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志

96
飞翔的低地人
2016.10.31 08:11* 字数 15507

篮 球 志

序言

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八月底的晚上已经有了一丝秋意。打篮球的人基本都已经回家了,只有几个人还在。那个时候在这个北方的小城里没有什么更多的娱乐方式,人们都很喜欢篮球,厂矿和企业之间也总是有比赛。露天球场也很多。这个球场是在北山公园的一个,很著名,很多好手都会在黄昏的时候来到这里,一直打到天黑了才纷纷离去。

一个男孩儿把自行车支在场地的一边,看上去他应该是刚学会不久,显然还摔了一跤,还好穿着长裤,不然非破皮不可。这孩子看上去做什么都有些笨,很多时候他并不得要领,这可能和他的数学不好有关系吧。

“小孩儿,把球捡过来。”球场这一端还有一个男人在练习投篮。

小孩儿把球捡起来拍了两下,他本想直接扔回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于是他抱着球走了过去,在离篮圈五六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的个子不高,看上去很瘦弱,篮球架和篮球对于他来说都显得有些大。于是他用了一种似乎能让自己使得上劲儿的方式把球投了出去,恩、其实如果说扔也不算过分。不过你猜怎么着,球-进了。

“恩,不错嘛,有天赋,多大了?”那个男人站在一边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汗,笑着说

“十二”那个孩子看上去有些惊讶,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篮筐,

“不过,你那是端尿罐儿。”那个男人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脑袋笑了起来。孩子也跟着笑了起来,显然他很高兴,或者可以说是非常高兴,你知道他看上去笑的很开心,眼睛里似乎有了一种光芒…….

“来吧,看我能教你点什么……..

天色更暗了,天边的火烧云渐渐褪去,在落日的方向天空开始变成了美丽的玫瑰色………

恩,那是1993年,很遥远了不是么。那个孩子就是我,直到今天,那声空心入网的美妙声音我都记得很清楚。

要知道,那是我第一次投篮…..

1

“我要从左边过你了”说话的人是我大哥,我们是堂兄弟,他比我大十岁,是家里男孩的老大,他很喜欢篮球。他家就住在山下,房子很大,我奶奶也住在这儿,每当放假我都会过来玩儿。

我们一般是在吃过晚饭到球场来打球,大哥是场上的明星,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很灵活,突破和传球很犀利,跑起来就像一阵风,总是场上最积极的一个,样子不错的他也很受女孩儿的欢迎。他最近很奇怪我怎么突然就迷上了篮球,我总是让他在打完全场后教我一些技巧。我从没上过场,我还不行。

他真的从左边过了我,我根本拦不住他,太快了。看来我需要做的还很多呀……..

暑假很快结束了,大哥也要回学校了,我要走的时候他对我说,“好好练,小子,下次别让我过得那么惨……恩,是挺惨他不光从左右过我,还从胯下过了我…….

秋天我上了中学,一切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学校离家更近了,老师换了些新面孔,同学也是,其他没什么。功课嘛,差不多得了。不过我居然坐在第三排,还没有一些女孩高…..

我发现自己的力量真的是很弱,也很瘦,这样的话会很吃亏的,我应该更强壮一些,至少不要看上去那么弱不禁风。不过我感觉自己跳的还算高,我是说感觉……..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离家不远的工人文化宫后面发现了一块篮球场,这地方很简陋,平时好像没什么人来,周围都长满了野草,而且只有一个篮筐,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至少我不用再等了,这地方很安静,是个练习的好地方。于是每天放学后我都会来练习。但首先得把场地清理一下。我用了三个晚上把场地上的野草全都清理掉了,我骗我妈说学校要扫除,把家里的笤帚和铁锹拿了过来,把地上的泥土都清理干净了。我妈很纳闷“怎么?学校没有工具么?”

终于,这个地方像点样子了,好吧,我们可以开始了。

2

国庆节的时候我去奶奶家,大哥也从学校回来了,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球场打球,我依然上不了场。只是一个人在场边练习,顺便看着球。可能是假期的原因,今天的人格外多,大哥他们很快组织起了全场,他们那伙要强一些,但也基本是靠他的个人能力,水平虽然一般,可是打得却很激烈,双方都很认真,有时为了一个球是否犯规也要争论一番,后来又开始查分了,输的要做俯卧撑。我挺纳闷,今天为什么这么较真,我看了一下周围发现,今天的观众格外多,还有一帮年轻漂亮的姑娘,难怪这帮家伙这么拼命了。观众里有很多义务裁判,一有犯规的话他们就会嚷嚷:“犯了,犯了….什么的。

我也很想上去,看来只能是想想了。

后来场上有个小子上篮的时候弄伤了脚,比赛因此中断了一会儿,大家把他七手八脚的弄了下去,缺一个人。很多人都想上来补缺,伤者那伙已经连输了3局了,这家伙坐在场边看上去有点郁闷。这时有个家伙抢大家一步跑进了球场“我来吧”。这人身材高挑,二十岁左右和大哥彷佛,但要比他高至少十公分。一身运动服,很精神,脚上穿了一双很漂亮的鞋子,以前从未见过,那时我们穿的都是“回力”什么的,后来才知道那是耐克。这家伙身上散发着一种气场,他自信的微笑和一身漂亮的行头就是在告诉大家“别争了,就是我了”。

果不其然,局面逆转了,也可以说他一个人就打败了所有对手,绝对是一个人。超人的速度,我只能这么说,比速度见长的大哥还要快,而且既轻松又敏捷。突破异常犀利,他的控球技能在当时的我看来,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出神入化。胯下变速变向;背后变向加转身变速变向……所有这些在当时的我看来都是很了不起的技巧。投篮也很棒,颠儿投;跳投;急停跳投,又准又漂亮。不过最让我吃惊的是他的弹跳,轻盈而迅捷,像猫一样。连大哥这样狡猾的家伙也结识的吃了他几个大帽儿。

不过最让我吃惊的还是那一幕…..

