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知进退,看你入他怀中

图/网络


文|曲尚

01

我已经很久没去胡桃里,最近一次去还是一个月前。

三年前的今天,程安晚上十一点多给我打电话,跟我说在胡桃里等我,让我过去,有事跟我说。我套上我的大棉袄,随手拿个包,把手机放进去出了门。

我走在临近十二点的街道上,显得孤独且寂寞,或许,这正是我的写照,在这个繁华的城市里,我是丧意本女,看着对什么都很丧,实际上也是如此。

路灯照着我,我有点恍惚,我不太喜欢这个点的街道,路上稀少的过路人,在与我擦肩而过时,脸上写着的似乎只有悲伤与匆忙。

我本如此,更不喜欢去看那样的人。

程安总说我太冰冷,在感情上从不让步,不喜欢一个人当真一点机会都不会留给别人,喜欢一个人,始终不肯说,以为自己有本事留住人家。

我不反对程安说的,因为他说的确实有理,我将自己包裹的像刺猬一样。

去胡桃里的路上,我颤抖着身体跟小米打电话抱怨,我上辈子做错什么,这辈子遇到程安,这个点还不让人睡觉。

小米在电话那头说,程安他,估计又是因为柯小小,我听说柯小小昨儿给程安打了电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尚尚,你说他们是不是要在一起了,毕竟程安喜欢人家这么多年,小小也该有点回应。

谢小米,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程安吗?他要是跟小小真在一起,还会等到现在,这个点特意喊我去胡桃里跟我说?动动你的脑子好不好。我隔着屏幕给谢小米翻了个白眼。

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那你说能出什么事呢,这么晚了,程安还喊你,以前我在的时候,都是我们仨,不对,还有老徐一起去的,现在老徐顾着忙他的事,也没时间陪我们玩。

说到老徐,我想起来了,尚尚,老徐身边有个小喵咪一直在盯着他,别人不知道你对老徐什么感觉,我可是知道的,你也别再端着了,喜欢这么多年,是时候让他清楚你这心思,跟喜欢的人当好兄弟,也就你能做的出来,而且你又不差,你再等下去,小喵咪成怀中喵你就可劲哭吧,到时候可别说本米没提醒你啊。

真的是什么消息都能到你那,连老徐身边的小喵咪这事都知道,我怎么觉得是你有人在老徐身边?那个男孩子我看着也还行,有时间我喊老徐带上那个男生,一起吃个饭,你也跟着一起。

哎呀呀呀,我的尚,这怎么扯到我身上了呢,当下最重要的是程安,哎你到了没啊,你快看看他成什么样了,到底出什么事,这么晚还在酒馆待着,别被带走了啊。

胡桃里离我家倒不算太远,之前小米跟老徐他们还在合肥的时候,我们经常去那坐着喝喝酒,聊聊天,说尽各种事,那成了我们的聚会点,我们这群人不管什么事都会直接在群里通知,胡桃里见。通常半小时后,我跟谢小米准时到场,我们的化妆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等我们到那时,程安开始他的碎碎念,你说你们女孩子怎么这么麻烦,出门喝个酒还化妆,大晚上的,除了我跟老徐谁看你们。

谢小米跟程安属于碰一起就炸,要不是我们玩的太熟,加上早就认识,我和老徐都有凑合他俩的想法。

小米有次失恋,她朋友找不到她人,担心出什么事,就给程安打电话,问他有没有见到小米,程安二话没说,跑去胡桃里,一进门就看到小米趴在老位置那喝着酒,后来程安说,谢小米那个背影,他心疼了许久,他想如果可以的话,一辈子都不要让这个女孩子受感情的苦,好好做我们的小公主,做她爸妈的小公主。

程安还说,谁欺负小米,谁就是王八蛋,不管是男是女。

我和老徐在小米清醒后接到程安的电话,那天我们在那坐了很久,从男人聊到爱情,从爱情聊到事业,从事业聊到结婚生子,从结婚生子聊到老去,说着说着发现一辈子似乎没多长,也就短短几十年。四个流浪的拾荒者,幸好在这个孤独的城市,还有酒馆这个地方能让我们尽情的去释放自己情绪,让这无处安放的灵魂有着短暂的休憩地。

这也是我们喜欢胡桃里的原因之一。


02

在赶往胡桃里的路上,我的脚步渐渐快了起来,只想快点见到程安,我担心他出什么事,毕竟老徐和小米都不在,只有我。

我到那时,程安抱着酒瓶,一瓶接着一瓶的喝,从前只喝杯的他,今儿居然直接拿瓶喝。程安在老位置那坐着,幽暗的灯光下,看似格外落魄。

驻唱叶尘在台上唱着歌,见我站在那后·,朝我这边笑了笑,对着话筒说,接下来,我想唱首《安河桥》送给一个女孩。我看向他,做了个手势,随后走到程安身边。

我拿掉他的酒瓶,将他从地上扶起来,靠在沙发上,距离上一次喝酒,还是小米临走那天。

程安从沙发上起来,非要靠在我身上,拿着手中的酒,对我说,尚尚你怎么才来啊,你知不知道,我都等了好久,小小,我好想你啊,我真的好想你,你能不能继续陪在我身边,我哪做的不好,你跟我说,我改,只要你别离开我。

