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阿冈昆(序):我们从南划到北

许多计划都是偶然的,源起于闲聊中的一句话,萌芽于一念之间。比方说,Ed与盛大师说起要划独木舟穿越阿冈昆公园。

关于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阿冈昆省公园

许多计划又是必然会成行的。也比如说我们这次穿越了阿冈昆公园。因为对于Ed与Hong、盛大师与王晖来说,独木舟划船宿营是夏天的常态。而我们自从有了船,独木舟之旅也渐入佳境。

我们去年的阿冈昆独木舟野营:一桨可以划到的地方

如果只有三家人三条船,执行这样一次南北穿越的行动还是有些难度。因为我们只想走单程,或者从Canoe Lake到Brent,或者从Brent到Canoe Lake。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的车怎么从起点运到终点呢?

背包徒步达人Helen与老藤一家的加入,让我们的计划可以完美执行了。我们船分南北两路,盛大师与Helen两家从Brent北路出发穿越阿冈昆到Canoe Lake,而Ed与我们两家从Canoe Lake南路出发穿越到Brent。途中在Red Pine Bay营地会合一次,再各自向南北划行。出发前开船友的车,回来时再开自家的车。

无论什么计划,不管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既然实现了,就是有意义的。比方这次我们的阿冈昆穿越。

扛船途中碰到一对年轻得不像话的女孩在挑战Brent Run。

Brent Run的来历

Brent Run全程要从Canoe Lake到Brent再返回Canoe Lake,也就是我们穿越单程的双倍距离,最短记录是23小时。两个女孩的目标是48小时。也就是说,女孩们要不眠不休地划船扛船48小时。

这有何意义呢?不过是年轻人任性妄为的一种挑战,可以拿来与朋友夸耀罢了。

可转念一想,我们这四对不再年轻的人,这么热情地执行这样一个穿越阿冈昆的计划,又有何意义呢?

经历了,就是有意义的。我也任性一次,记录这次穿越,来向人夸耀一下。因为这样的经历很难忘,是会留在记忆中的。

盛大师的美篇记录了北路的行程与见闻

我们南路两船的行程:

8月22日到8月29日,我们南路两家,Ed与Hong一家和我们两条船从Canoe Lake出发,到Cedar Lake北岸Brent上岸,划船加扛船近130公里,全程共用近35小时,宿营七晚八天。

8月22日,开车3小时从Kanata去到阿冈昆的The Portage Store处的Canoe Lake下水点。划船经CanoeLake,Joe Lake,Tee Pee Lake,然后宿营在Little Oxtongue River。扛船260米,划船6.3公里多。

8月23日,划船经Little Doe Lake,Tom Thomson Lake到Macintosh Lake宿营。扛船2390米,划船11.6公里。这个Portage很长。

8月24日,划船经Mcintosh Marsh,Grassy Bay到White Trout Lake宿营。扛船1255米,划船12.9公里。

8月25日,划船经Big Trout Lake West,Longer Lake到Red Pine Bay宿营,与北路两家会合。扛船415米,划船15.2公里。


8月26日,划船经Lake La Muir到Hogan's Lake,再返回营地。往返扛船近3000米,划船20公里。

8月27日,划船经Burntroot Lake North,过Cedar Raps,宿营在Snowshoe Raps。扛船620米,划船14.2公里。

8月28日,划船经Sunfish Lake north/south,Catfish Lake south到Catfish Lake east宿营。扛船790米,划船8.9公里。

8月29日,划船经Narrow Bag Lake,Petawawa River到Cedar Lake,于北岸Brent登陆,开车3.5小时回到Kanata。扛船3610米,划船11.3公里。

我们亲爱的船友们

在Red Pine Bay营地的南北会师。Hong在钓鱼,未能同框。

盛大师与王晖。

Helen与老藤,还有公子飞。

Ed与Hong,还有公子James,狗狗Toby。

先生与我。

那些我们难以忘怀的

丹舟晨雾。

在睡莲中穿行。

丹舟睡莲水道。

睡莲汀的灰鹭。

阿冈昆怎么可以没有潜鸟呢。

睡莲的美,没有语言可以描述。

水草与睡莲。

杉木倒影。

Hogan's Lake附近湿地的毛蜡烛。

Grassy Bay的Beaver house。

两个2300米长的Portage之一。

扛船。

Red Pine Bay的渔姑。

丹舟晨钓。

White Trout Lake的夕阳。

电影里的男女主就是这样烤鱼的。

我们还可以这样煎鱼。

Red Pine Bay的晨雾。

White Trout Lake的朝霞。

湖上黄昏。

平湖秋月。

Catfish Lake的湖光倒影。

Petawawa River激流冲击的礁石。

Petawawa River上的瀑布。

野花。

野莓。

野蘑菇像花儿一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