他在中场一个加速抄走了对方后卫手里的球,对方的半场空无一人,单人快攻;助跑;起跳,让人不敢相信的是居然还有一段滑翔,然后是扣篮,展腹扣篮。一气呵成,绝对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视觉享受,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真人扣篮。

当他落地的一瞬间,全场沸腾,掌声;叫好声;姑娘们似乎也被他迷住了,所有的风头都被他一个人抢走了,这家伙。

多年以后我看过一部日本漫画——《灌篮高手》。里面的仙道似乎就是他。夸张么?一点也不。后来才知道,他当时是吉大的学生,也是校队的主力攻击后卫,曾经代表吉林省参加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

之后几天他又去过几次北山,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猫王”。

他让我坚定了一件事:我要扣篮、我要像他一样打球。

3

回家后我来到自己的秘密基地,在锈迹斑斑的篮球架上用小刀刻了两个字:努力!

那段时间我的生活中心就是打篮球,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打篮球,说实话我呆在球场上的时间要比课堂还多,每天我都要练到看不见球才回家,我妈问我为什么每天回来这么晚,我说上晚自习,“初一就上晚自习?”她显得有些纳闷。

我发现篮球的最大魅力就是:你总是有目标要去超越。

天气变得冷了起来,冬天渐渐的来了,即使是这样,我仍然每天练习,虽然只有一个人。如果下雪我就扫雪,这块小小的篮球场就是我的乐园,每当我练熟了一个新的运球手法或是别的什么小技巧,就会开心的不得了,我从不觉得累,乐在其中。而且我发现,我开始长个子了……

第二年的春天,我长到了一米六三,但还是很单薄,不过我的轻微哮喘的毛病好像好了些。

这年的五一节,大哥从学校放假回来,我们一起去球场,他第一次让我上场打半篮,可我根本摸不到门路,重来没有和别人对抗过,整个人根本就无所适从,没有人愿意把球传给我这个瘦小孩儿,更谈不上投篮得分了,我在场上晃悠了一会儿就被大哥把我换了下去,我觉得自己在场上很慌张,感觉一点也不好,好像所有的练习都白做了,不过毕竟有了第一次,可能第一次总是这样吧。后来大哥和我一对一,他教我的方式也很直接,那就是把我耍的团团转,看来我还要加强练习呀。

整个春天,我没有一天不练球的,我早上也开始练球,午休的时候练,晚上放学也练。如果下雨,我就在屋里练,我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用我爸的哑铃练力量,我太单薄了,必须要加强力量方面的训练。我也开始和别人打一些小场,和我年纪相仿的;和成年人;和老头儿,和任何能组织起来的人,渐渐的我好像找到了一点门路。不论到哪儿我都带着球,我妈开始有点讨厌我打篮球了,不过她还是给我买了新球鞋。

放暑假的时候我晒得很黑,哮喘彻底好了,个子长到了一米六八。可仍被大哥耍的团团转,他还是会说:我要从左边过你了,然后轻松的把我过掉。我觉得自己的速度太慢,还是没有力量,跳的也不高,更谈不上飘逸了,不过让我开心的是我跳起来已经能摸到篮板了,这至少还算让人欣慰,还有我几乎和大哥一样高了,我对自己说:我要更加努力,我要打败他。

4

当那年的第一场雪时,我已经长到了一米七,鞋子磨破了好几双,于是我就去把鞋底粘上,可问题是他们都开始变小了。还有就是我的学习成绩不是太好,我妈不太高兴,她觉得这么多晚自习都白上了。

我仍然扫雪、练习、重不间断,我的手离篮圈越来越近了,一个人,不断的练习直到看不见球。

我做更多的俯卧撑和哑铃,并且不再骑车,而是跑步上学、跑步回家,那时我总是一个人背着书包,在灯火阑珊的街上跑着,一边跑一边和自己的影子敌人对抗,或是闪躲,或是加速…….