我将他头恩往沙发上,小什么小,我是你尚,睁大眼看着我,我是尚尚,小小不在这。

程安扒着他的眼睛,朝我嬉皮笑脸说到,我就是这心里啊,难受,憋屈的慌,你跟我说说,我喜欢她柯小小有什么错吗?我喜欢了她六年啊,整整六年啊尚尚,这六年你也知道我有多喜欢她,我程安从来没有这么卑微过,可就因为是她柯小小,我甘之如饴。

我一直以为我能等到她,我以为我能等到我跟她水到渠成的那天,你们这写情感文的作者不是常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嘛,我等啊,等啊,可没等到她说和我在一起,倒是等到了她结婚的消息。

尚啊,你说她这么好看又优秀的一人,能和她结婚的人,得有多优秀,多帅啊,你知道嘛,我都,我都不敢去想,我想不出来那个画面是什么样,我现在这心只要一提到她,就作痛。

柯小小结婚?你怎么知道她要结婚了。我问道。

她昨儿给我打电话说的,她问我有没有什么要说的,我说没有,她立马挂了电话,我们甚至都没好好道别,说上最后一句话。

程安喜欢柯小小六年,这事全世界都知道,我相信柯小小也是喜欢他的,至于后来走到这一步,我有点惋惜,有点心疼。

六年的时间,我太清楚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和性格态度,也正因为太清楚他们的性格,他们的感情,所以在这件事上,我唯一能做的不过是陪他喝酒,唯一能说的不过是让他记在心里,我知道放下太难,那记一辈子较好。

柯小小结婚这个消息在我意料之外,我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快,我始终觉得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然按照小小的性子,她不会选择在25岁的年龄步入婚姻的殿堂,这个年纪对她来说正是事业高峰期,她是做新媒体的,跟我一样,她在的公司是我最向往的,她的职位是我需要再努力一年才能坐上的。

我想不出来,会是怎样的原因,使得她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听说她们老板很器重她,一直想提拔她。

想着小小事情的时候,程安的一阵呕吐让我瞬间缓过神来,我面前的桌子被他吐的全是,幸好这人还有点良心,没吐我身上,不然我真的能将这人丢在这,看着程安,我无奈的去找人处理。

程安见我要走,连忙拉着我,尚尚尚,你去哪啊,你别走啊,你是不是也跟小小一样不要我啊,不行不行,别走好不好,我好怕,我好怕你们都离开我。

我面前的这个185男孩,只有在柯小小这件事上才会像个孩子,大概人都是这样,在感情这件事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情感,一直以来,我都很羡慕那些说走就走,说不回头就当真不回头,说断也就真的断的那种人,我不明白人怎么能做到那么酷,或许他们是没有说出他们的苦吧。

我很喜欢一个人时,我会满心欢喜,我喜而不得时,我会心生遗憾,在最后的最后,我可能做不到体面的去面对这份感情,我会想要去和他说,想要让他知道我想他,我念他,我爱他。

"you are you are" 程安的手机铃声响了,他醉醺醺的摸着他的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人的那一刻,他瞬间清醒,不用说我也知道,肯定是柯小小打来的。

程安在这头一直闷着声不说话,手上的酒瓶始终没离开过,我在一旁站着,看见他眼眶中闪着泪,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说了那句,早该在六年说的那句话,我爱你。

只是后面的那句话,更让我心之绞痛,我爱你,可我好像说迟了。

程安挂了电话后,坐在地上,什么都没说,抱着酒瓶沉默着,其实这样的局面,我早该想到的,我觉得唯一庆幸的是,他们终于在这辈子将这句话对彼此说了出来,唯一遗憾的是,陪了这么年,付出了这么多年青春的两个人,这辈子却无法拥有夫妻的称号,相伴到老,合葬一墓。

程安说,如果,我早点和她说,她早就是我女朋友了,她就不会被她妈妈以死相逼嫁给这个男人,你说这是不是都怪我,是我毁了她这一生,我真的好想去抢婚,我想跟她说,我可以照顾她一辈子,我可以努力给她,她原本想要的生活,我可以将她宠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这些她都知道,她跟我说,往后我过得好与坏,你都别知道了,我们这辈子,就到这吧,我爱过你,你爱过我,够了。


03

够,程安不觉得够,他开始陷入无限的自责当中,我不知道那个电话柯小小说了什么,但程安自那天后,整个人都变了,从前爱喝酒的他,如今很少再去碰酒精,开了一家咖啡厅,很少去待着经营的他,开始每天都去,想着各种办法将其经营好。

我经常下班后,会过去喝两杯,准备晚上赶稿,每次我去的时候,程安都在对着电脑准备各种文案,他说他要开始扩大规模,已经和其他城市的很多店在合作,他的目标是将这家店开在不同的城市,其中最想要开的城市是南京,因为柯小小在南京生活。

