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随笔(七)

悦读、观影、写作三者总得有一。已许久不曾悦读,目前也难以观影,那就写吧。

顺哥说我写的东西太现实,叫我写点如柳永般浪漫的诗词。可我却似乎只想给现实的东西,赤裸裸地展现出来给人看。

也不是缺少想象,只是我更想把真实看见。浪漫已有许多人给其续写篇章,现实却没多少人愿意直面。

倔犟!我已不知多少次听见这个字眼,有人用这形容我,很正常。

我并不勇敢,也有很多缺点,只是想坚守一丝火光,因为曾有人把我温暖。

我本以为《白鹿原》会像《平凡的世界》一样常回响在我耳边,可这些年在脑海中常出现的,仍是少平少安。至于电影,回想最多的是毕赣《路边野餐》。

也许回不了的地方才叫故乡,故乡,倒常常和故人一起,在我梦中出现。终究懂了他的无赖,也明白了乡愁是什么模样。

还是要继续向前追理想,不是以梦醉状态,而是清醒稳健。

——火石

庚子年十月廿七(2020.12.11)

于贵州省贵安新区党武镇大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