一个冬天后当我脱掉厚重的棉衣时感觉自己变得轻盈了很多,感觉真不赖。初春的时候冰雪融了,风一吹又冷又湿,我的手裂了很多口子,一拍球就流血,恩,不过没关系,拿胶布缠上就好了。

到五一节的时候我的身高是一米七三,比大哥还要略高一点,我仍然不能赢他,但至少不是团团转了,他对我说:我要从左边过你,结果却从右边冲了过去,而且我的弹跳也几乎和他持平了。他笑着对我说:“小子,你开始长身体了。”恩,是的,我也有同感,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变化,我知道那是力量,这很好,感觉很棒。

五一之后我开始了正式的美术训练,成了一名美术生,其实我从小就画画,也很喜欢。画班里我是最小的学生,有个叫达子的家伙,比我大两岁,也很喜欢篮球,我们总是在比,比弹跳、比技巧、一对一什么的,说实话他是个不错的对手,我和更多的人打场,我不再只是每天去自己的秘密基地练球,而是到画班对面的体育馆和另一帮家伙打,这里有一些家伙真的很强,有个叫“平头儿”的家伙,我和达子一起都赢不了他,这让我很兴奋。还有一件事让我更兴奋,六月的一天晚上,我生平第一次摸到了篮圈,开始我只是照常在要回家的时候惯例的去冲击一下,可是那天你知道么,我居然摸到了,我的指尖清晰的感觉到了它,真是太棒了!

九月我升入高中,中考还算顺利,那时候的美术生还是很容易就能上一所不错的高中,当时国家对特长生的政策很好,更多的是鼓励和宽松的分数线,只要你多用点儿心,问题都不大。在新的环境我并没有觉得陌生和寂寞,我知道我始终有一个最好的伙伴。

要说这一年让人兴奋的事情还真是不少。新学期的体育课上,当老师教我们三步篮的时候,面对着手脚迟钝、不得要领的同学们,我来了个标准、协调的三步篮,说实话,他们已经不能和我同日而语了。同学们第一次知道了,这个平时不愿说话,只是默默坐在最后一排的美术生或许还是个篮球好手,这让我感觉良好。

整个高一我都在打篮球,这一年的课程并不是那么紧张,只要一有时间我就会跑到最近的篮球场一刻不停的练习,有时甚至一整天都泡在篮球场上,一直打到天黑然后回画室画画,每天虽然都觉得很累,可很充实,总是有事情做,而且睡一觉后就马上恢复了精力。身体感觉变得很轻盈,力量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开始有人认识我,我打了无数的三对三、四对四和全场,现在已经完全能应付自如了。有一次我和市篮球队小班的叫佳佳的家伙打了一次,也没差太多,他和我同龄,比我高一点,也壮一些。这让我的自信提高了不少。

渐渐有一些同学也跟我一起打球,他们也在放学后到体育馆来,不过他们根本上不了场,只是在下面看着,然后很兴奋的向我请教一些技巧,我也很开心的教他们,不过他们会差一些,一些简单的动作在他们看来好像有些难。

5

那一年国庆节时我已经长到了一米八零,半年里我疯长了七公分,几乎连睡觉好像都在长个,这让大家都很吃惊,也包括我自己,当然还有大哥,他毕业了,我们有一年多没见了。

一上手,他便觉得不妙。我已经可以洞悉他的意图了,他的速度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太大的威胁了,我的球他也不再能轻易的抄走,他每得一分都得竭尽全力,而我也不再是那个他轻而易举就能防住的小孩儿了,我们互不相让,他也不再对我说:我要从左边或是右边过你了。只是专注于比赛。

最后我赢了他,三局两胜。他输了可是很开心,因为他以后可以一边为我叫好,一边骄傲的对别人说:那小子,对,就是打的最好的那个,那是我弟弟。一如当年的我对场边的家伙们说:看、打的最好的那个是我大哥。

我超越了他,我是说我真的做到了。而接下来呢,我当然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为自己做了一套训练计划,开始系统的训练自己的身体和意志,我每天都晨跑,从家跑到北山,然后跳上七百多阶的台阶,刚开始的时候我的腿就像被火烧一样疼痛难忍,肺也像要炸了一样,可我知道这将是必经之路。果然,一个月后我已经能很自如的对付这台阶了。好吧,那就来两次吧。

而我那些时有时无的“追随者“们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离去了。天气渐渐冷了起来,有时候起床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没亮,他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退出,不过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虽是我的同班好友,可归根结底,他们只是心血来潮或是为了在球场上炫耀或是表现,这很功利,玩玩票儿还行,可一旦看到付出可能比收获小的时候,退却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一冬我练得很刻苦,我跑步、跳台阶、做力量、练球性、练耐力、甚至睡前用绑在床头的皮筋练腕力。我妈时常对我发些唠叨,可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

第二年的春天,我的身高到了一米八三,体重七十公斤,我知道该是检验自我的时候了。

我放缓了训练的强度,开始调整自己的身体。天气变得越来越暖了,我脱掉棉装和厚重的棉鞋。要知道,我觉得是时候了。

6

到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那天,那是一个暖洋洋的上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我们只是做了常规的伸展运动就自由活动了,我拿出球,独自在篮球场边上坐着准备活动,看着那几个家伙在球场上胡投瞎抢。当我确定自己的身体已经充分的伸展开了便走进场地,他们传了一球给我,我跑了几次篮,陆续有人围在场边,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片羽毛,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第一次的时候我并没有扣,而只是尝试把球抹进去,我能感觉出自己的持球手已经全部超出了篮圈,球磕在篮脖子上弹了出去,篮筐发出了轰轰的响声。我还没有出全力,我并没有助跑。人群开始躁动了起来,操场上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连体育老师也跑了过来。我想他们是想看——扣篮。

这一次我从三分线外45°助跑,我身体的肾上腺素开始涌动,感觉自己像在燃烧,眼睛里只有一个目标:篮筐。当我完成助跑,最后一步踏跳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飞了起来,接下来、上升、上升,这一刻我仿佛停滞在了空中,我持球高举,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扣进去!