这家咖啡厅的店名:期小。

这家咖啡厅的宣传语:我爱你,来生我会先说出口。

这家店的生意越来越好,程安也变得越来越成熟稳重,我们这群人中,程安倒是先将事业做大的。

这几年。我们都在各自的行业发展,小米去了杭州,老徐去了上海,我和程安留在了合肥。

小米回来那天开玩笑说,我还以为程安会一直玩下去,当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商业头脑,果然啊,这人呢还是要逼一把,不然你真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成就。

程安笑着回她,你呀,这么多年,也该安稳下来了,别在外面飘荡了,有合适的人就考虑考虑,女孩别那么逞强,实在不行,不还有哥们儿我嘛,我养你们啊。

别了吧,你养谢小米,是想倾家荡产吧,我在一旁对米儿翻着白眼。

小米冲过来掐我脖子,我拉着她手,试图让她跟我保持距离,你干嘛干嘛,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注意点形象,好歹也是知名记者,要是被拍下来发网上,我肯定疯狂转发,让你火。

就知道威胁我,尚尚你除了威胁我,你还能怎么治我,偏偏我还吃你这一套,谢小米边说边搂着我,依偎在我怀里,程安在一旁看着我们,你们这样能有男朋友就怪了,我看啊,就你两凑合凑合得了。对了,谢小米,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回来是给你做个专访的,我们公司领导去了你在杭州的分店,喝一次之后回来就跟我们说,要给你做一次专访,起初她说咖啡厅我还想着,谁家咖啡厅这么有吸引力,能让老魔头动情,听她说是你的店后,我没忍住笑出声。谁知道被女魔头发现,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想接这个采访,我摇摇头,结果她直接来了句,好,谢小米去做这一次专访。

专访我?行啊,但是谢小米,你可要先请我吃饭,不然不配合,程安对我挤着眼笑,示意我们又有饭吃,这个小动作似乎成了我们的专属,一直以来,我们始终这样。

行行行,不就一顿饭嘛,小意思,只是老徐不在,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尚尚,老徐有跟你联系吗?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合肥我们聚聚啊。

没有,他,好像挺忙的吧,我公司事情多,也没时间去顾及他。说完,我搅拌着手中的卡布奇诺,感受着其中的苦,程安知道我喝咖啡只喝卡布奇诺,而且不放糖,这杯比往常都要苦。

这也没外人,尚尚,你说你到底怎么想的,我真的不懂你,喜欢一个人怎么能忍住这么多年都甘愿只跟他做朋友,以朋友的身份爱着,你累吗?累了咱就跟他说不好吗?老徐这人我们都了解,你们在一起就是绝配。

小米打着一旁闷不吭声的程安,你说话啊程安,是不是。

程安看了看我,对小米说,我相信尚尚知道该怎么做,她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怎么去处理这段感情,既然她不愿意说,那一定是有她的道理,我们作为朋友,支持她的选择就好了,决定权给她,我们不参与。

我低着头,沉默许久后,说道:叶尘向我求婚了。

什么?叶尘?就是胡桃里的那个驻唱???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啊,程安你知道吗?不会就我被蒙在鼓里吧,我还想着撮合你跟老徐呢,不是,那你答应没啊,那你要答应了,老徐怎么办。

谢小米就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一直在问着为什么。

程安摆摆手,表示他不知道。

确实,我谁都没说,我还想好要怎么去说,碰巧今天小米提到老徐。

喜欢老徐这么多年,我不知道现在对他的感觉,更多的是家人还是什么,我太害怕失去,我宁愿让老徐做我一辈子的娘家人。


04

程安,你说我们后来都各自有了家庭,那是不是等于背叛了自己。

程安抱着我,爱一个人太苦,与其说背叛自己,倒不如说我们是放过自己。

后来,我答应了叶尘的求婚。

后来,程安和一个很像小小的女孩走到了一起。

后来,谢小米还是单着,她说她想再等等。

后来,老徐身边的小喵咪当真成了怀中喵。

后来的后来,我们偶尔相聚,笑谈往事。

END

作者简介:曲尚,写故事的00后白羊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篇小说《朝圣归来》是一个关于青春、理想、成长的现实题材作品,描写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批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自愿来到西...
    文秋陈阅读 53,571评论 113 219
  • 今天是母亲节,那就写写有关母亲的话题吧。 关于童年,其实没什么记忆。母亲在我两岁不到就外出打工,生命的影子里,很少...
    刘大本阅读 80评论 0 3
  • 牛人都很乐意分享,所以想学习更多对自己有用的知识,就可以多想牛人请教。
    斐丽希娅阅读 16评论 0 0
  • 概念元祖是一种数据结构,类似于数组或者字典,可以用于定义一组数据,组成元组类型的数据可以称为“元素”。 数组 字典 元组
    flowerflower阅读 40评论 0 0
  • 股市上有个笑话,某土豪在晚上蹲点金融街,数一数每个证券公司亮灯的数量和时长,以此判断业务量最多的公司,进而在二级市...
    孙和David阅读 18评论 0 0