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47)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李小胖的妈妈


徐曼曼看了看吊水,已经下了半瓶,摸了摸奕欢的额头,似乎还有些烫,又拿了旁边的棉签,沾了点水,润了润奕欢的嘴唇,做完这些事,徐曼曼坐在病床边,看了看奕欢,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拿出奕欢的手机,拍了一张她卧病在床的照片,给章江南发了过去,之后,再次删除了消息。

彼时的章江南,正在觥筹交错的酒宴上,鉴于不日即将离开帝都,章爸爸趁着自己和章妈妈工作的空隙,给老爷子办了个答谢宴。

一来,感谢大家在老爷子入院时的探望;

二来,也表明老爷子从此远离帝都,再不问政事的立场;

三来,前阵子下属贪污案子已经告一段落,有不明事理的,借着这个机会,章家也间接的做一个澄清。

老爷子虽然身体恢复了不少,不过此时还是坐着轮椅出来的,毕竟病去如抽丝,一时半会儿,还过不来那个疲惫的劲儿。

章江南推着轮椅,不时地停下来听老爷子跟长辈寒暄,跟人打着招呼,说着客气话儿。

吃饭的时候,章爸爸又把他拉了过去,给他介绍自己的同事喝下属,其实说白了,国内还是关系社会,有了关系,向来好办事儿。

虽然老爷子有话,让江南自己选择将开的就业方向,可章爸爸也有着自己的私心,即使将来不走这条路,认识几个圈子里的前辈,也没什么坏处。

后来,也就让江南和同龄人一席入座吃饭去了。

江南今天见了不少人,虽然面带笑容的听着桌子上的男男女女说着杂七杂八的八卦,心却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这样的聚会,他家里一年也就一次,若是赶在年前,韩亚超、沈卓阳都在,听着他们插科打诨或许还好过些,如今,连梁欢缺席了,他自己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章江南其实很明白父亲的苦心,只不过,政途不好走,章家虽说树大根深,但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条路说起来光鲜亮丽,正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私下里关系上的的盘根错节,这里头的水有多深,谁又说得清呢?

若是以前,他或许还想挑战一下不可能,娶一个家财万贯或者背景深厚的红三代,演上半辈子的伉俪情深,换取事业上的一展宏图。

可现在,想起奕欢的一颦一笑,俩人的甜蜜相处,江南不由得低头抿了一口酒,转了转手上的红酒杯,笑了笑,比起握在自己手心里的柔软和幸福,那些虚无缥缈的前途算得上什么呢?

像韩亚超被驱逐一样,兄弟都会为了事业反目成仇,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联姻,相敬如宾又能维持多久呢?

章江南笑看着席上的人少女们大肆谈论着蒂芙尼好还是卡地亚好,两三个男生小声谈论着场上哪个姑娘的身材最好,背景最强,不知怎的,竟生出了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豁然。

不想在这里在浪费时间,江南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而后和席上的几人点头示意,起身、离席。

到了房间,把自己扔到床上,江南才发觉,自己忽然好想奕欢,拿出手机,才发现,奕欢来了信息。

江南猛的翻身坐起,看到奕欢挂着吊水的病容,不自觉地乱了心神,连拿着手机的手,都潜意识的紧了紧。

没有一秒的思考,身体已经本能的先于大脑做出了决定,江南脱下了身上的蓝色正装,走到衣柜前,准备换上外出的休闲装,不过还没等他脱下衬衣、换上T恤,就听到有人敲门。

江南把T恤扔到床上,开门,是章母。

她满脸笑容的拉着江南的手,说要给他介绍一个世家的姑娘。

(晚上更,带李小胖去游乐园。去医院检查。眼睛重影。严重疲劳。度数还涨了不少。哎!建议休息了。)

也不怪,跟他在一块同进同出的沈卓阳几人,都是有过女友的人了,虽说小孩子不定性、难免贪玩了些,可自家的江南向来冷清,大学半年多也没有谈恋爱的倾向,着实让章母着急。

这不,今天聚会,刚好来了个小姑娘,也是军区大院里出来的,目前正读医科大临床医学1年级,父亲也是老爷子的部下,人品没的说,身份也算得上门当户对,长得又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章母见了就起了拉郎配的心思,毕竟现在这世道,好是要找知根知底的媳妇儿才放心。

就像上次在医院看见的,那个背影挺漂亮的,对清洁工却出言不逊的女生,一言一行,最是体现家教,那种女孩,就是千万的身价,也进不得章家的大门。

章母一边想着,一边就拉着江南往外走,江南挣了几下,没能挣脱,只好默默地跟在身后,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穿过客厅,看着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女,学着老一辈的样子,揣着和自己年纪不符的成熟,故作高深和世故,或小心翼翼、或肆意张扬的跟同龄人打着太极、交换着彼此所需要的信息,因为结交一个“酒肉朋友”而沾沾自喜......

江南摇了摇头,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和章母进了花园。之后,章母不自然的借口有事儿,让章江南一个人往前走,自己则先一步回了客厅。

看着母亲百年难得一见的心虚背影,章江南摇了摇头,心细如发的他早已知悉母亲的心思,只不过,他自以为还没到公开奕欢的时候。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要违心的背着奕欢,寻找一个备胎或者脚踏两只船什么的,江南清楚的知道,若不是奕欢,也不会是别人,至于母亲所说的什么门当户对的世家千金,他可没兴趣和她去讨论什么香水的香型更好,或者包包更靓。

有这个时间,他更想陪在奕欢的身边,哪怕只是做个床前的陪护。

想做就做,江南甚至等不及去换身衣服,直接拿了钥匙和手机,向着学校的方向驶去。

话说,校医室的奕欢,一瓶吊水几近见底,徐曼曼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杨雪才垂头丧气的拎着饭菜姗姗来迟。

那可怜的小模样,让本想埋怨她几句的徐曼曼都不由得动容,一边吃着迟来的午餐,一边当起了垃圾桶,听着杨雪委屈的控诉:

“我一大好青年,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考上华大,竟被他一个混血儿说的一无是处,我不就是脸圆点儿,胸小点儿嘛,他怎么只看到我的缺点,看不到我的优点呢……呜呜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李小胖的妈妈 突然一个没注意,撞上了一个人,奕欢“哎呦”一声,揉着脑袋,抬起头,却见章江南正眉目含情的望着自己...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2,538评论 18 35
  • 文/李小胖的妈妈 嘴上还不忘恶狠狠地教训道: “以后不许不接我电话,不然我就——虐待你!” 奕欢不乐意的撅了撅嘴,...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1,008评论 22 39
  • 文/李小胖的妈妈 瞟到章母不赞同的目光,章父连忙话头一转,道: “浪费粮食确实不好,不好.....” 章母看到他这...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1,179评论 20 40
  • 文/李小胖的妈妈 江南适时地一手插兜,按下了录音键,用手机记录下了莫开搜刮民脂民膏的全部过程,揭开了帝都土地局贪污...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942评论 20 38
  • 任务一堆堆袭来,因此此刻的自己状态已处于焦虑,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效率太低下了。 真的该再好好提高自己的效率及能力方面
    消失着阅读 1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