当篮球真的被我千百次像在梦中那般灌入篮圈的时候,我甚至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而这一切却真的发生了。

当落地的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欢呼声响彻了整个操场…….

那时我们的城市还没有地区的高中联赛,但是总是有很多自发的校内、校外比赛,在这些比赛里我已然是一颗明星了,我跑的更快,跳的更高,投的更准了,在同龄人中慢慢的很难找到对手了。只要我在场上就会有很多观众,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但我并不是为这些而打球。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得不抽出更多的精力花在学习和画画上,因为我必须要上大学。

偶尔我还和大哥一起打球,现在我们更多的是在娱乐了。

时间过的很快,在高中我没有再长个,只是体重增加了一些,但仍有些单薄。三年里我不断的磨练自己的技艺,打了无数的比赛,我们总是在赢,可我明白我需要更强的对手。

到高三的时候在全市的高中生里已经找不到比我更好的选手了,我的知名度也变得很高。当在另一所高中上学的妹妹无意间向她的同学提到我时,同学们的反应让她觉得很吃惊,“什么!他是你哥!?….

后来当她对我谈起这件事情时,仍觉得不可思议,我能理解,因为她从未见过赛场上的我。

7

1999年的全省高三学生运动会(我们通常叫它“加试”因为个人排名靠前的学生可以获得额外的高考加分)在长春的卡伦湖举行。我是市代表队的一员,当教练把象征着队长的号码交给我的时候,我知道那对我意味着什么。

临行的前一夜我彻夜难眠,我知道我就要见识外面的世界了,那里会有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强么?我能战胜他们么?…….

当我真的站在曾经是国家队夏季集训基地场馆的地板上,周围环坐着评委和上千观众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出汗,觉得恶心、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但我知道,这里,就是我想要的舞台…….

对手们真的很强,有几个家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第一场我们就碰上了长春队,这帮小子几乎清一色是十一高的(全国十大篮球传统校之首)家伙。我们被打的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几乎崩盘,最后的分差竟然是四十三分。我打满全场,司职前锋,16分;7个篮板;2次抢断;4次犯规;我们输的很彻底,从比分到精神。虽然我们尽了全力,但仍觉得很沮丧,接下来的比赛要好一些,我想尽量的享受比赛带给我的乐趣,可却感受不到快乐,只是感觉很累,突然间想快点结束这一切…….

最后,我在参加比赛的全部176名篮球选手中个人排名第19,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高考加分,但我没有太高兴。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虽然能得分,但却无法带领球队走的更远,我没法将他们变成一个整体,我们之间仿佛被海水分隔的岛屿。 而在比赛的关键时刻,我迟疑过、退缩过、我的自信在强大的对手面前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已经竭尽全力,是否真的想过赢。这是个问题、而且没有答案……..

回来后,我变得很消沉,有一段时间没有摸球,我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他们的邀请,只是站在一边,注视着他们在球场上快乐的奔跑、拼抢、投篮,总是那样的兴高采烈…..

我妈问我:是不是该看书了,你不能就这样去参加高考吧?我想:她说的对。

高考还算顺利,毕竟只有三天。我填报了一所工程学院的环艺专业,说实话我对自己的成绩没有什么自信。高考结束后我妈对我说:玩去吧。于是我走出家门,去和同学们吃饭、上网、聊天、打游戏、看黄碟…..可就是没有去打篮球。

八月,我得到通知,我被录取了。我没觉得太高兴,只是长舒了一口气。我妈却很高兴,打了很多电话,也有很多人打来电话,他们互相祝贺,都挺开心。不过好像没我什么事儿。

离去报道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有几个哥们提议打一场告别赛。我想了想,答应了。比赛在学校进行,九月初学校已经开学了,看得人很多,我们班一队,体育老师和应届生们一队。大家都玩得很开心,比赛中我还扣了一个,大家欢呼、尖叫,比赛结束后,很多人向我祝贺,我们似乎也聊的很开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想一个人待会儿…….

临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是点播台转来的“这是一个女孩儿为你点的,她一直很喜欢你,却一直没有告诉你,因为你是那么的专注…….”于是我在电话里听了一首齐秦的《想念》,后面还有一段留言“知道你明天就要走了,有些舍不得,道一声珍重,我会想念你”没有署名,我猜不到她是谁,但无论她是谁,我也很想告诉她:“我也一样…….

