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望父亲

96
木头奶奶
2017.02.27 16:37* 字数 1831

国庆长假的第四天,我带孩子们回铜陵看望父亲。近段时间来,父亲的身体大不如从前,每天的饭量很少,营养难跟上,加上高龄,多器官衰退,父亲时常感到力不从心。我向医生请教过,也没有太可行的方式,只能从静脉输入氨基酸、参脉等做一些补给。

一到家我便到父亲住的二楼房间看他,刚走到房门口便听见父亲的鼾声,我轻轻走进房间,见父亲躺在床上睡觉,便没有打扰他,悄悄又出来了。过了十几分钟,我又来到父亲的房间,父亲仍然躺在床上,大概听到声响便睁开眼睛,看到我后坐了起来,先是念叨了一番,说好些天没见到我,也不常来看看他。说人老了真是没用,如同废人一般,一无是处,惟有等死。说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了,也许下次就认不得你了等等。我则笑笑地任由他唠叨,而后靠近他的耳边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大前天我才来过,你忘了?”父亲假装有些生气地“哼”了一声,我便又是哄又是陪笑,终于看到他的脸上有了笑容。

父亲是个传统的人,说一不二,严于律己,一生没有不良嗜好,对子女的教育更是严格。只因为我是最小的孩子,而且四十七岁才生我,所以对我便是宠爱有加,他对哥哥姐姐们可不是如此,这点父亲在一次和我交流中也深表愧疚。他说:当年一心只知道认真工作,每天都早出晚归,根本没有闲暇的时间去照顾家庭和孩子。特别是忽视了对你哥的教育,好在他聪明好学,不怕吃苦,没有走歪路。后来又因为“身份”不好,居无宁日,更无心思去教育他们。我能听出父亲那淡淡的不安和遗憾。我相信没有一个父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只是因了一些无奈而未做得更好罢了。

父亲说,他最近只有早上下楼吃饭,中饭和晚饭都是我哥哥嫂嫂他们送上来的,给他们增加了许多麻烦。又说哥哥每天要替他整理房间,照顾他,帮他按摩,还要带小孙女,真的很辛苦。因为我离家远些,确实帮不上什么忙,便只能说些宽慰他的话。想来这也正是大多数人重男轻女的原因吧。父亲的这种亲力亲为,不轻易麻烦别人和打扰别人的习惯对我的影响很深,所以,一直以来我在工作上和生活中都是身先士卒的。

趁着和父亲聊天的间隙,我准备了给他输液的东西。父亲一见便说:“你又是来给我打针的?我不打了,都这把年龄了,要死也可以了。”父亲突然耍起孩子脾气。

“为何不打?你现在饭吃得那么少,打针对你的身体是有好处的。”我只能慢慢的跟他讲道理。

只听他又说:“每次打针都要一个多小时,时间一长人便感觉不舒服了。”

“我们说说话一会儿就过去了,我在这里陪你,哪儿也不去了,好不好?药都准备好了,你要觉得不舒服,不想时间太长,我们随时不打就是了。”我象哄小孙女一样哄着父亲,终于让他勉强答应了。

我让父亲躺在床上,边打针边解释说:“不是我每次回家只为了给你打针,只是正好自己会,免得还要去麻烦别人。”哥哥正好进来,赞同了我的说法:“要是别人还没有这个条件,还要跑到医院去”。我自己也常常感到很幸运学对了专业,如今才有机会为父亲的健康多做些努力。

父亲静静地躺在床上打针,呆滞地看着液体一点一点落下。我坐在床上,紧挨着父亲的身体,轻轻握住他打针的手抚摸着,看着他瘦骨如柴的身躯和一双枯枝般细长的手指,深陷的眼窝,以及渐渐失去生气的面容,不禁泪眼模糊。此时我才真实地感觉到和父亲相处的时间不会太长了,而这样的相处是何等的珍贵。我帮父亲轻轻按摩了身体,摘下眼镜替父亲剪了手指甲和脚趾甲,心里涌出许多内疚和惭愧。我和父亲相处了四十几年,却很少为他做这些事。

其实有好几次的冲动,想和父亲单独找个地方过日子。给父亲做饭、炖汤、洗衣服,陪父亲晒太阳,数星星看月亮,那是多么幸福的时光。可是我终是没有这样做,直到现在也没有,或者这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

当我再次安静地握住父亲冰凉的右手时,父亲顺从并轻轻用力的回应让我感受到他的那份依赖和不舍。九十几年的岁月,三万多天的光阴,父亲尝遍了多少艰辛和磨难,而他却总是默默地坚持和忍让,这足以让我用一生的时间来体会和敬爱。

我常想,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比父亲更爱我,更关心我的喜怒哀乐?想来是万万没有的。那年我结婚的当天早上,平日里严谨的父亲竟然哭了,早饭也没吃,我看在眼里,却不理解其中的深意,直到多年后才渐渐懂得了父亲的那份不舍和担忧。

曾几何时,父亲教我读书、写字,给我讲故事,仿佛大前天才和我一同去露天影院看电影。我们还一起谈论关于理想和追求,关于做人的坚守和忍让,关于家庭的责任与担当。父亲如同家里阳台的那盏灯,永远注视着我们,引领着我们,深爱着我们,倾听我们每一次离开和归来的脚步。愿父亲能安详地在这世间多留些日子!

亲情,在时光中体悟
亲情,在时光中体悟
3.4万字 · 1.5万阅读 · 29人关注
亲情是值得一生回味的。我慢慢记下来,你慢慢来看。一定会有那么一个细节,或者一句话触动了你内心的柔软,然后我们会心地笑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