很庆幸没有遇到那老女人,可看着眼前的残疾人,心中还是有些诧异,“原来那看车的人呢?”那残疾的老男人望了一眼老张,“你说那女人吧,她是我老伴,昨天夜里有几辆车走得晚,让雨淋病了,今天我替她。”“哦”,老张掏出钱包,翻了一下里面的一张十元面额的钞票,迟疑了一下还是从里面拿出一张百元钞。

        “一百啊,”看车人望了一眼老张手中的钞票说,“现在我找不开,这样吧,你来取车的时候再缴吧”。

        看车人说着,从身后的挎包里取出一把新雨伞“看样子你也没有带伞吧,这个你先拿去用,取车的时候给我就行。”

        “不怕我骗你?”

        “我相信你!”这时候又有一辆车进来,看车人拖着残腿向那车走过去,这边,剩老张孤零零一人。

        雨不急不缓下了一天,中午时分竟有同事为这久违的雨相邀庆贺。老张在被邀请之列,可他没有去。他的身边就放着那把看车的残疾人递给他的那把新雨伞,眼前一直浮现着那个身披塑料布,手擎破雨伞拖着一条残腿的看车人形象。有一时刻,他感到很羞愧、很自责,甚至有点恨自己的小,干嘛当时不把钱包里那十块钱直接交给他呢?明明自己有零钱的,可偏故意拿出百元钞,反过来到让人家借给自己雨伞,还让人家相信自己。自己真的值得信吗?百元钞、百元钞,放着十块钱不拿出来,却递给一个雨中的残疾人百元钞让人家找零?。。。。。这些奇怪的念头和想法反反复复折腾了老张一天,这一天简直比过去一年都难受。离下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老张抓起雨伞向外走,不成想被局长叫住,修改一个明天的会议材料。等材料改完,老张急急忙忙奔向停车场,已是晚上七点多鈡了。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停车场内昏黄的灯下,孤零零躺着老张那辆途观。老张看了下四周,没有看到那个看车人,他打开车门,按了下喇叭,也没有动静。也许天太晚,又下着雨,看车人回家了吧。他这样想着,发动着车,向前走了十几米,又停了下来。若在平时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毫不犹豫开车走人的,他相信没人会发现,就是发现也没有办法追上的。可今天刚走几步,他心里便涌上一股莫名的不舒服,他重新停下车,打着看车人借给他的那把新雨伞,开始在停车场寻找那看车人。停车场不是很大,周边是一圈的法桐,遮挡了本来就不太明亮的灯光。停车场很静,雨水滴落在法桐的叶子上,再落到地上,砸出噼噼啪啪的声音。虽说是刚刚立秋,可经过一天的雨,到了晚上还是有点凉意,一阵小风吹过,老张下意识地抻紧了一下衣服。

                        (三)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这时停车场的东南角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还是那塑料布,还是那破雨伞,大概也是走的急,在老张的面前看车人竟微微有些喘息。 “不好意思,有点着凉,刚才去方便了一下,让你久等了。”看车人再次表示歉意。

          “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是我来晚了”,老张说着话,掏出十块钱连同那雨伞一起递给看车人,“你不在不怕我跑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跑的。”看车人狡黠地笑了一下。

        “这话怎么说呢?老张倒是有些不解了。

        “这样和你说吧”看车人看老张有些兴趣,也就侃侃而谈起来。

        这停车场平时是他老伴负责的,从早到晚一天本来就够累的,可最让老伴生气的不是风吹日晒雨淋,而是有的人存车时故意拿大票,当时找零找不开,就说取车时再缴存车费。老伴年纪大了,记性不大好腿脚也不是多利落,到了取车时,有些人往往故意打马虎眼,稍不注意就逃费了。为此老伴没少喝人家吵架,回家还生气,有时饭都不吃。为了这事,他给老伴出主意,每次遇到拿大票得主,就大方自信地告诉他,“等取车时再缴费,我相信你。”可老伴不大相信也学不来,还是经常和人家吵架。

        “今天老伴身体不舒服,我来替她,正好验证一下我说的主意灵不灵。结果你猜怎样?看车人问老张。

      “怎样?”

        “我今天遇到五个拿大票的,我就告诉他可以取车时缴费,我相信他。结果没有一个偷着走的。”看车人有些得意,“尽管我有时还故意离那车远一点,故意装作没有看到,可就是没有一个跑的。”

        “那你说这是为什么呢?”老张看他说的兴起,不禁追问。

        “信任呗。现在社会风气不好,说来说去,就是人和人之间缺少了信任。你不信我,我不信你,你防着我,我防着你,防来防去,把人心防冷了,把人心也防坏了。”看车人说到这,不禁有些感慨“想当年社会时兴学雷锋那会,哪有现在这么多的事啊。这人啊,说复杂就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其实人最怕的就两个字:信任。你信任别人,就是把自己的心交给了别人,被信任的人感觉到信任,等于接过了对方缴过来的心。别人把心都交给你了,你还能不值重吗。你说是不是这理?”

        “你说的很有道理,要是人们都知道这理这社会风气也就好了。”老张应着看车人的话,脸忽然感到有些发热,好在是晚上,他觉得看车人应该看不出来的。

        告别看车人从停车场驶出来,雨还在下着,路上的行人比往日倒是少了许多,往日熙熙攘攘的马路显得有些空旷。老张没有急着加油往家赶,他把车速放到几乎最慢,脑子里一直琢磨着看车人的话,心里慢慢开始有盏灯升起来,把整个心都照得温暖透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