8

大学的生活很新鲜,这里不再有人认识我,我忙着去适应新生活,参加军训、办一些证件、参加一些迎新生的活动、购置一些日常用品、到处逛逛,看上去很忙,却有点空虚和无所适从。

军训结束后,系里的体育部要组织一场迎新篮球赛,新选的班长兴致勃勃的问我:你会不会打篮球?“会一点儿”我说。

比赛的双方是系里的老生和大一新生,我被安排替补。观众很多,大部分是新生,大家都很兴奋很期待的样子。一开始我们落后,老生们看来很想好好收拾一下我们这些新来的小子们。

下半场班长让我上场。开始,我只是在场上空跑了几趟,没人传给我球。不过当我觉得肌肉已经充分的舒展开之后,我决定做点什么。

我在中场断掉了球,然后直扑篮下,对方篮下只有一个人在,他是我们系的体育部长,很高的个子,却不太协调,人有点张扬,明年就要毕业了。好吧,无所谓是谁了。

我助跑起跳,他看着我,有点迷惑,下意识的跳起来想要拦住我。但是已经太晚了,我已经在压制性的高度隔着他把球灌进了篮筐。人群先是沉寂了片刻,然后突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我想:这下他们认识我了。

大学和中学有着很大的不同,学习尖子和高分份子不再是老师的宠儿和同学们的榜样。时间完全自由,随你安排。如果你早上起床觉得不爽,没关系,接着睡或是干点儿什么你想干的事儿。至于课么,总是有人去上的,如果你自己不想管,那就没人管你,没必要向谁解释什么,说实话 ,我喜欢这种生活。

我大部分时候是在自己的床上渡过上午的,床头总是有一些自己喜欢看的书和吃的,对我来说这些就足够了。至于每天早上体育部查早操的同学,恩,我当然知道我对他们的领导做过什么。但我确实没想到,短短一个月他们已经把我整学年的助学金都扣没了……恩,也好,看来大家都少了麻烦。

图书馆是我每天必去的地方,我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公共阅览室西北角高大的图书架后面有一张舒服的老沙发。这个阅览室是文献阅览室的一部分,都是些旧书和很老的学术期刊什么的,这里的灰尘显然要比人多,很大、很安静。阅览室的阿姨很喜欢吃炒栗子,要知道那并不算太贵。于是,我很容易让她开心的允许我在那里安静的待上整个下午。

我总是让自己用最舒服的姿势蜷缩在怡人的老沙发里,身边堆着一堆自己喜欢的书,随身听就算睡着了也一直在不知疲倦的唱着。黄昏的时候我会醒来,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窗外天际线上渐渐落下的夕阳一直发呆…….

9

一天中午,我在食堂碰到了我们班长,他一边嚼着什么一边问我十月的学院运动会上我是不是能报个什么项目。我想了想说:跳高吧。因为在高中的时候我确实在区里的业余体校练过一阵儿。他说:“行,这么定了”。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他又叫住了我:“我说,你能不能偶尔来上上课……

当然,课是要上的。恩,或许是该做出调整了。

学院的运动会还是很热闹的,当看见我同组的选手们还在用跨越式过杆,我觉得比赛应该是没有什么悬念了。不过奖品到是挺出乎我的意料——一包男士内裤,恩,应该是能穿一阵子了。

运动会不久的一天体育课上,田径队的老师找到了我。

“愿意来田径队么?”他问我。

我想了想说愿意,为什么不呢,我总不能在阅览室里混四年吧,总得做点什么,况且也挺喜欢跳高的,像扣篮一样助跑、起跳、高高跃起、背弓、过杆、一个人的运动,安静而优雅。最棒的是,当你落下来的时候总是有一块儿又大又软的海绵垫子在那儿等着你。

一天下午,我正在操场训练,跑过来一个家伙对我说,院篮球队的教练让我去一趟篮球馆。

知道么,我一直就在等这一天,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是的。我是说我已经准备好回到那里了。

“你能扣篮?”教练坐在椅子上晃着手里的哨子问我。

“能,教练”我笔直的站在他面前回答说。

“那屁也不算,我要的是一支队伍,一支能打的赢的队伍明白么?”他依然坐在那里说,他的椅子看上去很舒服。

“明白,教练”我仍然笔直的站着回答道,要知道,那也是我想要的。

“想来么?”他整个人几乎已经陷在他那张舒适的教练椅里了。

“想来,非常想教练”我当然想,我一直就想,非常想,我想像“猫王”一样打球,我想穿上印着全国联赛的队服打球,我想见识那些人,我想打那些比赛,我想去那里,不管怎样,流再多的汗,吃再多的苦,受伤、甚至残废我都想,因为我想赢,我从小就想,在那些一个人练球的晚上想,在我用铁锹一点儿一点儿铲掉球场上的冰雪时想,在那些寒冷、黑暗的早上独自一人跳在七百多阶台阶上的时候想,我是说,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我想我真的只有一个愿望:全国大赛。

10

院队的队长是一个大四老生,挺热情的、人不错,很快就要毕业了,打了三年的CUBA;组织后卫;辽宁人。他带我熟悉一切,从最基本的开始,我很感谢他,毕竟我只是个新来的一年级菜鸟,我知道我必须从零开始。他告诉我,一直一来吉林赛区只有两个出线名额,可参赛学校却是所有赛区里最多的,几乎每年都是东北师大和吉大出线,我们的最好成绩是去年的第四名,今年来了几个新人很不错,或许能冲一下。

“不过”他顿了顿说“我们真的很难战胜他们”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黯然。

我在队里依然被分配司职得分后卫,我的身高在这里只能算是小个儿,不过这个位置我一点儿也不陌生。我们每天下午三点半训练,可是这却和田径队的训练时间冲突,田径队为了备战明年五月的省大运会每天三点半以后都要训练,于是我找到了田径队的教练和他商量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后来老师决定让我下午跟着篮球队训练,只是他要我只要一有时间就必须去体育馆自己练,他会给我布置课题,因为这毕竟是一个人的运动。要知道那当然没问题,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去。

