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跟自己较什么劲?

这年头,喜欢跟自己较劲的人实在太多了。

举几个例子:

比方工作中,领导开会时宣布一个决定,让我依照他的方法执行下去。我心里不乐意了,直犯嘀咕:不是以结果为导向吗?我给您办好这件事不就行了?为啥非得给我画个框框?

要是碰到个民主点儿的领导,跟他商量商量,兴许能依自己的方法行事。可不巧,我碰到的是个专制型的领导,说一不二的类型,不管乐意不乐意,我都得这样做。领导离开后,我自己憋着气儿跟他较劲、跟自己较劲,谁痛苦?当然是我自己。跟他有什么关系?我自己痛苦的了不得,领导却并不知晓我内在的心里斗争。这样看来,所有跟他人的较劲,实为跟自己较劲。

我跟别人较劲、跟自己较劲,势必产生内耗。这是我自己和自己的内耗,不是跟领导的内耗。我不停的纠结、抵抗、对抗的时候,还有余力做别的吗?自己产生这么多的对立和消耗,哪有精力去把工作做得游刃有余?自己的这些能量都被消耗掉了,怎么可能做好工作?这个时候所产生的工作效率、快乐能力是微乎甚微的。

我以为这样能控制得了事情的结果?不仅不能,还搭进去自己快乐的心情,以及由于内耗造成的收效甚微的工作效率和不好的工作业绩,于是又引发新一轮与领导的矛盾.....

​是不是很傻很天真?我们一定要懂得灵活运用“努力控制我们能控制的事情,而不要妄图控制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这条规则。我能控制的是,调整自己的心态和状态,尽力将事情最大化的办好;不能控制的是,老板要以怎样的风格、怎样的方式管理人、处理事。我控制不了别人的做事风格,但能控制自己的心态。

其实,领导之所以能成为领导,他一定是有相应的才干、经验,他这样做也许就能把事情搞定,就按照他说的方法做!这不仅是对他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宽厚。

放目四野,这个社会上优秀的人(包括一个团队中的优秀成员),凡是把工作做得好的,他们是心无旁骛的,都将心思专注于努力做他要做的这件事情上。他没有这么多的杂念和思虑。不信?你去观察一下,只要是优秀的人,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把事情做好?”;而那些做不好事情的人,满脑子都是在自我对抗、自我消磨。

大家注意观察,一个企业中的高层管理者或老板,抑或优秀的员工,他们的脑子都很冷静、睿智,所以他才能看清楚问题的根本。否则怎么可能思路清晰的进行商场上的战略布局?

再比方,最近家庭关系中发生的一件事。今年这么长的病毒隔离期,我跟老公、孩子朝夕相处,每天大眼瞪小眼?孩子得找乐子,一天到晚的陷入手机游戏中。我喊他吃饭都不带搭理的,再不然骂我一声“傻B”,算是对我“啰嗦”的对抗。这种目无尊长的习性不得灭灭?不得管教?否则,今天由着他在家肆无忌惮,明天入了社会,就得被人狠狠教训。

都说父亲是孩子的精神世界,我对老公说:“你得管管孩子。”于是,老公为了“堵住你的嘴”,赌气没收了孩子的手机、电脑,并赶他出家门,且扬言:“你滚吧,死在外面不要回来。”叛逆期的孩子也硬气,那我就死在外面吧。

没有戴口罩,穿着两件单薄的衣服游荡在小区中几个小时。这种特殊时期,不要说不做任何防护措施在外面游荡几个小时,分分钟都有可能中招啊!这种概率,是我们所不能预测的!更何况在我们这个已有确诊病例的小区里。

我郁结老公的幼稚、小心眼,拿孩子的性命当撒气工具;我心疼、担忧孩子,怕孩子感染飘荡在小区上空的病毒。我只好硬着头皮追赶孩子,想哄他回家。叛逆期的孩子呀,就像浑身长满刺儿的刺猬,我一靠近,就被扎得生疼。只要我一靠近他就跑,我要是追赶,他就疯跑,并口中谩骂,让我“滚”.......我真是又气又急呀!这要不是自己亲生的,真想头一扭挎一甩,你爱咋地咋地。

孩子爹在楼上目睹这一幕,喊着孩子的名字嘶吼着:“我要是你,就从楼顶上跳下去摔死!”这是什么爹呀?这是要把孩子往死路上引呀!无语至极!