我们队里有几个家伙确实不错,有一个省试验来的投手型前锋,很准,三分球和中距离都很棒,就是力量差些。我们的还有一个新来的中锋,两米的个子和九十公斤的体重让他在内线很有威胁。

还有一个,长春本地人,十一高的出身,能力很棒,我之前真的没见过这么优秀的家伙。他这个人很冷傲,很少和别人说话,即使说话也总让人觉得有些冷漠,说实话我不是太喜欢他。和队长一样,他也是大四生,还是同班。但即使队长他好像也从不放在眼里,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大家背地里都叫他“王牌”,是队里的绝对核心。训练中我和他对过几次位,确实很强,不论是速度、力量、技巧和意识都很好,弹跳极佳。我很难从他身上占到什么便宜。他每次训练都很认真,非常的投入,在训练中如果有人懈怠他会很不满,有时甚至已经到了刻薄的地步,大家在背地里对他都有些微词,不过教练很喜欢他。我知道他想要什么,我想那也是我想要的。

时间过的很快,五月的大运会我得了个亚军,大家都向我道贺,他走过来对我说:“这下你可以全力以赴了吧?”

11

2000年的全国大学生篮球联赛(CUBA)是历年中最盛大的一次,各地方赛区都很火爆的宣传、造势。央视5台还弄了一首脍炙人口的主题曲:C-U-B-A 我们同在!…….

吉林省赛区的开幕式在五环体育场举行,气氛很热烈,让人有些兴奋。我在东北师大代表队里看见了佳佳。队服的左胸上绣着一个金杯,那是全国冠军的标志。我以前在电视转播中看见过他,那时他是替补组织后卫,他看上去很自豪,当然,他完全有理由。我们互相聊了几句,我禁不住想:看来我们很快就要在赛场上相遇了……

我们的预赛打得很顺,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很团结、很有信心。这让我感觉很好,我们显然已经是一支球队了。

我的表现中规中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教练让我上场的时间很少,我想我已经很努力了,而且事实证明我能得分、我可以为自己的队伍做更大的贡献。虽然我知道我还不是核心。

王牌打得很棒,称得上是球队的绝对核心,而且在我看来,他似乎还有保留。

教练说这是他带过的最强的一届,我们现在完全有实力拼一下!

预赛结束后,我们的积分排名第三。东北师范大学——去年的全国冠军,以不败的战绩遥遥领先,不论后面的比赛是输是赢都已经确保出线。吉林大学比我们多两分排在第二;长春大学排第四。

我们很想抽到长大,我们在预赛中赢过他们,再让不败战绩的师大干掉吉大,我们胜长大拿到三分,吉大不得分,那样的话我们的积分就会超过吉大,我们就会出线。

不过那只是愿望。决赛的对阵抽签结果是:师大VS长大;吉大VS我们。

12

时至今日,那场比赛的每一幅画面都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我离我的梦想只有一步之遥。

首先是王牌的彻底爆发,他发挥了自己全部实力,打得激情四溢,我们都被他的激情感染着,所有人都准备竭尽全力的奋力一搏。我也一样,我已经准备好为自己的队伍贡献所有的力量了,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教练居然将我首发派上,这到让我觉得有点意外,要知道我一场比赛都没有首发过。不过无所谓了,这个时候任何东西也无法干扰我了,目标即明确又简单——我要赢。

十分钟里我连突带投,一口气拿下了八分,说实话我的体力在以前的比赛中几乎没有什么损耗,我可以一直以这种强度打完全场。可这时让我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教练居然又把我换了下来。我下场后甩掉了队友递给我的毛巾,直接跑到教练面前用掺杂着极度疑惑和不满的眼神看着教练、身体里的火焰几乎可以夺口而出。可他只是平静的看着我说:“抓紧时间休息”。休息?我他妈的休息的够多了!不过不管怎样,我只能乖乖的坐回到板凳上。

王牌越打越顺了,已近得了将近二十分。不过他的每次进攻都要受到对方的双人包夹和无数的协防干扰,他每得一分都得竭尽全力的跑动,扯开空挡,甩开对手,接球,再全力摆脱防守。看上去就像在打仗。随着比赛的进程,他的体力也在逐渐的被这肉搏似的防守消耗的越来越差。不过我们一直把比分咬的很紧。

中场休息的时候,教练没有说更多。“拼了吧!”这是他唯一的一句话。

下半场的比赛依然打得异常激烈和胶着,所有人都拼尽了全力,我们始终把比分咬在六分以内,一度我们甚至觉得时间凝固了,只剩下大屏幕上的比分在机械的跳动,每个人的体力都已经近乎极限。可我却一身力气的在板凳上如坐针毡。

这时场上出现了一点儿小意外,队长在抢篮板的时候眼角被对方的球员撞破了,鲜血直流。我们冲进场,场面一度很混乱。

队医简单的处置了一下他的眼角,虽然没有大碍,可伤口却一直在渗血,他已经完全透支了。他抢了我们的大部分篮板,在我看来,他不是在抢篮板,而是在抢命。没有他我们的比分根本不可能一直咬的这么紧。他已经严重脱水,嘴唇变得青紫。可我呢,只是这么坐着,看着我的兄弟们在场上拼尽全力、苦苦缠斗,却什么也做不了。我完全可以为他们分担,我可以!

我他妈再也不能忍受了,我跑到教练的面前大声喊:“我能打!”教练抱着肩膀看了我一眼,用更大的声音喊回来:“去他妈老实儿的给我坐着!!”我没有任何办法,这个该死的傻逼。

当比赛还剩七分钟的时候,教练叫了最后一次长暂停。大家都围在他身边,我看见王牌已经有点虚脱了,他的身体一直在轻微的抖动,汗不住的滴在地板上,手支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已经做得够好了,他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这支队伍,他让那支曾经培养出“猫王”那样选手的球队竭尽了全力。我抬头看了一眼大屏幕:87:85我们只差五分,我们还有机会!

“你上!”教练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我真想告诉他,你他妈早该这么做了!!

“你去吸引他们的防守,其他人尽量拉开,让他攻!”教练看了看我,然后对王牌和大家说。王牌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点头,大家明白了教练的意图后把手合拢在一起大吼——“杀!!

我们当然都明白这七分钟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对方一上来就加强了防守,并新派上一个家伙贴身防守王牌。王牌持球突破,我在底线无球空切,防守我的家伙看上去已经非常累了,我可以轻易的摆脱他,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王牌的突破遭到了对方联防的三人包夹,这时的我已经在底角的三分线外无人防守了,防守我的那个家伙也跑去协防王牌了,看来这帮家伙真的对他很紧张。王牌在被封死前的瞬间把球传给了我,我站在那里,接球、出手,没有一丝迟疑。球在空中画出一道美妙的弧线,空心入网,要知道我爱死那声音了。

大屏幕显示比赛还剩六分钟,比分:87:85

对方在高位投中一个中投:89:85

我发球,队长运球到前场;交给中锋;王牌空切;队长掩护;吸引两人协防;中锋将球传给摆脱了防守、正从高位高速空切进来的我,上篮得分。89:87,五分半钟。

对方进攻,又打成一球。

就这样,你来我往,比分始终在2分和4分之间拉锯,我们都在坚持,对手和我们都屏着一口气,我们都明白:谁先松气,谁出局。

当时间还剩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对方叫了最后一次长暂停。五分钟里我连突带投的又拿下了七分。王牌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在意志的支撑下。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干的不错。”

“他们可能会换人防你了,他们已经完全注意到你了。”教练对我说。

“给他掩护,拉出空位”教练对大家说。

“投三分、干掉他们!”教练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这时我才明白他的所有意图,我为在心里骂他傻逼而抱歉,看来他完全配得起那张舒服的椅子。

果然,他们换了一个人上来,这家伙体力充沛,紧紧的粘着我,寸步不离,我反跑了几次才勉强把他甩掉拿到球。我运球推进时瞟了一眼大屏幕,36秒、94:91。我要打成三分,我们不能进加时。

这时我已经不能再把球交出去做挡拆或是其他配合了,没有时间了,自己干吧!

我站在右侧的三分线外背向运球,回头瞟了一眼王牌的大致位置。然后我慢慢的向后撤了一步,试着拉开我和防守者之间的距离准备转身突破,这时那家伙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他没有贴上来,而是让我从容的转身面对篮筐,我站直了身子又看了一下大家的位置,他也并没有上来干扰我的运球。是时候了!我突然猫下身子变向加速,这家伙被我过的粹不及防,显然他过分低估了我的速度。当我突破到罚球线附近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家伙补了上来,被我过掉的那个家伙也追了过来。没有任何迟疑,我一甩手把球传了出去,我知道他在那儿,是的,他就在那里。王牌站在三分线外,身边空无一人,我从对手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慌,我目送着他微笑着将球投出。该死!他怎么还笑得出来,这家伙。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空心入网。还剩16秒,94:94。

观众们已经完全被这激烈胶着的比赛氛围所裹挟,几乎都在站着看球,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各种东西,高声欢呼、尖叫、跳跃,空气燃烧般的炙热,地板仿佛都在颤动。我看见教练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替补席上的家伙们欢呼着蹦的老高,把手里的毛巾什么的都扔上了天…….

大家还没来得及庆祝,对方的球已经发出,教练挥舞着手臂大声喊叫着让我们回防。但是这帮家伙真是太快了,在整场这么高强度的比赛节奏下,依然能保持这么好的体能和整体技战术水平,看来平时他们练得比我们还要禽兽,不愧是吉大呀。

他们像潮水一样迅速的攻到了我们的半场,我们的中锋已经很尽力了,他是个勤奋、坚韧的大个子,没有他我们不会走的这么远,不过他的体力已经完全的透支了,腿已经抽筋了两次。所以没等他回防到位,这帮家伙就已经利用他留下的空当攻进了超出比分的一球。96:94;还剩最后8秒。