遇到这种孩子一般的老公,你会怎样?恨不得一刀捅上去,有木有?我气得要死要活,我那孩子气的老公不仅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还觉得我不可理喻。他痛斥:“一切根源还不是你自己?这样的戏码你都上演多少次了?你不是让我“管教”孩子吗?我管了你又这样!怎么好赖都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疯婆娘!”

好了,这件事情至此,原本因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升到夫妻之间的斗争。这样的事情怎么解决?有人说沟通能解决一切。人到四十,若不是自己有觉察能力、有主动改变意识的思维,你能轻易通过“沟通”改变得了他人的“认知”?反正我是无能为力。这个时候要将关系“和谐”下去,我用了一个最投机取巧的办法,那就是放过自己,不较劲儿。

前文提到“努力控制我们能控制的事情,而不要妄图控制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就这件事来说,我所能控制的事情,是改变自己、修为自己。怎么改变?最偷懒的释放方式,是当自己多养了一个儿子。儿子处在叛逆期,容易情绪化、容易走极端、心智不成熟,你得耐着性子、包容他、陪着他度过。这种老小孩,除非他能自我觉察,不到老去不长大。这种心理建设,不是为了放过老公,实为放过自己。这样做,不是说原谅别人显得自己多么伟大,其实本质是为了让自己高兴。

这说的是我自己处理这件事情的方式,再来说说我老公。我让他“管教”孩子,意思并不是让他极端的用暴力管制,可以通过“沟通”,比方讲我们小时候尊师重孝的故事等。因为孩子处在叛逆期,担心逼孩子上绝路,我一直都很包容,这样做导致孩子对我的态度很肆无忌惮的恶劣。但老公说的话,孩子有时候会听,也许是多年距离产生的“美”,也许是“畏惧”的原因。

结果是,我让他“管管”,他跟我赌气较劲,把孩子赶出家门。这样做,他自己生气,我也难受,更可恨的是,孩子时刻暴露在危险之中,这就是“管管的目的”吗?

跟我较完劲,又来跟孩子较劲。我拜托他拿上衣服带上口罩去找儿子,他死活不去,愤恨的说:“让他死在外面好了,这样我们以后还省心。”你看,儿子是个叛逆期的孩子,他心智不成熟,时时跟他人较劲;老公是个四十多的成人,也要跟孩子较劲,要命的是较劲的后果很恐怖,他还不自知……

我们想圆满的处理一件事,怎样才能做到?

古时候的军师之所以厉害,是什么原因?比如说要被攻城或者要开始战斗了,一般,将军会怎么想?文臣会想,打吧,顶多打不过嘛,总得一博,好过等死。军师不是这样,他不着急,看看对方派谁来的?要打,在哪里打?以什么阵法打?我方派谁去应对?在极其冷静的状态下,他能看清楚所有问题的根源。你看,军师的特点是不是“静”?极静,他就能看清楚问题的关键点,尔后为这场战斗所做的战略战术获胜系数大大提高。

而对于自己,当冲突发生,跟他人较劲时情绪不能自控,很容易口出恶言,伤心伤已,甚至会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或者因受刺激而做错误的决定,最后也将造成极大的损失。你只有将心中的那口“较劲”的气儿缓缓的释放出来,让自己处在“冷静”状态,才能回归理智、成熟的自我,才能找到更好的处理方法。

所以,修行就是让自己“静”下来,让自己“定”下来,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修行,就是不要跟自己较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