我的梦想,对、梦想,是这个词,我不知道这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我可以肯定,我为之付出过、奋斗过,从一个孩子的一次端尿罐儿投篮直到现在。我在努力着,在追求,我不知道它究竟意味着什么,是成就感或是一种满足?还是要证明什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做的够好么?我真的竭尽全力了么?我不知道,它最初只是一个孩子单纯的理想,它让我快乐过,也让我迷失过,它像个伙伴一样陪伴着我,我们一起长大,一起走过太多的路口,那么多的夜晚,那么多的人,我们始终在一起,重没分开过。忽然,我脑海中映出了多年前那些我独自一人在空旷的雪地里投篮的画面;想起了我一个人背着书包、拍着球,在夜色阑珊的街头奔跑的画面;想起了当我跳上那漫长的台阶,在山顶看日出的画面;想起了我和大哥在黄昏下一对一的画面,他微笑着说:我要从左边过你了…….;想起了猫王,我记得他问过我:小孩儿,喜欢篮球么?我当时是怎么回答他来着?噢,对了:喜欢,是的,非常喜欢!对!这一切就是梦想,这,就是我的全部。而此刻,是我离梦想最近的时候,仅仅只有8秒钟。

我当然知道我该怎么做。

对方像疯了一样扑上来,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我们就是这样的一群,我们都在渴望一种东西,一种可以哪怕为之去死的东西,一种让我们更光荣的东西——胜利。

这个时候的比赛完全就是在拼杀,他们的全场紧逼弥漫着一种决绝的气场,我知道运球突破是破紧逼的最佳方法。我急停反跑,竭尽全力争取了一丝缝隙,接到了队长发出的球,向前猛冲,对方没有犯规,他们不想送我上罚球线,他们也不想进加时。我说过他们低估过我的速度,不过他们同样也低估了我的控球技术。我摆脱了防守我的家伙冲到前场,听见他们的教练在场边大声的喊叫:拦死他!!!

5秒,瞬间又有一个家伙向我冲来,4秒,后面的两个也赶了上来。3秒,突然!我看见王牌从底线空跑出来,身后一个家伙紧追不舍。2秒,我迟疑了一下:是投?还是传?。“投!!!”他边跑边对我大喊。我张手投篮,球在空中仿佛飞行了很长时间,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注视着它,我仍高举双手呆呆的注视着飞行在空中的皮球,“进吧!!”我紧闭双眼默默的祈祷。

球砸在篮圈的后沿弹出了篮筐,比赛结束了。

我们都哭了,队长走过来拉起坐在地板上的我,拍着我的肩膀说:“没关系…..我甚至不忍看他还在流着血的眼睛。

王牌冲我点了点头,从疲惫不堪的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他想掩饰,但我还是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泪光……

13

一个月后,他们都要毕业了。离校前,队里组织了一次送别宴,大家都喝多了,王牌抓着我的肩膀哭着对我大声喊:“小子!你不应该犹豫…….

几天后我们去车站送他和队长,他们的工作签到了上海。在站台上他微笑着对我说抱歉,我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我很想告诉他:能和你并肩而战是我的荣幸……..

当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他隔着打开的车窗对站在月台上的我说:“你要赢的,只是你自己。”

后来我又打了两年,直到毕业。次年的 CUBA赛制缩水,吉林赛区的名额被减到了一个,师大出线,夺得了当年的季军;第二年财大气粗的吉大从全国以接近惊人的成绩和条件招来了各地的精英,决意于师大一决胜负,但还是输了。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我也是大四生了,再有几个月我也要告别校园了。我忙着找工作,做毕业设计、写论文,处理一些琐事,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摸球了。

有一天我去文化广场附近办事儿,中午时路过广场中的露天球场,看见很多人在玩儿,于是我也想过去活动一下,可是我穿的是正装和皮鞋,想想作罢。只是站在一边看。知道我看见谁了么?是猫王。他现在已然是一个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了,他的动作也不再是那样的矫捷和机敏。可我仍认出了他,他可是我的儿时偶像。

我趁他下场休息的时候走过去攀谈,他一开始没有认出我,毕竟我们将近十年没见面了,而那时我还只是个又瘦又矮的小孩儿。后来我们一起坐在场边聊了一会儿,我知道了他毕业以后到了一处机关工作,工作清闲,待遇稳定。现在已经是一个五岁男孩儿的父亲了。小家伙很可爱,站在一旁,一边拍球一边数数儿,过了一会儿可能觉得无趣,便央求坐在一旁的爸爸教他打篮球。猫王不好意思的冲我笑了笑。“您忙您的”我笑着说。于是他们便到旁边没有人的场地上玩儿了起来,小家伙煞有介事的张开双手做防守状,猫王笑着说:小子,我要过你了……….

那一年是2003年。

尾声

2010年,现在的我是一名普通的环艺设计师,每天工作、做方案、跑工地、谈项目,处理一些琐碎却必须的事情,偶尔空闲的时候我还会去玩儿球,虽然很难像以前那样飘逸、矫捷。

有时我还会去北山和我的侄子玩儿,这小子对篮球很狂热,他总是缠着我一对一,我也会笑着对他说:“好吧,小子,我要从左边过你了……一如他父亲当年一般。

毕业这些年我经历了很多,也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无奈和命运的无常,而篮球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记忆的载体,它承载着我的青春,我的梦想,我的遗憾和光荣,它带给了我太多的快乐,也让我懂得了很多。每当在生活中遭遇挫折和困顿的时候,都会想起王牌隔着车窗对我说的那句话:你要赢得,只是你自己!

作者:张建飞

2009年4月10日初稿于通化

2011年8月30日整理于白山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